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热图欣赏

查看: 48174|回复: 301

[诗词] 【转】宋词三百首每日一首鉴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7 18: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天人合一 于 2016-7-17 18:58 编辑 - M) w7 s& J7 @: r3 C
) J, U$ w7 C$ Y8 r. k1 |) m
《宋词三百首》是最流行的宋词选本,由晚清四大词人之一的朱孝臧于1924年编定,共收宋代词人八十八家,词三百首。其选录标准,以混成为主旨,并求之体格、神致。1 t$ ]% s$ `- \1 {  `, S) \
8 h- g; d, A6 g
《宋词三百首》为“中华大字经典丛书”之一。由上彊村民朱孝臧于1924年编定的《宋词三百首》,共收宋代词人八十八家,词三百首。本书以上彊村民的选本为底本,除了介绍词牌外,还对每首词作的内容进行串讲,并以凝练的文字对每首词的写法、艺术特点进行归纳总结,以帮助读者更好地鉴赏作品。注释的其他部分,除了注释字音、字义、名物制度以外,还尽可能将词作中的语典、事典注释出来,以提高读者阅读的审美兴味。8 H5 y$ ^9 |$ y' |! W

+ |' ^2 B5 t; ]" r$ G9 X* c
: T* K' e) @) G6 X( w- _  B

2 R6 l/ ?" ~6 B' `7 c4 y

( y3 E& Q' Y5 y《宋词三百首》目录编辑
# U, U2 N$ E1 i# c9 m& O- R1 U卷一·唐五代词
9 k6 ?/ A- o* s# _% g  _: J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李白) 忆秦娥·箫声咽(李白) 三五七言(李白) 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张志和) 调笑令·边草(戴叔伦) 宫中调笑·团扇(王建) 竹枝词·山桃红花满上头(刘禹锡) 潇湘神·斑竹枝(刘禹锡) 忆江南·江南好(白居易) 忆江南·江南忆(白居易) 长相思·汴水流(白居易) 花非花·花非花(白居易) 浪淘沙·借问江潮与海水(白居易)采莲子·菡萏香连十顷陂(皇甫松) 梦江南·兰烬落(皇甫松) 望江南·梳洗罢(温庭筠) 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温庭筠) 更漏子·柳丝长(温庭筠) 菩萨蛮·红楼别夜堪惆怅(韦庄)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韦庄) 菩萨蛮·劝君今夜须沈醉(韦庄) 女冠子·四月十七(韦庄) 女冠子·昨夜夜半(韦庄) 思帝乡·春日游(韦庄) 浣溪沙·红蓼渡头秋正雨(薛昭蕴) 忆江南·衔泥燕(牛峤) 生查子·新月曲如眉(牛希济) 巫山一段云·古庙依青嶂(李珣) 南乡子·乘彩舫(李珣)  V: @* Y& Y( A1 l
卷二·唐五代词
* J2 z8 q" @5 t1 g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处去(顾复) 浣溪沙·蓼岸风多橘柚香(孙光完) 谒金门·风乍起(冯延巳) 鹊踏枝·谁道闲情抛掷久(冯延巳) 鹊踏枝·几日行云何处去(冯延巳) 清平乐·雨晴烟晚(冯延巳) 长命女·春日宴(冯延巳) 摊破浣溪沙·手卷真珠上玉钩(李璟) 摊破浣溪沙·菡萏香销翠叶残(李璟)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李煜)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李煜)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李煜)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李煜) 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李煜) 长相思·一重山(李煜) 浪淘沙·帘外雨潺潺(李煜) 清平乐·别来春半(李煜) 捣练子令·深院静(李煜) 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李煜) 临江仙·饮散离亭西去(徐昌图) 菩萨蛮·枕前发尽千般愿(佚名) 鹊踏枝·叵耐灵鹊多谩语(佚名) 浣溪沙·五两竿头风欲平(佚名) 望江南·天上月(佚名)
1 B% r7 C& L8 s" e( k; Q卷三·北宋词. |0 q. {, I+ F2 `
点绛唇·感兴(王禹偁) 酒泉子·长忆观潮(潘阆) 长相思·吴山青(林逋) 踏莎行·春色将阑(寇准) 苏幕遮·碧云天(范仲淹) 渔家傲·秋思(范仲淹) 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柳永) 定风波·林钟商(柳永) 雨霖铃·寒蝉凄切(柳永) 望海潮·东南形胜(柳永) 迷仙引·才过笄年(柳永)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柳永) 安公子·远岸收残雨(柳永) 鹤冲天·黄金榜上(柳永) 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张先) 千秋岁·数声鶗鴂(张先) 青门引·乍暖还轻冷(张先) 醉垂鞭·双蝶绣罗裙(张先)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晏殊)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晏殊) 清平乐·红笺小字(晏殊) 山亭柳·家住西秦(晏殊)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晏殊) 破阵子·燕子来时新社(晏殊) 离亭燕·一带江山如画(张鼻) 木兰花·东城渐觉风光好(宋祁) 贺圣朝·留别(叶清臣)3 a# \5 Q# w) M/ P
卷四·北宋词
! a  s. q' D% g  |% L0 j诉衷情·清晨帘幕卷轻霜(欧阳修) 踏莎行·候馆梅残(欧阳修) 元夕·去年元夜时(欧阳修) 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欧阳修) 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欧阳修) 渔家傲·近日门前溪水涨(欧阳修) 浪淘沙·把酒祝东风(欧阳修) 凤箫吟·锁离愁(韩缜) 桂枝香·登临送目(王安石) 渔家傲·平岸小桥千嶂抱(王安石) 浪淘沙令·伊吕两衰翁(王安石) 清平乐·春晚(王安国) 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王观)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晏几道)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晏几道) 清平乐·留人不住(晏几道)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晏几道) 鹧鸪天·小令尊前见玉箫(晏几道)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晏几道) 卖花声·题岳阳楼(张舜民)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苏轼) 少年游·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水调歌头·丙辰中秋(苏轼) 念奴娇·赤壁怀古(苏轼) 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苏轼) 西江月·顷在黄州(苏轼) 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苏轼)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苏轼) 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苏轼) 洞仙歌·冰肌玉骨(苏轼) 江城子·密州出猎(苏轼)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苏轼) 永遇乐·明月如霜(苏轼) 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苏轼) 浣溪沙·簌簌衣巾落枣花(苏轼)
! ~1 z8 e# B# I- Z4 _卷五·北宋词& V- ~5 F2 S6 @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李之仪)减字木兰花·竞渡(黄裳) 眼儿媚·杨柳丝丝弄轻柔(王雾)念奴娇·断虹霁雨(黄庭坚) 水调歌头·瑶草一何碧(黄庭坚) 清平乐·春归何处(黄庭坚) 鹧鸪天·座中有眉山隐客史应之和前韵即席答之(黄庭坚) 洞仙歌·雪云散尽(孥无穗) 渔家傲·小雨纤纤风细细(朱服) 青门饮·寄宠人(时彦) 望海潮·梅英疏淡(秦观) 八六子·倚危亭(秦观) 满庭芳·山抹微云(秦观) 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秦观) 鹊桥仙·纤云弄巧(秦观) 千秋岁·水边沙外(秦观) 踏莎行·郴州旅舍(秦观) 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秦观) 行香子·树绕村庄(秦观) 半死桐·重过阊门万事非(贺铸) 杵声齐·砧面莹(贺铸) 芳心苦·杨柳回塘(贺铸) 横塘路·凌波不过横塘路(贺铸) 六州歌头·少年侠气(贺铸) 石州引·薄雨初寒(贺铸) 思越人·紫府东风放夜时(贺铸) 南柯子·十里青山远(僧仲殊) 僧仲殊·清波门外拥轻衣(僧仲殊) 摸鱼儿·东皋寓居(晁补之) 盐角儿·亳社观梅(晁补之) 秋蕊香·帘幕疏疏风透(张耒) 临江仙·未遇行藏谁肯信(侯蒙)! ?- I" k4 r; z/ o5 ^& K
卷六·北宋词
: k8 v8 B: |( ?- k- G: s' D瑞龙吟·大石春景(周邦彦) 满庭芳·夏景(周邦彦) 苏幕遮·燎沈香(周邦彦) 少年游·并刀如水(周邦彦) 夜游宫·般涉(周邦彦) 解语花·上元(周邦彦) 兰陵王·柳(周邦彦) 六丑·中吕落花(周邦彦) 西河·金陵怀古(周邦彦) 虞美人·疏篱##田家小(周邦彦) 蝶恋花·早行(周邦彦) 玉楼春·桃溪不作从容住(周邦彦) 江神子·杏花村馆酒旗风(谢逸) 惜分飞·泪湿阑干花著露(毛滂) 水调歌头·秋色渐将晚(叶梦得) 点绛唇·绍兴乙卯登绝顶小亭 点绛唇·新月娟娟(汪藻) 蓦山溪·洗妆真态(曹组) 三台·清明应制(万俟咏) 好事近·摇首出红尘(朱敦儒) 相见欢·金陵城上西楼(朱敦儒) 鹧鸪天·西都作(朱敦儒) 减字木兰花·题雄州驿(蒋兴祖女) 南柯子·山冥云阴重(王炎) 燕山亭·北行见杏花(赵佶) 南歌子·天上星河转(李清照)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李清照) 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李清照)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李清照)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李清照)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李清照) 清平乐·年年雪里(李清照)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李清照)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李清照)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李清照) 武陵春·春晚(李清照) 点绛唇·蹴罢秋千(李清照) 永遇乐·落日熔金(李清照) 声声慢·寻寻觅觅(李清照)9 s1 _/ I' G% C
卷七·南宋词  L" v- _8 C8 t& ^6 v( d9 Z# u; A1 y' L
蝶恋花·春涨一篙添水面(范成大) 采桑子·恨君不似江楼月(吕本中) 秦楼月·芳菲歇(向子諲) 忆秦娥·与君别(房舜卿) 苍梧谣·天(蔡伸) 忆王孙·春词(李重元) 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 贺新郎·寄李伯纪丞相(张元干) 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 柳梢青·茅舍疏篱(杨无咎) 饮马歌·边头春未到(曹勋) 满江红·怒发冲冠(岳飞) 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岳飞)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周紫芝) 霜天晓角·题采石蛾眉亭(韩元吉) 眼儿媚·迟迟春日弄轻柔(朱淑真) 谒金门·春半(朱淑真) 蝶恋花·送春(朱淑真) 踏莎行·秋入云山(张抡) 瑞鹤仙·郊原初过雨(袁去华) 钗头凤·红酥手(陆游) 秋波媚·七月十六晚登高(陆游) 卜算子·咏梅(陆游) 夜游宫·记梦寄师伯浑(陆游) 鹊桥仙·华灯纵博(陆游) 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陆游) 钗头凤·世情薄(唐琬)9 z& s+ p# L' \9 C1 h
卷八·南宋词
" t8 g3 K+ z# N. M. ^& x卜算子·独自上层楼(程垓) 昭君怨·赋松上鸥(杨万里) 好事近·七月十三日夜(杨万里) 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严蕊) 六州歌头·长淮望断(张孝祥) 水调歌头·和庞佑父(张孝祥) 念奴娇·过洞庭(张孝祥) 西江月·问讯湖边春色(张孝祥) 西江月·阻风山峰下(张孝祥) 临江仙·暮春(赵长卿) 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辛弃疾) 水龙吟·楚天千里无云(辛弃疾) 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辛弃疾) 青玉案·元夕(辛弃疾) 清平乐·村居(辛弃疾) 清平乐·独宿博山王氏庵(辛弃疾) 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辛弃疾)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辛弃疾) 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辛弃疾) 贺新郎·甚矣吾衰矣(辛弃疾)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辛弃疾) 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语以寄之 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辛弃疾) 西江月·遣兴(辛弃疾)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辛弃疾)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辛弃疾) 卜算子·见也如何暮(石孝友) 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陈亮) 水龙吟·春恨(陈亮) 唐多令·芦叶满汀洲(刘过) 西江月·堂上谋臣尊俎(刘过)7 s" i! b9 z6 ^+ P! w
卷九·南宋词
+ ~5 M" y( u, V; }4 d. v! ~/ o点绛唇·燕雁无心(姜夔)
4 s# X  ^" N% y# {踏莎行·燕燕轻盈(姜夔)
+ q; s" [9 G: S+ j8 ?鹧鸪天·己酉之秋苕溪记所见(姜夔)' J) v* k; h9 u, R- {8 R
念奴娇·闹红一舸(姜夔)
; h( i' ^, K5 ^& O* k+ |齐天乐·蟋蟀(姜夔)
; Q7 o/ Q. h9 q* @$ \9 G扬州慢·淮左名都(姜夔)
2 S8 A+ l: c' {; D" p长亭怨慢·渐吹尽(姜夔)
8 s' s% ?/ d5 }* i. L' ?暗香·旧时月色(姜夔)* n* I$ U$ z3 f+ u
疏影·苔枝缀玉(姜夔)
# ^' Q# o; T) a0 {1 y5 `风入松·一春长费买花钱(俞国宝)
% ?# u. M8 d- m# O/ v6 L7 o* N柳梢青·岳阳楼(戴复古)
. K9 ^7 ]# g, ]3 h& W减字木兰花·莎衫筠笠(卢炳)
( F8 I) v8 z, l; q双双燕·咏燕(史达祖)" }9 ^+ g; N% B5 Z
绮罗香·咏春雨(史达祖)
* i" j: h  o0 q8 e: y6 x' u江城子·画楼帘幕卷新晴(卢祖皋)% b  B+ `% O, C& c; H
宴清都·初春(卢祖皋)
4 v5 {+ g# `* Z* H: k浪淘沙·莫上玉楼看(韩疁)
$ l( E, b6 n8 Y, L  b: \霜天晓角·仪真江上夜泊(黄机): C9 m1 S+ o! E- G# x% A1 m
玉楼春·春思(严仁)
; Q2 x( Q4 q( l. Z# _7 D5 u沁园春·答九华叶贤良(刘克庄)1 W) I* n; N/ R$ o/ b9 P  E
长相思·惜梅(刘克庄); I  W5 [1 T, x
贺新郎·送陈真州子华(刘克庄)) H: l& a3 j/ V( @! q2 y; R
贺新郎·九日(刘克庄)* a. @& q  ~) w0 t
玉楼春·年年跃马长安市(刘克庄)2 v9 \4 d- [# h& c$ e* L
卜算子·片片蝶衣轻(刘克庄). u4 C* Y# A0 B
一剪梅·舟过吴江(蒋捷)0 u" A7 b5 r. T0 d6 c
虞美人·听雨(蒋捷)
$ `3 {* D) B) E. R3 L% K$ i卷十·南宋词; K7 l% o) a* A
满江红·送李御带珙(吴潜)5 J5 ~, U+ r3 Z
江城子·示表侄刘国华(吴潜)6 u3 T; n4 D9 e4 Y3 {
蓦山溪·自述(宋自逊). J+ \, B! C9 X  S
谒金门·花过雨(李好古)2 w. S% m+ `' s! z& ]1 m
青玉案·年年社日停针线(黄公绍)
! P# @# t0 v, q# u& T9 X湘春夜月·近清明(黄孝迈)
% n: B& K4 @) b; J长相思·花深深(陈东甫)
" D$ k! N) |( a. H7 @  D3 ^水调歌头·平山堂用东坡韵(方岳)
/ a! r0 l/ _( E: H7 N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吴文英)$ C+ `9 l3 I# Z& M3 ^  J8 z/ Z
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吴文英)9 w6 Y: t. U  }# N6 h1 {+ i8 I2 X' K3 |
莺啼序·春晚感怀(吴文英)$ r" A- \, r9 S/ ~; e8 `) x
八声甘州·灵岩陪庾幕诸公游 唐多令·惜别(吴文英)
% G% _: a- s; f! U, A" H清平乐·宫怨(黄弄)5 `# m5 G' L* g2 p, j, O0 _
贺新凉·游西湖有感(文及翁)
5 @2 t4 w% a, O% r% Z, z9 R西江月·新秋写兴(刘辰翁)
' D8 W1 i% e* {. ~5 }3 U6 j兰陵王·丙子送春(刘辰翁)
7 }& _& |0 r; j4 T满江红·太液芙蓉(王清惠)
7 Y, ?3 K. U0 F- w/ ?8 R八声甘州·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张炎)
8 r" t8 O3 O$ N, L清平乐·候蛩凄断(张炎)
4 W; O# u- a: d0 s
  L. J& [( q9 P3 R  [
% U6 @1 m  R; Y5 T0 M+ W6 X
本书有如下特点:一、朱氏原本实只二百八十三首,现增入十七首,足成三百首之数。增入者在目录的词牌各右上角标*号,以示区别。. d/ j2 O2 ?4 v4 V6 n8 _$ p) j
二、词牌首见,于注中说明词调创制者或来源,并说明取各缘由,以备读者检索。
) K: `. x7 Q" J  k3 X2 L# F三、作者首见,于注中介绍生平仕履及主要文学成就和词作风格特色,并注明作者在《全宋词》中的存词数量,以备查考。
9 h; ~$ j$ S- {/ v, d四、注释既简要又详明,侧重文物典实之诠释和僻字难词之训诂,适合不同文化层次者的阅读兴趣和理解水平。4 C" Q. e- q& D8 p
五、评析文字简洁生动,着重作品艺术内蕴和名言佳句之阐释及篇章布局之结构分析,既有助读者的艺术欣赏,又有助读者审美能力之提高和审美兴趣之养成,且能于词之做法上启迪读者构思立意并解悟遣词造句的不二法门。
( t0 n! Y; C2 h* z& G' ]六、每章评析文字之后,一般均摘录历代论家的最典型评语一至三则,以加强读者对作品的理解和体认。
$ F  a! W- H# N# w: ^/ `- W$ j7 y' i' b

% ]8 F: z! g" b( f" l0 n

2 d# [* V; h$ r& f/ V《宋词三百首》含部分唐、五代词,请读者注意。$ J& j4 ~; h- ?) y, G- `9 L: ^1 @
7 g- d5 `6 S! ]' e' t/ C; v4 W! ]+ c

5 w. }+ d# C1 o3 |& Z6 `$ A' @( _
' a0 T# B2 U# S0 m" {: J* v0 l2 |. A0 u7 y% l  }# w- P( E6 e" B
$ E( |/ T) H9 U+ S" ]4 W

0 w% W5 \9 _6 ^3 t  k" p' f/ i$ G: ?& M1 F# F, \% Z' w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2 收起 理由
百花深处 + 12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热帖
 楼主| 发表于 2016-7-17 18: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6 I7 ^) l4 x3 B
朝代:唐代! P. D/ i8 v1 R$ F+ A5 `/ O' p+ ]+ H
作者:李白7 d9 C  t  V, V5 G2 B, j: k$ A6 F
原文:
% H& h- b5 q2 N. E3 E8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1 B6 H" P5 J9 U+ z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连短亭 一作:更短亭)

/ \/ K4 x' C: }# ^
& h9 [& K" A4 c2 V1 \
译文
' n  b# i+ Q* ]远处舒展的树林烟雾漾潆,好像纺织物一般,秋寒的山色宛如衣带,触目伤心的碧绿。暮色进了高高的闺楼,有人正在楼上独自忧愁。$ ^! F( y7 B& [
玉石的台阶上,徒然侍立盼望。那回巢的鸟儿,在归心催促下急急飞翔。哪里是我返回的路程?过了长亭接着短亭。$ m( ~* m3 a% @5 h

6 k2 a" E+ p2 n3 g
, ?( @; y. t+ a: p0 C, x# c7 V/ G
注释# i7 |5 \% V! B& M& a' x" u
⑴菩萨蛮,唐教坊曲名。又名《菩萨篁》、《重叠金》、《花间意》、《梅花句》等。《杜阳杂编》说:“大中初,女蛮国入贡,危髻金冠,璎珞被体,号为菩萨蛮,当时倡优遂制《菩萨蛮曲》,文士亦往往声其 词。”后来,《菩萨蛮》便成了词人用以填词的词牌。但据《教坊记》 载开元年间已有此曲名。到底孰是,今不可考。
; r) I2 F" v: o6 N; v⑵平林:平原上的林木。《诗·小雅·车舝》:“依彼平林,有集维鷮。” 毛 传:“平林,林木之在平地者也。”
$ H' u1 |- \6 i3 P漠漠:迷蒙貌。烟如织:暮烟浓密。4 J. g1 _/ u# c8 _2 N" ^" h' @
⑶伤心:极甚之辞。愁苦、欢快均可言伤心。此处极言暮山之青。
, ?. Y# u7 [' H9 _9 k⑷暝色:夜色。
5 D+ Y7 [. @4 E9 l0 i⑸玉阶:玉砌的台阶。这里泛指华美洁净的台阶。; M) V% l. ?# N+ K
⑹伫(zhù)立:长时间地站着等候。谢眺《秋夜》诗:“夜夜空伫立。”
& _5 }& t9 i* t+ L! S⑺归:一作“回”。) r* g# o" j: c0 X5 }0 I5 C
⑻长亭更短亭:古代设在路边供行人休歇的亭舍。庾信《哀江南赋》云:“十里五里,长亭短亭。”说明当时每隔十里设一长亭,五里设一短亭。亭,《释名》卷五:亭,停也,人所停集也。“更”一作“连”。) g' Q. K4 {  c, ^6 L

6 F+ D$ j* k% J* @8 l) D$ u4 r7 v3 ^; o3 w' r2 g8 R
( _! k# o) N1 E$ \% M9 t- r( y
赏析
  t2 ~: e  h# j3 ^  u这首词上下两片采用了不同的手法,上片偏于客观景物的渲染,下片着重主观心理的描绘。然而景物的渲染中却带有浓厚的主观色彩,主观心理的描绘又糅合在客观景物之中。因而从整体上来说,情与景、主观与客观,又融成一片。
& O( q" j3 X8 P9 }9 E( H  ], f) \* I) M( U9 j
) F$ f# v" ~2 J8 C6 B" [4 A$ |
  这首词选择的时间是一个暮色苍茫、烟云暖暧的黄昏,季节是秋冬之交。开头两句为远景,“平林漠漠烟如织”便传达出一种空寞惆怅的情绪,它起到笼罩全篇的作用。如烟如织,扯也扯不开,割也割不断。就连那远处碧绿的山色也使人着恼,叫人伤感。这似乎是静态的写生,是一种冷色的画面,但静态之中又夹杂着主观的感受,给人一种潜在的骚动感,撩人意绪。接着,这种骚动感由潜在到表面化了。“暝色”句为近景,用一“入”字由远而近,从全景式的平林远山拉到楼头思妇的特写镜头,突出了“有人楼上愁”的人物主体,层次井然,一个“入”字使整个画面波动起来,由远及近、由潜在到表面化。看起来是客观景物感染了其人,实际上是此人内心感受在不断深化。至“有人楼上愁”句,这个由客观到主观、由物到人的过渡完成了。这个“愁”字把整个上片惆怅空寞的情绪全部绾结在一起,同时又自然地过渡到下片。承上启下,臻于绝妙。
6 U& u4 x* F* b$ L1 q1 u9 `
$ E- l- C, D- h3 P4 i! h: H* h* Y
4 I$ t# x; |. w" p& P
  下片立足于主观的感受上。在暮霭沉沉之中,主人公久久地站立在石阶前,感到的只是一片空茫。“空”也是上片所勾画的景物感染下的必然结果。主观情绪并不是孤立存在着的,它立刻又融入了景物之中——“宿鸟归飞急”。这一句插得很巧妙。作者用急飞的宿鸟与久立之人形成强烈的对照。一方面,南宿鸟急归反衬出人的落拓无依;另一方面,宿鸟急归无疑地使抒情主人公的内心骚动更加剧烈。于是,整个情绪波动起来。如果说上片的“愁”字还只是处于一种泛泛的心理感受状态,那么,现在那种朦胧泛泛的意识逐渐明朗化了。它是由宿鸟急归导发的。所以下面就自然道出了:“何处是归程?”主人公此刻也急于寻求自己的归宿,来挣脱无限的愁绪。可是归程在何处呢?只不过是“长亭连短亭”,并没有一个实在的答案。有的仍然是连绵不断的落拓、惆怅和空寞,在那十里五里、长亭短亭之间。征途上无数长亭短亭,不但说明归程遥远,同时也说明归期无望,以与过片“空伫立”之“空”字相应。如此日日空候,思妇的离愁也就永无穷尽了。结句不怨行人忘返,却愁道路几千,归程迢递,不露哀怨,语甚酝藉。韩元吉《念奴娇》词云,“尊前谁唱新词,平林真有恨,寒烟如织。”短短的一首词中,掇取了密集的景物:平林、烟霭、寒山、暝色、高楼、宿鸟、长亭、短亭,借此移情、寓情、传情,手法极为娴熟,展现了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活动,反映了词人在客观现实中找不到人生归宿的无限落拓惆怅的愁绪。: f; f, p8 y/ G' \# j. f
% f6 w5 U7 [5 N' f
; }/ `5 b3 n" Z9 A( T8 }5 n/ k! W
  历来解说此词,虽然有不少论者认为它是眺远怀人之作,但更多的人却说它是羁旅行役者的思归之辞。后一种理解,大概是受了宋代文莹《湘山野录》所云“此词不知何人写在鼎州沧水驿楼”一语的影响。以为既然题于驿楼,自然是旅人在抒思归之情。其实,古代的驿站邮亭等公共场所以及庙宇名胜的墙壁上,有些诗词不一定是即景题咏,也不一定是写者自己的作品。细玩这首词,也不是第一称谓,而是第三称谓。有如电影,从“平林”、“寒山”的远镜头,拉到“高楼”的近景,复以“暝色”做特写镜头造成气氛,最终突出“有人楼上愁”的半身镜头。分明是第三者所控制、所描撰的场景变换。下片的歇拍两句,才以代言的方法,模拟出画中人的心境。而且词中的“高楼”、“玉阶”,也不是驿舍应有之景。驿舍邮亭,是不大会有高楼的,它的阶除也决不会“雕栏玉砌”,正如村舍茅店不能以“画栋雕梁”形容一样。同时,长亭、短亭,也不是望中之景;即使是“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中的最近一座,也不是暮色苍茫中视野所能及。何况“长亭更短亭”,不知凡几,当然只能意想于心头,不能呈现于楼头人的眼底。
4 P$ e8 }0 `9 D# t2 z6 v9 \" X* b4 B: z
: Q( a7 w" z7 n! X3 H0 z5 a
( ^$ L- P. t8 ]4 r( ~2 \
创作背景6 d5 h: `7 R: ^% z3 B9 n) F- f
此词作品背景已经不详。据宋僧文莹《湘山野录》卷上说:“此词不知何人写在鼎州沧水驿楼,复不知何人所撰。魏道辅泰见而爱之。后至长沙,得古集于子宣(曾布)内翰家,乃知李白所作。”
& s& u0 c2 d" ]' g; P0 k: T% j  n+ Y/ z9 o
, m3 X8 C! m9 k9 }  O$ x+ H5 ^
名家评论4 ~' z- s* f9 D
唐圭璋:此首望远怀人之词,寓情于境界之中。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梁元帝赋云:“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此词境界似之。然其写日暮景色,更觉凄黯。此两句,白内而外。“瞑色”两句,自外而内。烟如织、伤心碧,皆瞑色也。两句折到楼与人,逼出“愁”字,唤醒全篇。所以觉寒山伤心者,以愁之故;所以愁者,则以人不归耳。下片,点明“归”字。“空”字,亦从“愁”字来。乌归飞急,写出空间动态,写出鸟之心情。鸟归人不归,故云此首望远怀人之词,寓情于境界之中。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粱元帝赋云“空伫立”。“何处”两句,自相呼应,仍以境界结束。但见归程,不见归人,语意含蓄不尽。(《唐宋词简释》)
; C: ]  h5 T$ L4 U* N3 u: c蒋述卓:词写的是深秋暮色之景,但却渗透着词人浓浓的思归之情。词的起句就在暮色烟霭的描写中融进了词人的心情,营造了一种惆怅落寞的气氛,这种气氛笼罩着全篇,使整首词都浸染在一种愁情离绪当中。全词的结构也如同这如织的烟色,处处都传达出一种思归的愁绪,如令人伤心的寒山,漫入高楼的暝色,急飞归家的宿鸟,迎来送往的驿亭,相互交织又相互映衬着一个词“归愁”。(《诗词小札》)
! Q; e# u. Q2 l$ s+ J. b何满子:总之,迄今为止,虽然没有确切不移的证据,断定这首词必属李白之作,但也没有无法还价的证据,断定确非李白所作。因此,历来的词评家都不敢轻率地剥夺李白的创作权,从宋代黄升《花庵词选》起到近代人王国维,词学大家都尊之为“百代词曲之祖”。(《唐宋词鉴赏集》)" P" Z6 f; f( t% E; F

7 b9 ]& q2 g1 b; t, I  N: u3 M+ C5 [" d5 ^1 u6 K3 t" N0 t& u

* b) T: G6 \# W/ C( n作者争议3 m1 a" j2 L: A6 k
李白究竟是否是这首词的作者,也是历来聚讼不决的问题。光以《菩萨蛮》这一词调是否在李白时已有这一点,就是议论纷纭的。前人不谈,现代的研究者如浦江清说其无,杨宪益、任二北等信其有;而它的前身究系西域的佛曲抑系古缅甸乐,也难以遽断。
0 D2 `# u2 y% K: I有人从词的发展来考察,认为中唐以前,词尚在草创期,这样成熟的表现形式,这样玲珑圆熟的词风,不可能是盛唐诗人李白的手笔。但这也未必可援为根据。敦煌卷子中《春秋后语》纸背写有唐人词三首,其一即《菩萨蛮》,亦颇成熟,虽无证据断为中唐人以前人所作,亦难以断为必非中唐人以前人所作,而且,在文学现象中,得风气之先的早熟的果子是会结出来的。十三世纪的诗人但丁,几乎就已经唱出了文艺复兴的声调,这是文学史家所公认的。六朝时期的不少吴声歌曲,已近似唐人才开始有的、被称为近体诗的五言绝句。以文人诗来说,隋代王绩的《野望》:“东皋薄暮望,徒倚欲何依。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如果把它混在唐人的律诗里,不论以格或以风味言,都很难识别。这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例子。
' J: `, v- A3 U( y) j6 J所以李白同时人、玄宗时代的韦应物既然能写出像《调笑令·胡马》那样的小词,李白能写出成熟的词也就毫不奇怪。还有一件小小的颇堪寻味的事情:词中有“伤心碧”这样的字眼。“伤心”在这里,相当于日常惯语中的“要死”或“要命”。现在四川还盛行着这一语汇。人们常常可以听到“好得伤心”或“甜得伤心”之类的话,意即好得要命或甜得要死。这“伤心”,也和上海话中“穷漂亮”“穷适意”的“穷”字一样,作为副词,都与“极”同义。“伤心碧”也即“极碧”。杜甫《滕王亭子》诗“清江锦石伤心丽”,“伤心丽”,也是“极丽”的意思。李白和杜甫都在四川生活过,以蜀地的口语入词,化俗入雅,妙语天成。这也可以作为这首词是李白作品的一点佐证。. [# W) i. ~9 R) V' o* G2 R6 j' U

$ o7 ~6 X' A&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7 21: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好赏析!受益匪浅!问好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8 00: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8 18: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忆秦娥·箫声咽2 v3 d7 F4 S& {& z
朝代:唐代/ ^  l( i  Y, |1 \
作者:李白
1 Z  F! W/ e* c原文:
  \( q3 ~" H3 T( A) c# B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h( n" A' R, f* G: j+ e+ y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A+ ]3 D8 k& Q: S9 K3 D

( m- S! ~) P& w+ c9 v( T. Q* {: \+ Y

  O' |. L7 z- k1 N2 S- p9 F译文. F4 b, }" y# Z7 N1 I  G" Y
玉箫的声音悲凉呜咽,秦娥从梦中惊醒时,秦家的楼上正挂着一弦明月。秦家楼上的下弦月,每一年桥边青青的柳色,都印染着灞陵桥上的凄怆离别。- z& H# I' v: Y- Z8 b- R
遥望乐游原上冷落凄凉的秋日佳节,通往咸阳的古路上音信早已断绝。西风轻拂着夕阳的光照,眼前只是汉朝留下的坟墓和宫阙。
0 b, s" h. T1 k6 q. I. }" ?0 ^: p3 k6 D6 G. y
( r' \1 A( N8 f% }# X' \
注释
5 j  ?- T( d& d3 f⑴此词上片伤别,下片伤逝。两宋之交邵博《邵氏闻见后录》始称之为李白之作。南宋黄升《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亦录于李白名下。明代以来屡有质疑者。/ O+ U- d5 j% M  Z' L
⑵箫:一种竹制的管乐器。咽:呜咽,形容箫管吹出的曲调低沉而悲凉,呜呜咽咽如泣如诉。& H' d5 B$ G/ w
⑶梦断:梦被打断,即梦醒。
6 T7 ^1 X! Z4 V" k& |3 ~, w! j⑷灞陵:在今陕西省西安市东,是汉文帝的陵墓所在地。当地有一座桥,为通往华北、东北和东南各地必经之处。《三辅黄图》卷六:“文帝灞陵,在长安城东七十里。……跨水作桥。汉人送客至此桥,折柳送别。”伤别:为别离而伤心。
0 s9 q/ Y% C4 s$ r⑸乐游原:又叫“乐游园”,在长安东南郊,是汉宣帝乐游苑的故址,其地势较高,可俯视长安城,在唐代是游览之地。清秋节:指农历九月九日的重阳节,是当时人们重阳登高的节日。
% @3 V; N8 u' m* B; a⑹咸阳古道:咸阳,秦都,在长安西北数百里,是汉唐时期由京城往西北从军、经商的要道。古咸阳在今陕西省咸阳市东二十里。唐人常以咸阳代指长安,“咸阳古道”就是长安道。音尘:一般指消息,这里是指车行走时发出的声音和扬起的尘士。
7 s# U9 i( @7 R$ y⑺残照:指落日的光辉。
# X3 `4 ]) i, [5 {' |3 W⑻汉家:汉朝。陵阙:皇帝的坟墓和宫殿。# |/ n7 `! ]" S3 X- x! l- Q$ ~

( s! Z* r# f1 [3 t2 e) G: C- A% d2 K

0 c. Q9 F, w  L  e3 D, h8 v. W赏析4 \+ R' k6 C( |) F
此词描绘了一个女子思念爱人的痛苦心情,读来凄婉动人。古人对它评价很高,把它与《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一起誉为“百代词曲之祖”。% l0 l% X- C" H  W1 l& `* l# Y0 w

4 b1 f+ Q1 V, ?/ j3 |1 t* E' B4 P
. ]' m& w4 M; A, x- a5 u% R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称此词“以气象胜”。这首词中的气象,与人们常所说的开元(唐玄宗年号,公元713—741年)时代的“盛唐气象”已有很大不同,但它又确实是盛唐气象之一种。它博大深厚、意境开阔、气韵沉雄,又带有悲凉之气。这种“气象”在天宝(唐玄宗年号,公元742—756年)后期李白的作品《古风·一百四十年》《远别离》《夕霁杜陵登楼寄韦繇》等诗都可以看到。《夕霁杜陵登楼寄韦繇》中写道:“浮阳灭霁景,万物生秋容。登楼送远目,伏槛观群峰。原野旷超缅,关河纷错重。”与这首《忆秦娥》格调气象十分近似。杜甫天宝后期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也有相类之处。胡应麟说这首词“气亦衰飒”,反映了晚唐王朝衰变的气运。其实此词似是反映了天宝后期表面上依然歌舞升平、内部危机重重的盛唐之衰。因此,这首词可能作于天宝后期。词人以比拟的手法,托秦娥抒情怀,把直观的感情与意象浑融在一起,上片由个人的忧愁写开,下片过渡到历史忧愁。
: L  b( i. x4 U& M7 r! w; {3 V  D6 I( ~6 P

' x7 Q4 @& v3 |) z  a0 q  这首词不像《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那样由客观景物的渲染过渡到人物内心感受的描摹。它一开始就写出人物内心的情态:呜咽的箫声把秦娥从梦中惊醒,此时,一钩残月斜映在窗前。梦虽断了,她却还似乎沉浸在梦境之中,与情人欢会,可是眼前只有这冰冷的残月陪伴看她。多少个这样的月夜,叫她黯然消魂、顾影自怜。因此,下面自然转入对“灞陵伤别”的回忆。《雍录》载:“汉世凡东出涵、潼,必自灞陵始,故赠行者于此折柳相送。”可是,柳色绿了,一年又一年,而伊人依然远隔一方,只有那鸣咽的箫声和着低声的啜泣,冰冷的残月陪伴着消瘦的倩影,葱绿的柳色句起往事的回忆。实际上这是作者以秦娥对情人的思念来表达内心对某种事物的苦思与追求,这种苦思与追求是执着的,然而又是没有结果的。: `7 C8 K: k5 o4 |$ p
; C, T. O% X$ d! u
  |8 A$ {* A5 m# c& v3 ~
  词的上片始终纠葛在个人的悲欢离合之中,下片则出现了较大的跌宕。似乎比拟手法已不能满足感情的表达了,词人要撇开先前的主体,直接把自己融入画面之中。换头处突兀以“乐游原上清秋节”起,画面是清秋节佳侣如云的狂欢时景,可是主人公茕茕孑立在西风残照之中,“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杜甫《乐游园歌》)。此时,个人的忧愁完全被抛开了,或者说融入了历史的忧愁之中,词人通过对秦、汉那样赫赫王朝的遗迹——咸阳古道、汉代陵墓的掇取,从而进入了历史的反思。古道悠悠,音尘杳然,繁华、奢侈、纵欲,一切都被埋葬了,只剩下陵墓相伴着萧瑟的西风,如血的残阳,百年、千年地存在下去。作者不是在凭吊秦皇汉武,他是在反思历史和现实。这里交杂着盛与衰、古与今、悲与欢的反思。词人固然没有正面写唐王朝的苟且繁华,但“乐游原上清秋节”这就足够了,这使人自然想象到天宝后期那种古罗马式的穷奢极欲和狂欢极乐。可没有人能从中去体会那潜在的破碎感。秦代、汉代过去了,只剩下悠悠的古道和孤独的陵墓,面对着西风残照。这固然是过去的遗迹,然而它又是实实在在的实景,同时,这“西风残照、汉家陵阙”的实景又必然使人联系到王朝的未来。于是,过去、现在、未来的界限被取消了,浑融在一起,历史的时序给人们留下的只是一种表象——“西风残照,汉家陵阙”。造成一种悲壮的历史消亡感,或者说是毁灭感,填塞在人们心头,这就是历史反思的结果。因而上片的个人忧愁只能被取代,作为下片的陪衬。! J" p+ `# D% ~: P" c) S

7 Z9 l$ ?3 r2 k, _7 {6 d
+ o; G4 O8 t( g$ [
  此词意境博大开阔,风格宏妙浑厚。读者从敦煌曲子词中也可以看到类似格调,而不类中晚唐的清婉绮丽。陆游说:“唐自大中以后,诗家日趋浅薄,其间不复有前辈宏妙浑厚之作。”(《花间集跋》)。诗风与词风自身存在着交错否定之趋势。
) \7 Z6 E$ t. P& c7 I2 H9 T! e* i& V1 F  h3 G" S
% H1 Z+ H- _% x) j! Y9 O9 b
  此词句句自然,而字字锤炼,沉声切响,掷地真作金石声。而抑扬顿挫,法度森然,无字荒率空泛,无一处逞才使气。以此而言,设为李太白之色,毋宁认是杜少陵之笔。其风格诚在五代花间未见,亦非歌席诸曲之所能拟望,已开宋代词之格调。
/ t% d8 `- a5 d- d1 N5 M8 ]+ e
. j' {, g& \5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9 12: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百花深处 发表于 2016-7-17 21:33
( g8 W& z2 f' t& q8 ?赏读好赏析!受益匪浅!问好您!

0 @; O9 x4 r9 L6 V* d+ h谢谢赏读,祝快乐!8 a. _# y" z5 @1 E) a# s. V, v*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9 12: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柱子哥 发表于 2016-7-18 00:561 T6 K) f4 k1 q
学习了!

% G$ ^& K' N, M0 v/ q谢谢赏读!祝快乐!3 P& \9 F- s7 @6 o!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9 19: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五七言 / 秋风词
! j7 B- j% j! O" i朝代:唐代
- r9 T$ p# t& x5 Q0 g1 I作者:李白
; G& V" z8 M. i; y; z% ~. d原文:# }! V: Y. x$ [1 V% |( S6 `5 p
秋风清,秋月明,
$ O+ G# s( D- }2 P# M2 D# e( ?) t.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d4 K6 N' s2 z5 {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 S/ h7 `/ f/ q6 A4 \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 J5 ~+ Z) ?6 {" h2 e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j) \$ \: o/ M. j0 t5 y$ x, x& [8 n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 ]- H% l! x' n$ a2 x
& a( C( z8 T% r* h4 }注释) T/ L. L4 h0 S; l
⑴落叶聚还(huán)散:写落叶在风中时而聚集时而扬散的情景。
1 n/ v* [9 x+ A. Y4 p' f⑵寒鸦:《本草纲目》:“慈鸟,北人谓之寒鸦,以冬日尤盛。”$ f* K( V; x# V0 w
⑶绊(bàn):牵绊,牵扯,牵挂。7 A2 q7 C2 [7 U: o

! f3 o, m. n: Y- @$ w译文
2 R/ x& p5 [& r& k  X/ m秋风凌清,秋月明朗。3 Q! j, @' U) g0 d: a
风中的落叶时聚时散,寒鸦本已栖息,又被明月惊起。
) x2 a' I+ q1 J5 r) b& T朋友盼着相见,却不知在何日,这个时节,这样的夜晚,相思梦难成。- k, g5 ~  F% c: y! b
走入相思之门,知道相思之苦。
0 N5 g% @6 n3 H; A+ b" m5 d8 W永远的相思永远的回忆,短暂的相思却也无止境。
% s% G, u  r- \1 X% q2 x早知相思如此的在心中牵绊,不如当初就不要相识。& o0 W2 j- j3 }& p' N. A
! [4 B. l5 ^, h2 Z1 |4 h! G
译文二2 ]( _4 D# B" ?2 m# K' {
一个人在孤苦的异地,寒秋夜里,一阵清冷的秋风吹得我直打寒颤,抬头望着天空中那轮明月,思念之情愈加浓烈。6 C  p; O* ]5 Q, ~1 o
飘落的叶子在风中打了几转,最后随风飘散各处,他们也曾经在一棵树上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在微风中窃窃私语,而今却也免不了最终的分离,早已栖息在树上的乌鸦也被这阵挂的树枝作响落叶飘散的声音惊醒,难耐凋零凄凉之景,呱呱的加了几声,可是在这秋寒夜里,加重了我心头的悲凉思念之情。8 I( A8 ]$ d: u
想起曾经相遇相知的种种,不禁感慨什么时候才能再次相见?而此时此刻我实在难耐心中的孤独悲伤,叫我情何以堪。
$ G  E6 o- f8 V: Z! J如果有人也这么思念过一个人,就知道这种相思之苦。# W6 u1 j& S# W: V
想起你的时候数不胜数,而孤单的时候则陷入了更加漫长无休无止的相思中,最后只能回忆起以前的美好来排解。. `  b+ G% T" p. x8 N2 ?
唉,早知道如此牵绊我心,不如当时就不认识你好了!
$ ]7 Z. f& k8 y3 d* s1 L+ F4 g  t& I4 M4 ^3 I0 S
赏析" x7 G6 p: c9 \- P- D% J0 P7 K& `
此诗写在深秋的夜晚,诗人望见了高悬天空的明月,和栖息在已经落完叶子的树上的寒鸦,也许在此时诗人正在思念一个旧时的恋人, 此情此景, 不禁让诗人悲伤和无奈。这是典型的悲秋之作,秋风、秋月、落叶、寒鸦烘托出悲凉的氛围 加上诗人的奇丽的想象,和对自己内心的完美刻画让整首诗显的凄婉动人。2 k, _+ D$ C: H, [- k  {) M

' ^: N8 y, e0 a+ P* e% c! T  此诗的体式许多人认为很像一首小词,具有明显的音乐特性。赵翼的《陔余丛考》卷二十三云:“三五七言诗起于李太白:‘秋风清,秋月明。……’此其滥觞也。刘长卿《送陆澧》诗云:‘新安路,人来去。早潮复晚潮,明日知何处?潮水无情亦解归,自怜长在新安住。’宋寇莱公《江南春》诗云:‘波渺渺,柳依依。孤林芳草远,斜日沓花飞。江南春尽离肠断,苹满汀洲人未归。’……”指出了它和“江南春”词牌的渊源关系。南宋邓深曾依此调式填写词作,名为“秋风清”。清人还把李白这首诗当作是一首创调词而收入《钦定词谱》,云:“本三五七言诗,后人采入词中。”' ]# V% O  y- e
$ e" r  q1 t( o/ k2 w. J9 V" q5 c
  此诗只题作“三五七言”而不言及诗歌内容主题,可知诗人的创作意图本是偏重作品的形式特征,即只要满足全篇两句三言、两句五言、两句七言的体式要求就能成诗了。可以说,诗题中已经包含了明确的诗体形式内涵。严羽的《沧浪诗话》中的“诗体”一章就说道:“有三五七言。”自注云:“自三言而终以七言,隋世郑世翼有此诗:‘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郭绍虞先生校释曰:“沧浪所谓郑世翼有三五七言,不知何据。案《诗人玉屑》无‘秋风清’以下各句,以从《玉屑》为是。‘秋风清’云云,见《李太白集》,当是李作。”( r& |* {! |# X/ M
1 r4 L0 w5 r- v% s
  但李白这首诗也不能算是创体之作,因为初唐时僧人义净作有一首《在西国怀王舍城》,此诗因其体式特征而名为《一三五七九言》。李白的《三五七言》只是《一三五七九言》的变体,省去起首的“一言”和收尾的“九言”,即为“三五七言”。王昆吾在《唐代酒令艺术》中论证义净诗为“唱和之作”。李白这首《三五七言》可能也是他与其他诗人的“唱和诗”。“三五七言”是对所酬和诗歌格式的限制,这是一个“总题”,众人在具体创作时可根据所写内容再命一个相应的诗题。( `) f/ L; q# g# C! }
6 [- C, `* t* ]8 r9 s
  此诗即使不是创体之作,也是李白最终确立了“三三五五七七”格式作为一种独特的曲辞格甚至成为一种时兴诗体的地位。这不仅是因为他借鉴和总结了许多人应用三五七字句式的经验,更得力于他自身歌辞创作中灵活运用此类格式的实践体悟,因而他的《三五七言》能表现出“哀音促节,凄若繁弦”(《唐宋诗醇》卷八)的艺术魅力。; c+ W" y# t4 z
. ?/ N1 `' t6 e/ R8 }1 |7 I7 F
创作背景
4 v$ E2 z( `0 v/ B8 X5 V2 I2 O$ i  这是一篇言情之作。根据安旗《李白全集编年注释》,此诗当作于唐肃宗至德元年(756年)。前人也有认为此诗是早于李白的郑世翼所作,但反对者多。严羽的《沧浪诗话》中的“诗体”一章说道:“有三五七言。”自注云:“自三言而终以七言,隋世郑世翼有此诗:‘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郭绍虞先生校释曰:“沧浪所谓郑世翼有三五七言,不知何据。案《诗人玉屑》无‘秋风清’以下各句,以从《玉屑》为是。‘秋风清’云云,见《李太白集》,当是李作。
2 M4 ?5 _$ |' i: `$ q6 s+ ^4 n
7 g+ R+ v+ D4 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0 19: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
# z4 Z5 Q' w0 w, \0 ^朝代:唐代: ]( w/ n' w- q' y+ E
作者:张志和
( M. G! e1 o' y2 G1 _原文:2 L5 J9 l% M$ U& x" k0 C1 H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2 t! @5 ~, f: [9 G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 L$ x0 G2 {) H  @5 G

$ Z+ C! z, m1 K$ }; m+ M/ y

. C& L' F/ E0 S! F- B注释
% l7 y& D+ y6 x* \$ x9 J( l1 ]①渔歌子:词牌名。此调原为唐教坊名曲。分单调、双调二体。单调二十七字,平韵,以张氏此调最为著名。双调,五十字,仄韵。《渔歌子》又名《渔父》或《渔父乐》,大概是民间的渔歌。据《词林纪事》转引的记载说,张志和曾谒见湖州刺史颜真卿,因为船破旧了,请颜真卿帮助更换,并作《渔歌子》。词牌《渔歌子》即始于张志和写的《渔歌子》而得名。“子”即是“曲子”的简称。
7 z" D, O  s( d5 R0 o②西塞山:浙江湖州。
  Z+ B- K' M5 T4 @( g, W③白鹭:一种白色的水鸟。5 M' ]) S: o; \% ~! C4 r
④桃花流水:桃花盛开的季节正是春水盛涨的时候,俗称桃花汛或桃花水。
4 ]: _0 a! j5 a' g4 F( W' K8 m⑤鳜(guì)鱼:淡水鱼,江南又称桂鱼,肉质鲜美。2 z7 q( h9 F* {; R  V  k( e  A- N
⑥箬(ruò)笠:竹叶或竹蔑做的斗笠。+ T4 i  z  P: i9 m9 t" |9 c. j
⑦蓑(suō)衣:用草或棕编制成的雨衣。" X2 A0 y& H8 k0 t4 ^2 i7 F6 r1 W% Q
⑧不须:不一定要。0 J5 Z5 v2 v. ?, h7 ]

! u% o7 }, l3 @% f: {5 M
8 ?3 ]" K5 Q& S9 V5 x$ X
译文
/ ?% V3 u5 x8 P7 D* n; D西塞山前白鹭在自由地翱翔,江水中,肥美的鳜鱼欢快地游着,漂浮在水中的桃花是那样的鲜艳而饱满。
: m& [) X1 z  N2 f+ @江岸一位老翁戴着青色的箬笠,披着绿色的蓑衣,冒着斜风细雨,悠然自得地垂钓,他被美丽的春景迷住了,连下了雨都不回家。- l# X- r6 @9 _7 d
% n. O  K6 c% d" D/ ]) R4 l3 z
1 k; N- A# P& K
创作背景
8 {9 [5 d! f/ g* U" m唐代宗大历七年(772)九月,颜真卿任湖州刺史,次年到任。张志和驾舟往谒,时值暮春,桃花水涨,鳜鱼水美,他们即兴唱和,张志和首唱,作词五首,这首词是其中之一。这首词于宪宗时一度散失,长庆三年(823),李德裕访得之,著录于其《玄真子渔歌记》文中,始流传至今。$ u  o6 K  C6 }' n  I
( x" Q" i5 N( r  z/ M7 f
0 `9 U9 p# S' M
张志和的词保存下来的只有《渔歌子》(原题叫《渔父》)五首,这是其中的第一首。西塞山在今浙江省吴兴县境内的西苕溪上,从前叫道士矶,是一座突出在河边的大石岩。西苕溪北通太湖,南邻莫干山,风景很优美。张志和这首词描绘春汛期的景物,反映了太湖流域水乡的可爱。
6 I. u* p# p6 G1 e( |3 H' L0 I# K: O, o: C0 W5 B/ o: M
% @( x1 O1 v& f0 ^+ F1 q0 |* T
  白鹭就是平常人们叫做鹭鸶的那种水鸟。远远望去,它的外形有点象白鹤,腿和脖子特别长,便于在水中寻找食物。“西塞山前白鹭飞”,它们在西塞山前,展翅飞翔,使这个鱼米之乡更显得生趣洋溢了。“桃花流水”就是桃花水。南方每年二三月间,桃花盛开,天气暖和,雨水比冬天多,下几场春雨,河水就会上涨,于是逆水而上的鱼群便多起来了。作者没有简单地说春汛到来,而是用“桃花流水鳜鱼肥”来描写,这就更能勾起读者的想象,使人们似乎看见了两岸盛开的、红艳艳的桃花;河水陡涨时,江南特有的鳜鱼不时跃出水面,多肥大呀。“鳜鱼”是一种味道特别鲜美的淡水鱼,嘴大鳞细,颜色呈黄褐色。春汛来了,渔夫当然不会闲着,他们也忙碌开了。“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写的都是他们。“箬笠”就是用竹丝和青色箬竹叶编成的斗笠。“蓑衣”是用植物的茎叶或皮制成的雨衣。如果以龙须草(蓑草)为原料,它就是绿色的。“归”,回家。“不须归”,是说也不须回家了。作者在词里虽然只是概括地叙述了渔夫捕鱼的生活,但是,读者通过自己的想象,完全可以体会到词的言外之意。从渔翁头戴箬笠,身披蓑衣,在斜风细雨里欣赏春天水面的景物,读者便可以体会到渔夫在捕鱼时的愉快心情。
' p" x7 b8 k( A! h" J; T" v9 Z2 H: `: ^' A$ Z6 Z+ @9 I
# h- A3 k# ^$ v5 W9 g
  作者是一位山水画家,据说他曾将《渔歌子》画成图画。确实,这首词是富于画意的。苍岩,白鹭,鲜艳的桃林,清澈的流水,黄褐色的鳜鱼,青色的斗笠,绿色的蓑衣,色彩多么鲜明,构思也很巧妙,意境优美,使人读作品时,仿佛是在看一幅出色的水乡春汛图。7 ]$ R3 a2 a1 K3 r1 A

0 z9 R7 g) c3 L3 E, z3 H# B, z

& _1 b# W# m+ k2 S  此词在秀丽的水乡风光和理想化的渔人生活中,寄托了作者爱自由、爱自然的情怀。词中更吸引读者的不是一蓑风雨,从容自适的渔父,而是江乡二月桃花汛期间春江水涨、烟雨迷蒙的图景。雨中青山,江上渔舟,天空白鹭,两岸红桃,色泽鲜明但又显得柔和,气氛宁静但又充满活力。而这既体现了作者的艺术匠心,也反映了他高远、冲澹、悠然脱俗的意趣。此词吟成后,不仅一时唱和者甚众,而且还流播海外,为东邻日本的汉诗作者开启了填词门径,嵯峨天皇的《渔歌子》五首及其臣僚的奉和之作七首,即以此词为蓝本改制而成。+ V, w" |% P6 x& H) b

: X  M8 \  r8 N* {4 Y" Q

+ o7 `7 L6 B4 {+ d* G* g  苏子瞻极爱此词,患声不可歌,乃稍损益,寄《浣溪纱》曰:“西塞山前白鹭飞,散花洲外片帆微。桃花流水鳜鱼肥。自蔽一身青箬笠,相随到处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黄鲁直闻而继作。江湖间谓山连亘入水为矶,太平州有矶曰新妇,池州有浦曰女儿。鲁直好奇,偶以名对而未有所付。适作此词,乃云:“新妇矶头眉黛愁,女儿浦口眼波秋。惊鱼错认月沉钩。青箬笠前无限事,绿蓑衣底一时休。斜风细雨转船头。”子瞻闻而戏曰:“才出新妇矶,便入女儿浦,志和得无一浪子渔父耶!”人皆传以为笑。前辈风流略尽,念之慨然。小楼谷隐,要不可无方外之士时相周旋。余非鲁公,固不能致志和,然亦安得一似之者而与游也。(叶梦得《岩下放言》)
3 G' i+ O* }1 b2 q, X. L: _9 C  L3 {. ]9 ]9 F1 @" \* P
. ?% d! I! m6 C& A9 p8 K
  山谷(黄庭坚)晚年亦悔前作之未工,因表弟李如篪言《渔父词》,以《鹧鸪天》歌之甚协律,恨语少声多耳。因以宪宗遗像求玄真子文章,及玄真之兄松龄劝归之意,足前后数句云:“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朝廷尚觅玄真子,何处如今更有诗?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人间欲避风波险,一日风波十二时。”东坡笑曰:鲁直乃欲平地起风波也。 (摘自《白香词谱笺》)  y0 ]; j  W! s' e* q$ C7 z

& [$ m( H9 x0 m* C  i

) u1 Z( p; w7 l, i9 R* O6 m! j作者简介
! {  C/ ?! U+ r9 I0 f张志和(730年(庚午年)~810年?),字子同,初名龟龄,汉族,婺州(今浙江金华)人,自号“烟波钓徒”,又号“玄真子”。唐代著名道士、词人和诗人。十六岁参加科举,以明经擢第,授左金吾卫录事参军,唐肃宗赐名为“志和”。因事获罪贬南浦尉,不久赦还。自此看破红尘,浪迹江湖,隐居祁门赤山镇。其兄张鹤龄担心他遁世不归,在越州(今绍兴市)城东筑茅屋让他居住。史载唐肃宗曾赐他奴婢各一人,张志和让他们结婚,取名渔童和樵青。著有《玄真子》集。8 v$ E4 {& d% a3 o9 A
, g/ b6 u9 X8 L1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1 16: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