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热图欣赏

楼主: 天人合一

[诗词] 【转】宋词三百首每日一首鉴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1 18: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faster0806 发表于 2016-7-21 16:19( ?* f. a5 p+ V9 O: E1 s# F
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 w, G0 d7 Y& ~# w3 D路漫漫兮,何处是归程?归往何处?& o- P& |! v4 G, o: c8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1 21: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调笑令·边草
+ H* W8 l, k/ {- z+ J' {! L朝代:唐代
* N$ @* f- g5 |作者:戴叔伦' b$ m' F& G6 |" I# ~3 o
原文:! g6 M$ y- ?7 L. U7 U( q7 {. B
边草,边草,边草尽来兵老。山南山北雪晴, # m" C: M7 J, }( ]: p
千里万里月明。明月,明月,胡笳一声愁绝。& E. A% j& ~3 ^' j: g' S3 g& _  S

* t! J3 c$ I$ B! Q& n

% T* p' C! ?1 S& }# M" b/ {3 S1 d注释8 X. Z6 o" S5 t4 {  g) m
1、调笑令:词牌名。唐·白居易《代书诗一百韵寄微之》曰:“打嫌《调笑》易,饮讶《卷波》迟。”自注:“抛打曲有《调笑令》,饮酒曲有《卷白波》。”词调名盖本唐曲。此调为单调,八句,三十二字。第四、五句押平声韵,其余各句均押仄声韵。其中第二句叠用第一句,第七句叠用第六句,第六句颠倒第五句末二字而成。  G- j! D2 B3 `' ^! b4 ?
2、边草:边塞之草。此草秋天干枯变白,为牛马所食。
3 j1 E) x( i6 q3 F' j4 }: W3、尽:死。/ q8 z! ~1 ?" [) q8 H( K
4、雪晴:下过大雪后放晴。
; F  p0 I# t' C# N5、月明:月色皎洁。
0 G, O. L; C- b! P6、胡笳(jiā):一种流行于北方游牧民族地区的管乐器,汉魏鼓吹乐常用之。
1 \9 H6 |: @) ~7、绝:极,很,表示事物程度的副词。' K+ L+ w6 o+ {( Z7 |
译文
4 i  D+ C+ [$ [边塞的野草啊,边塞的野草!野草枯尽时。戍边的兵士已老。山南山北雪后放睛,千里万里处处月明。明月啊,明月!远处传来胡笳一声,令人肠断欲绝。
4 m5 }$ c4 K/ g2 k2 Y- A- k- F) f$ O& [$ j& L& W# b' @$ W' s9 f

, {( L7 U9 A( T! c赏析7 _, K  D' d/ j
    这是一首反映边地戍卒思归情绪的小令,这类题材在唐诗中多得不可胜计,但在词中却很少见。盛唐时代的诗人们都向往到边塞建功立业,所以岑参等人笔下的边塞风光无比壮丽,充满乐观的情调。但到了中唐时代,情况不同了,李益的边塞诗就有一种凄凉的气氛,不少诗篇描写边地戍卒的思乡怀归和哀怨情绪。戴叔伦此词所写也是这种思想情绪,但写得非常含蓄深沉。( I) b) H! Q( W- Q

: P2 |( j# R! ^( L5 E2 I

1 l/ j$ q8 Q" k  开头“边草”两字重叠,固是词调格律的要求,而在这里使人联想到一望无际的草原,显示出空间的寥阔,同时点明边塞的地理环境,渲染了荒凉的气氛。接着“边草尽来兵老”一句,写时间之悠长。边草一次次从生长到枯萎,戍卒年年盼归,从青年到衰老。值得注意的是以“草尽”烘托“兵老”,还暗寓着统治者把戍卒当作“边草”一样看待的意思,表现出作者对统治者不管戍卒死活的斥责和抗议,寄托着对戍卒遭遇的深切同情。" ~; P! k; C: j! x: v; j8 O4 M
. Q* ^1 m9 e$ k' M% r2 G- c
8 a: e' ?+ M; @! B/ s8 @
  中间一联对句,非常工整。“山南山北雪晴,千里万里月明。”前句写边塞冰天雪地,一片银白,“山南山北”点明白雪覆盖面之广阔,“晴”字点明飘雪已经停止,同时为下句的“月明”作铺垫。下句写白雪衬托下的月色分外皎洁,“千里万里”写月亮普照之广,同时也暗寓着边塞与家乡相隔之遥远。人隔两地,但所望之月是同一个月,所以明月是最易引起怀人思乡之景,李白著名的诗篇《静夜思》就是描绘见月思乡的情景,唐代写望月怀乡的诗篇不胜枚计。接着又按格律要求叠用“明月,明月”,使读者更体会到:戍卒面对明月,思乡怀人之情更切,似乎戍卒的思想已长着翅膀飞回了家乡。( w/ l2 n& N- d5 ~1 J
# s6 B; }3 g* `. x

& j  W8 v& v' i# ]9 g; S  结句“胡笳一声愁绝”,一声胡笳使戍卒从思乡梦中惊醒过来,原来自己仍旧身在边地,最后用“愁绝”二字表现出戍卒的极端忧愁苦闷,同时也起了点明主题的作用。
( q- s) A+ F9 V
$ g, w! j) Z6 X% t- D0 H* a

" D) |& b! [- Q# v! b4 v" I  全词没有出现思乡怀人的字样,但句句都围绕着这一主题,其特点是全用景物烘托的手法。边地将尽的枯草,积满山岭的冰雪,晴朗夜空的明月,凄凉悲切的胡笳声,所有这些景物描写,都是为了烘托戍卒的心情,有了前面的层层铺垫,最后用“愁绝”二字点明,就显得心情特别沉重而有力。
' R5 y5 g& w9 y( v; `# U
+ P4 r$ N5 k  s+ g( {

1 a. ~8 }  V  G" _; ?6 O  此词的另一特点是重叠的结构形式。按照词的格律要求,全词有两对叠句,这种重叠通过重复歌咏可加强感情的抒发,同时也起了加深意境的作甩。“边草”重叠,形成一种荒凉的意境,描写了戍卒的活动背景,也烘托出戍卒空虚凄凉的心境,这就与单用“边草”二字的作用不同。“明月”重叠,一方面是上句末尾“月明”二字的颠倒,使之与上句转折呼应,这也是转应曲词调的格律要求,形成上下句勾连的格局,可产生回环往复的韵致,另一方面,“明月”二字的重叠,造成了一种明月普照的柔和氛围,烘托出了戍卒思乡怀人的强烈不安的情绪。- k2 s. `( W' u& [3 f+ M% t
1 n2 Q% D( w5 H
9 f" U8 y- F; }9 H( G
  全词意境极为深沉含蓄,是中唐文人词中难得的一篇佳作。4 E  T1 N7 M; z2 z

* }8 n5 O9 E+ ?* G

9 r" Z. Y& b0 D! K6 V+ c. [赏析二4 ~* A7 I6 R  E7 r) [' j8 l
    盛唐、中唐时代,北部、西北部边疆与异族的战争接连不断,边塞生活、边兵情怀就成为诗词中的常见题材。这首边塞词就抒写了久戍边陲的士兵冬夜对月思乡望归的心情。4 v3 y9 B% v+ ~/ a1 b
9 f1 Q) G' F, \! T* q
* T. x5 X& u* |  w
  开头三句以边草起兴,感叹长期在边关征战的兵士的命运如同边草。边草就是边地的白草,据《汉书·西域传》颜师古注,谓白草“干熟时正白色,牛马所嗜也。”王先谦补注谓白草“冬枯而不萎,性至坚韧。”这种草在秋天开始变白,冬天枯干。士兵征战边关,春去冬来,年复一年,归期渺茫。他们望断边草渐渐变白枯干,深感青春消逝,年华老去,在这僻远广漠的边地,更勾起了浓重的乡思。而朝廷把他们征发到边关以后,却不加关心,他们戍边到老也无人来换防。眼见边草年年枯白,回乡的希望也随之渐渐破灭了。《诗经·小雅·采薇》写从军战士的心情:“我行不来(无人来关心慰问)”、“莫知我哀”。王之涣《凉州词》写戍卒怨情:“春风不度玉门关”,叹朝廷恩泽不到边关。这里的“边草”三句。在望草叹老中也包含着这种悲凉的感触,思乡之切与怨怅之深交织在字里行间。) J6 H3 M  R. H) ~

( Y3 ~  V2 S5 t. z6 D" ?
- d! y% |6 e1 x* w; c+ l
  接下去视角从边草转到白雪、明月,更渲染了兵士静夜思归的心境。在这万籁俱寂的冬夜,伫立边关,但见白雪皑皑,晴空万里,月色皎洁。白雪与明月相映,一片银辉,愈见边地之寥廓明净。这不是赏景的雅兴,而是以乐景写哀,愈见其哀的曲折表现手法,来表露征人对景难排的无尽乡思。山南山北,千里万里,到处是雪,重叠排对的句式,愈显出征人的愁思萦回。望月常易触动乡情,何况远在边塞、久别故乡的征人,他的思绪更难以抑制,随着明月流光牵到万里以外的故乡。唐代边塞诗中常借望月来写征人乡思,有名的如李益的《从写北征》:“碛里征人三十万,一时回首月中看”;《夜上受降城闻笛》:“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写平沙中望月所引起的“征人尽望乡”的心情。这首词也是如此,从雪晴、月明的宁静景象中,令人可以想见征人伫立苍茫的形象及其排解不尽的缭乱边愁和绵长悠远的思乡情怀。
9 d- M# N( Q, X  @' a* s
, t1 N; F' q5 ~
! G6 T& n# o3 M9 J# H  o
  结尾三句,进一步加浓了这种思归无期的沉重压抑感。根据《转应曲》词调,六、七两句要将第五句末两字颠倒过来,再重复两次,增强抒情色调和音乐感。“明月,明月”,再强调一下月色,望月思乡的中心更突出了,喟然感叹之情溢于言表。明月已撩动乡思,而偏偏在此时又听到声声胡笳,在空寂的夜晚听来分外苍凉凄切。笳声、鼓角之类音响都是边塞战地的特有声音,塞上悲笳,使征人沉浸于乡思的心境猛然震醒:呵,现在还身处战争环境,战事不息,戍边未竟,何日是归期!望月思归,只是可望可思而已,而真正归故乡的现实却又在这笳声中化为泡影。这样的对月闻笳,真使人愁思郁结,肝肠寸断。征人那痛苦,哀怨的心声随着月光的流洒和笳声的飘扬,也在这大漠中留下了长长的余音。
+ F: d, O) w9 a8 T, U0 U8 [" Y6 z0 s: M3 [% n+ |$ F
  u# ~, [; B' i6 c
  这首词借助草、雪、月、笳等景物来写征人的心情,也表露了作者对征人的深切同情,情在景中,蕴藉有味。戴叔伦主张:“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司空图《与极浦书》)这就是说,他要求诗中写景要有韵致,有余味。从这首词中,也可见出他追求情景相融所产生的艺术效果。% M+ x! ~% ?8 k: l  V
8 |/ G' B- w1 h; u' [2 ^4 L

( ^' A  `' n9 v5 W4 }/ w9 K8 e创作背景
' a" Y# l$ b" p7 U; l  M    唐朝时期,政府在边地设立都护府,管理边地事务。很多士兵驻扎在边地,边地战事不断,士兵生活悲苦。这首词是作者为了表达边塞士兵渴望回归故乡的愿望而作。$ s# t* C$ z7 @1 Q

: U7 l7 T) G) H" s) b4 ^
. W( V9 B8 ]: @+ r- o
作者简介
, @' I0 k0 m3 l' T; i7 ]' y    戴叔伦(732—789),唐代诗人,字幼公(一作次公),润州金坛(今属江苏)人。年轻时师事萧颖士。曾任新城令、东阳令、抚州刺史、容管经略使。晚年上表自请为道士。其诗多表现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调,但《女耕田行》、《屯田词》等篇也反映了人民生活的艰苦。论诗主张“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其诗体裁皆有所涉猎。
# u2 _5 l! v* y1 [5 c5 i4 K5 K- I, a2 g" {  F, `& R! v) 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2 18: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宫中调笑·团扇
' g' G% g7 I5 E$ q& q. F朝代:唐代$ S' k: h8 j1 e% N0 V" R* T& i$ C0 M$ J
作者:王建& H2 M7 N6 f" f1 C* a4 i, u4 R
原文:7 h) H) [* _* m% g9 A2 ?
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
9 D) s0 d4 v' H7 w& d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 w3 f6 i0 N4 O! Z& N
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4 X* e! t6 U  G5 r& v' G
9 Q0 f: b. Z% L3 W" G
. }3 S3 |7 S% G) b4 X8 g( y
注释
/ D! |6 |5 }: F7 o4 Z调笑令:词牌名,此调亦即《宫中调笑》(又称《转应曲》。黄升云:“王仲初(王建字仲初)以宫词百首著名,《三台令》、《转应曲》,其余技也。”此词即属“宫词”之余。词调本以“转应”为特点,凡三换韵,仄平仄间换;而此词内容上亦多转折照应,大体一韵为一层次。
5 u- |4 p9 r" [* M团扇:圆形的扇子,古代歌女在演唱时常用以遮面。) m. p4 I6 I% c8 q2 e# y
管弦:用丝竹做的乐器,如琴、箫、笛。8 P$ J  P& F' u0 z* t* M1 h7 D
昭阳:昭阳殿,借指皇帝和宠妃享乐之地。
5 o, C3 D3 ?: {$ h译文" `8 }- M7 U4 k# w. ?0 A
团扇,团扇,宫中的美人病后用它来遮面。
' Q! B8 u9 |$ Q* x: C抱病三年,容颜憔悴,再没有谁同她商量管弦!
6 r! [$ W( ~' E' ^# m管弦,管弦,无情的春草把通往昭阳殿的道路阻断。; \% N# V, K  h) j0 E* ]4 R( O

+ R+ b. d  ]9 `7 v9 D

' I6 C+ k$ n; ?8 ]5 n! C( T+ `: e赏析
) d$ D; I- L/ `$ c" P. Y) i4 l    此调亦即《宫中调笑》(又称《转应曲》。黄升云:“王仲初(王建字仲初)以宫词百首著名,《三台令》、《转应曲》,其余技也。”此词即属“宫词”之余。词调本以“转应”为特点,凡三换韵,仄平仄间换;而此词内容上亦多转折照应,大体一韵为一层次。
) T3 }6 \$ u; u  l2 P
$ j5 ?* ?4 w, w* t
2 k4 u% T, `/ [+ f7 q- Z: ?* y
  “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以咏扇起兴,同时绘出一幅妍妙的宫中仕女图。“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成合欢扇,团团如明月。”(班婕妤《怨歌行》)美的团扇,是美人的衬托。人的处表美当与健康分不开,但在封建时代,士大夫的审美观却是:西子捧心则更添妍姿。词起首写美人病来,自惭色减,以扇遮面,而纨扇与玉颜掩映,反有“因病致妍”之妙。如此写人,方为传神;如此咏物,方觉生动。倘如说“病态美”于今天的读者已经隔膜,那也无关紧要,因为全词的旨趣并不在此。作者最多不过是借此表明一种“红颜未老恩先断”的感慨罢了。
" e7 B9 I" V3 J9 L& N" L, ?
  N4 ~4 @$ p, P5 K) Y
: p; u* y! A" y4 Z! G( e$ C5 t. i
  “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玉颜憔悴”上应“美人病来”,却从咏物及人的外部动态过渡到写人物的命运和内心活动,转折中词意便深入一层。从下句的“复”字可会出,“三年”前美人曾有人与同“商量管弦”,以歌笑管领春风,而这一切已一去不复返。可见美人的“病”非常病,乃是命运打击所致,是由承恩到失宠的结果。“玉颜憔悴三年”,其中包含多少痛苦与辛酸。“谁复商量管弦!”将一腔幽怨通过感叹句表出。谁,有谁,也即“没有谁”。冷落三年之久,其为无人顾问,言下自明,语意中状出一种黯然神伤、独自叹息的情态。
/ X  F7 ?1 y! Z. F' ]+ I
& Z% b, G) s/ ^6 T+ _8 S5 m

% w  `, d5 \" ~  “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点明宫怨之意。“昭阳”,汉殿名,为汉成帝赵昭仪所居,用来指得宠的所在。“昭阳路断”即“君恩”已断,不直言这是因为君王喜新厌旧所致,而托言是春草萋萋遮断通往昭阳之路,含怨于不怨,尤婉曲有味。这从昭阳殿那边隐约传来的歌吹之声,会勾起久已不复有人“商量管弦”的宫人多深的惆怅,是不言面喻的。于是,“团扇”的兴义立见,它暗用了班婕妤著名的《怨歌行》的全部诗意,即以“秋扇见弃”暗示“恩情中道绝”。则所谓“美人病来遮面”亦不仅是自惭形秽而已,其中颇含“且将畴扇共徘徊”(王昌龄《长信秋词》)的感慨,见物我同情。这又是首尾转应了。
/ l; Z, U* D) m/ V' f% [4 C
1 M- l0 e/ G' v; e. x9 F( B+ N: h

6 c$ Q& a8 U  g! C( c  本来“弦管”的叠语按律只为上句末二字“管弦”倒文重叠咏叹,不必具实义。此词用来却能化虚为实,使二叠语大有助于意境的深化和词意的丰富。全词这所以能曲尽“转应”之妙,与此大有关系。这样的句子,方称得上“活句”。
8 _/ l+ R& M8 [( Z, G1 s7 F$ S( A1 A* `) @  \7 w$ L0 d
/ g8 }! q+ X  b; j2 K- T$ ?
创作背景
$ K* U2 u; H; g; d. m6 c5 F8 ^; w    王建写了大量的乐府,同情百姓疾苦,与张籍齐名。又写过宫词百首,在传统的宫怨之外,还广泛地描绘宫中风物,是研究唐代宫廷生活的重要材料。他写过一些小词,别具一格,《调笑令》,原题为“宫中调笑”,可见本是专门供君王开开玩笑的,王建却用来写宫中妇女的哀怨。
  [0 X: R6 _) R1 N: d& s. {9 {# f5 o0 P5 S# B
, K+ f4 \2 y$ g8 ^9 ]. F4 `& q
作者简介2 E/ v9 W) r! ]7 T) `
王建(约767年—约830年):字仲初,生于颍川(今河南许昌),唐朝诗人。其著作,《新唐书·艺文志》、《郡斋读书志》、《直斋书录解题》等皆作10卷,《崇文总目》作2卷。9 P2 d7 V+ {3 {; A

. T; p# i4 B6 c+ ?8 |1 k" s8 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4 21:47:59 |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枝词·山桃红花满上头5 o( e- P, a0 ]
朝代:唐代8 K. O9 g1 v" s2 w1 |3 H, [8 M( h
作者:刘禹锡
7 T$ D% F8 n8 r原文:
: o" q5 ~# G$ N+ g+ I  r8 B7 J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 e+ {4 ~% G' `2 @5 `/ N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0 D: a" D& q8 g

$ m' N9 s1 `, q7 c# l0 n+ j

# K! R: X9 x. g* N* E/ H译文
" m; J+ K4 e; Z4 T" I, f春天,山上的野桃花红艳艳的开的正旺,蜀江的江水拍着旁边的悬崖峭壁。
( b  V2 ]% v$ T! t% |一位姑娘看见了,认为丈夫的喜爱如同这桃花转瞬即逝,而无限的忧愁就如这源源不断的江水。
, d' i( @" N3 S) S  V& Q. Q7 \1 y! N$ L  B1 U: v
5 |, M+ Z6 r0 P$ A9 e' t3 Q) @& l/ h$ |: m
注释
$ E5 U5 t- A  P; ]* o+ {! E& ?, E山桃:野桃。# {" i7 [" J0 h1 m1 z$ C9 L. p
上头:山头,山顶上。
; ~6 M' X2 o" i: @; E( f. b1 ^

% q% B: [$ [- \2 ]鉴赏
/ M8 q6 G! z: R  头两句写眼前景色:“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上句写满山桃花红艳艳,下句写江水拍山而流,描写了水恋山的情景,这样的情景原是很美的,但对诗中的女子来讲,如此美景恰恰勾起了她的无限痛苦:“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这两句是对景抒情,用的是两个比喻:花红易衰,正像郎君的爱情虽甜,但不久便衰落;而流水滔滔不绝,正好像自己的无尽愁苦。这两句形象地描绘出了了这个失恋女子的内心痛苦。比喻贴切、动人,使人读了,不禁为这个女子在爱情上的不幸遭遇而深受感动。南唐后主李煜的《虞美人》词:“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用江水比拟亡国之痛的深沉悠长,历来被人们称为写愁的名句,其实这正是从“水流无限似侬愁”一句脱胎而来的。" f: o9 R. k, T' p" a0 V5 ~
! D6 }9 |- u8 R& O9 ^& K: b0 j- l

. u8 [- h6 R' {2 n8 N6 p  这首诗和前首诗一样,用的也是民歌常用的比兴手法,先写眼前水恋山的景象,然后再用它来作比喻,抒写愁绪,从而形象地描绘出人物的内心情感。全诗比喻新颖别致,形象感强。9 N: I9 d, L, G% @: ^- n
% x: D2 \/ k# M: S4 g: C

8 k1 D' x. G6 m) J5 o: L5 R) a创作背景) j+ n, t. j! N) p3 ]3 @' i
  这组诗一共九首,写于公元唐穆宗长庆二年(822年)刘禹锡任夔州刺史时。刘禹锡非常喜爱这种民歌,他学习屈原作《九歌》的精神,采用了当地民歌的曲谱,制成新的《竹枝词九首》,描写当地山水风俗和男女爱情,富于生活气息。体裁和七言绝句一样。但在写作上,多用白描手法,少用典故,语言清新活泼,生动流畅,民歌气息浓厚。/ V2 j! X! m4 S9 A& [% h9 P
1 [& H1 ~  v. N! K
! ]; I; {& p1 L7 \$ R& i
作者简介, \0 G+ ]: G  b& ?
刘禹锡(772-842),字梦得,汉族,中国唐朝彭城(今徐州)人,祖籍洛阳,唐朝文学家,哲学家,自称是汉中山靖王后裔,曾任监察御史,是王叔文政治改革集团的一员。唐代中晚期著名诗人,有“诗豪”之称。他的家庭是一个世代以儒学相传的书香门第。政治上主张革新,是王叔文派政治革新活动的中心人物之一。后来永贞革新失败被贬为朗州司马(今湖南常德)。据湖南常德历史学家、收藏家周新国先生考证刘禹锡被贬为朗州司马其间写了著名的“汉寿城春望”。...6 m6 f: E  Z$ x4 @9 q0 k0 k

" ~( \  f) f+ [1 s6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5 19: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忆江南·江南好+ H) n. J& k% w5 ]4 z
朝代:唐代" V- T7 t6 X: c4 B  }
作者:白居易
+ J* T: U% N" ^: z+ v原文:
) F( F" t7 F0 h4 |& ]+ p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7 a5 [% ]0 d; N) z: A
5 @9 z: d: f/ R
: G1 L1 A1 D2 C
译文5 ~1 S; f. q/ n1 ?& d( O+ i6 k
江南的风景多么美好,如画的风景久已熟悉。春天到来时,太阳从江面升起,把江边的鲜花照得比火红,碧绿的江水绿得胜过蓝草。怎能叫人不怀念江南?! a' |. r3 @. Q, c  g
/ W8 @. i7 i$ y3 i) T

3 O: I( m2 t) W1 M! }, S: ~: W8 Z注释, j7 N: R# `1 i3 c) Y5 y4 c
⑴忆江南:唐教坊曲名。作者题下自注说:“此曲亦名‘谢秋娘’,每首五句。”按《乐府诗集》:“‘忆江南’一名‘望江南’,因白氏词,后遂改名‘江南好’。”至晚唐、五代成为词牌名。这里所指的江南主要是长江下游的江浙一带。
2 L4 k/ _" m4 G8 D⑵谙(ān):熟悉。作者年轻时曾三次到过江南。
: m2 G. @  h9 m# I/ \. P2 Q9 o5 n; b⑶江花:江边的花朵。一说指江中的浪花。红胜火:颜色鲜红胜过火焰。
) n$ G( r+ X1 Y8 r! p2 L⑷绿如蓝:绿得比蓝还要绿。如,用法犹“于”,有胜过的意思。蓝,蓝草,其叶可制青绿染料。' O+ C3 M  d" W. }% B

  h6 S" C9 u) m( x; P% ^

& d) _7 O4 Q, |" N- F" e创作背景
& H; {& {- P9 }& y- x   白居易曾经担任杭州刺史,在杭州两年,后来又担任苏州刺史,任期也一年有余。在他的青年时期,曾漫游江南,旅居苏杭,他对江南有着相当的了解,故此江南在他的心目中留有深刻印象。当他因病卸任苏州刺史,回到洛阳后十余年,写下了三首《忆江南》,这是其一。2 B5 k# r5 r: N
  而作词的具体时间,历来说法不同。有说在白居易离苏州之后;有说在开成三年(838年);有说在大和元年(827年);王国维则说写于“大和八九年间”。这些说法,笼统简单,缺乏事实根据。刘禹锡曾作《忆江南》词数首,是和白居易唱和的,所以他在小序中说:“和乐天春词,依《忆江南》曲拍为句。”此词在唐文宗开成二年(837年)初夏作于洛阳,由此可推白居易所作的三首词也应在开成二年初夏。
" U. G, u  M. \* }) [' |0 @$ |  Q9 e7 {8 M/ U: d
, t2 D4 v/ ~1 i% G# c9 `8 g
赏析
8 z  Y6 m( J! {; M# W, q0 m   白居易曾经担任杭州刺史,在杭州呆了两年,后来又担任苏州刺史,任期也一年有余。在他的青年时期,曾漫游江南,旅居苏杭,应该说,他对江南有着相当的了解,故此江南在他的心目中留有深刻印象。当他因病卸任苏州刺史,回到洛阳后十二年,他六十七岁时,写下了这三首忆江南,可见江南胜景仍在他心中栩栩如生。; r8 \) ~5 x& }  `
/ j0 C5 T, D& }" Q

5 M4 ?8 u. J  k  要用十几个字来概括江南春景,实属不易,白居易却巧妙地做到了。他没有从描写江南惯用的“花”、“莺”着手,而是别出心裁地从“江”为中心下笔,又通过“红胜火”和“绿如蓝”,异色相衬,展现了鲜艳夺目的江南春景。异色相衬的描写手法,在大诗人杜甫的诗里常常可见,如“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两种不同的颜色互相映衬,使诗意明丽如画。白居易走的也是这条路,从他的诗里也可见端倪,“夕照红于烧,晴空碧胜蓝”、“春草绿时连梦泽,夕波红处近长安”、“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因而江南的春色,在白居易的笔下,从初日,江花,江水之中获得了色彩,又因烘染、映衬的手法而形成了人们想象中的图画,色彩绚丽耀眼,层次丰富,几乎无需更多联想,江南春景已跃然眼前。3 p. p" |5 _5 b  l& V  @$ N

( A( g) @, [8 s6 q+ X) G

4 N0 Y; r1 g& {+ T  E1 X  此词写江南春色,首句“江南好”,以一个既浅切又圆活的“好”字,摄尽江南春色的种种佳处,而作者的赞颂之意与向往之情也尽寓其中。同时,唯因“好”之已甚,方能“忆”之不休,因此,此句又已暗逗结句“能不忆江南”,并与之相关阖。次句“风景旧曾谙”,点明江南风景之“好”,并非得之传闻,而是作者出牧杭州时的亲身体验与亲身感受。这就既落实了“好”字,又照应了“忆”字,不失为勾通一篇意脉的精彩笔墨。三、四两句对江南之“好”进行形象化的演绎,突出渲染江花、江水红绿相映的明艳色彩,给人以光彩夺目的强烈印象。其中,既有同色间的相互烘托,又有异色间的相互映衬,充分显示了作者善于着色的技巧。篇末,以“能不忆江南”收束全词,既托出身在洛阳的作者对江南春色的无限赞叹与怀念,又造成一种悠远而又深长的韵味,把读者带入余情摇漾的境界中。; n( K9 s' @! O( o3 h8 s
( ?9 B0 Q- J0 v& `, D% t; s
) j& W7 y1 o, j8 }
作者简介
1 ^5 J0 d- y: w9 j/ B& N. J0 M白居易(772~846),字乐天,晚年又号称香山居士,河南郑州新郑人,是我国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的诗歌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语言平易通俗,有“诗魔”和“诗王”之称。官至翰林学士、左赞善大夫。有《白氏长庆集》传世,代表诗作有《长恨歌》、《卖炭翁》、《琵琶行》等。白居易祖籍山西、陕西、出生于河南郑州新郑,葬于洛阳。白居易故居纪念馆坐落于洛阳市郊。白园(白居易墓)坐落在洛阳城南香山的琵琶峰。...$ \! u. k  L+ V. V" Y0 _  f4 s

0 L) _- e/ |9 V5 U. W' I$ p, Q' B  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20: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相思·汴水流
& T5 {7 [6 H% p# T朝代:唐代
# b7 t8 o0 l6 P4 h' a" b作者:白居易
" T( l. b7 q! V; ]原文:
3 s0 F1 N. U  e" k# C. ?4 e, i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4 m1 K) l5 @( i. y) ~% J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4 D' o  }; U: a# b7 g0 D5 P' E- Z" O  t

! e! k6 }% T0 _0 I注释4 F/ K  R1 F7 {9 J4 h9 {2 F' s
①汴水:源于河南,东南流入安徽宿县、泗县,与泗水合流,入淮河。$ ~7 C: i" c) f8 \% y! b
②泗水:源于山东曲阜,经徐州后,与汴水合流入淮河。
6 ^+ ^5 ]9 k- p3 D3 D+ a③瓜州:在今江苏省扬州市南面。' \, i% ^4 t& V5 ?& C' e
④吴山:泛指江南群山。; P" `9 p! Z0 _6 H; A
⑤悠悠:深长的意思。
5 D' w) L4 C5 T8 b, d9 ^5 e$ q4 x: C5 m' q* X* K: m
, ]( G8 S9 \8 A* F1 B! N/ q
译文! r9 h& v" a7 s! s5 d: m; a
汴水长流,泗水长流,流到长江古老的渡口,遥望去,江南的群山在默默点头,频频含羞,凝聚着无限哀愁。: ?/ W+ m! ~7 J9 y' \8 F
思念呀,怨恨呀,哪儿是尽头,伊人呀,除非你归来才会罢休。一轮皓月当空照,让我俩紧紧偎傍,倚楼望月。- X4 W+ D' G& W( p! H

" f; ~& v# F: [4 ^% z( N: A

) p0 `  ]- J: N) w5 `赏析1- V9 R+ R1 H8 t+ Q% c# o2 J1 j
    在朦胧的月色下,映入女子眼帘的山容水态,都充满了哀愁。前三句用三个“流”字,写出水的蜿蜒曲折,也酿造成低徊缠绵的情韵。下面用两个“悠悠”,更增添了愁思的绵长。特别是那一派流泻的月光,更烘托出哀怨忧伤的气氛,增强了艺术感染力,显示出这首小词言简意富、词浅昧深的特点。  y1 K. g1 V  x

+ O7 T( b# G  S& H6 Q; d" i2 K# d
% [. x/ X( [' h8 j
  相思是人类最普遍的情感之一。也是历代诗家文人付诸歌咏的最佳题材之一。古诗中多用“长相思”三字,如《古诗十九首》中就有“上言长相思”、“著以长相思”、“行人难久留,各言长相思”等。南朝陈后主、徐陵、江总,唐李白等都有拟作。内容多写女子怀念久出不归的丈夫。至于白居易这首《长相思》,则有其特定的相思对象,即他的侍妾樊素。
6 ?9 T; o' p- M; f0 C! _* C7 j
8 t) m  V) o5 M- J
! V" m9 Q& _; w6 i" W# P: E5 F0 q
  樊素善歌《杨柳枝》,因又名柳枝。因为种种原因,樊素自求离去,白氏在《别柳枝》绝句中说:“两枝杨柳小楼中,袅袅多年伴醉翁。明日放归归去后,世间应不要春风。”可见作者对于樊氏的离去十分伤感。这首《长相思》词也表达了相同的情感。4 n0 H4 x! I$ E- F% n( t6 i+ X
$ h# ^4 B! c  o+ J1 \

+ t, l1 X5 s! P5 m: G- k$ ~- u  词的上阕写樊素回南必经之路。因为她是杭州人氏,故作者望吴山而生愁。汴水、泗水是一去不复回的,随之南下的樊素大概也和河水一样,永远离开了他。所以作者想象中的吴中山脉,点点都似愁恨凝聚而成。短短几句,把归人行程和愁怨的焦点都简括而又深沉地传达了出来。尽管佳人已去,妆楼空空,可作者一片痴情,终难忘怀,他便于下阕抒发了自己的相思之痛。两个“悠悠”,刻画出词人思念之深。这种情感的强烈,只有情人的回归才能休止。然而那不过是空想,他只能倚楼而望,以回忆昔日的欢乐,遣散心中的郁闷而已。# `' B; }, m1 a( N7 |% z; j

! b. z9 J5 [' k. Z6 z& ~  C0 e0 o
9 ?* f6 P7 {' J4 `. A
  这篇作品形式虽然短小,但它却用回环复沓的句式,流水般汩汩有声的节奏,贯穿于每个间歇终点的相同韵脚,造成了绵远悠长的韵味,使相思之痛、离别之苦,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b1 ~. g7 ?% |* t0 W
8 Z$ Z* d# x6 ]1 q6 _6 D0 u

7 C& l2 J: X9 ^& [( {) |赏析2
6 r9 O7 {! m& G1 \4 {  K$ E    这首词是抒发“闺怨”的名篇,构思比较新颖奇巧。它写一个闺中少妇,月夜倚楼眺望,思念久别未归的丈夫,充满无限深情。词作采用画龙点睛之笔,最后才点出主人公的身份,突出作品的主题思想,因而给读者留下强烈的悬念。2 `7 b% I# L5 G2 d1 r2 Q* j
  r# [% G$ C* f6 D8 l5 q3 O

5 M& `) I! A0 S* C; x* C7 |) Z0 j  上片全是写景,暗寓恋情。前三句以流水比人,写少妇丈夫外出,随着汴水、泗水向东南行,到了遥远的地方;同时也暗喻少妇的心亦随着流水而追随丈夫的行踪飘然远去。第四句“吴山点点愁”才用拟人化的手法,婉转地表现少妇思念丈夫的愁苦。前三句是陈述句,写得比较隐晦,含而不露如若不细细体会,只能看到汴水、泗水远远流去的表面意思,而看不到更深的诗意,这就辜负了作者的苦心。汴水发源于河南,古汴水一支自开封东流至今徐州,汇入泗水,与运河相通,经江苏扬州南面的瓜州渡口而流入长江,向更远的地方流去。这三首是借景抒情,寓有情于无情之中,使用的是暗喻和象征的手法。“吴山点点愁”一句,承“瓜洲古渡”而入吴地,而及吴山,写得清雅而沉重,是上片中的佳句。“吴山点点”是写景,在这里,作者只轻轻一带,着力于頙的“愁”字。著此“愁”字,就陡然使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吴山之秀色不复存在,只见人之愁如山之多且重,这是一;山亦因人之愁而愁,这是二;山是愁山,则上文之水也是恨水了,这是三。一个字点醒全片,是其笔力堪称强劲。1 |+ {0 D* @9 z  ]9 G
5 C) d) f: i4 K  Z" }+ s: b
: U# T- P4 u8 ~: k+ k
  下片直抒胸臆,表达少妇对丈夫长期不归的怨恨。前三句写她思随流水,身在妆楼,念远人而不得见,思无穷,恨亦无穷。“悠悠”二字,意接流水,笔入人情。“恨到归时方始休”一句,与《长恨歌》之“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各擅胜场。《长恨歌》写死别,故恨无绝期;此词写生离,故归即无恨。“恨到归时方始休”,句意拙直,不假藻饰,然而深刻有味,情真意真。末句“月明人倚楼”,是画景也是情语。五字包拢全词,从而知道以上的想水想山,含思含恨,都是人于明月下、倚楼时的心事;剪影式的画幅,又见出她茫茫然远望驰思,人仍未归,恨亦难休,几乎要化为山头望夫石也。
# W& N& T; r: [! l" L
" i+ K5 _+ p9 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7 19: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非花
' W& m0 Y7 A4 e/ v" z! j朝代:唐代# k9 d% R1 G6 U1 `' T: _* l) j
作者:白居易% |, F) V. p: W
原文:
  m% W+ y6 W# p2 S花非花,雾非雾。! q0 o. x- q) e$ ^# K! Y% }
夜半来,天明去。1 m6 s7 J  Z) j# a! ?3 y4 |
来如春梦几多时?2 f* j. _! s- q. Z0 K: R
去似朝云无觅处。. }4 y1 C  a7 ?# A! C& P
5 p1 m1 l! E- L% S- v& {5 b

8 `  w7 P0 H! L2 \注释
' q3 x6 v; W0 Z( U$ ]. p! L; y0 z(1)花非花:《花非花》之成为词牌始于此诗。前四句都是三言,由七言绝句的前两句折腰而成。后两句仍为七言,有明显痕迹,表明是从七言绝句演变而来,用首句“花非花”为调名。# u1 z" V3 n) R4 v9 ~) H
(2)来如:来时。5 i: |  ^+ k; |# |. y
(3)几多时:短暂美好的。
7 A5 z9 ]- f1 I4 n% o. T1 s" P(4)去似:去了以后,如早晨飘散的云彩,无处寻觅。' s) o( T3 C5 o" f
(5)朝(zhāo)云:此借用楚襄王梦巫山神女之典故。宋玉《高唐赋》序: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U: d2 E- {- @( }5 f& V

7 }9 E' Q0 S* {
; G. |  E0 O: E- ~: W/ `7 O# {
译文
+ u+ p6 F  a' _8 w说它是花不是花,说它是雾吗不是雾。( ?# k* U. {& o' }3 h6 \
半夜时到来,天明时离去。
& ^3 T; E' _  i6 V: {' n& _5 n来时仿佛短暂而美好的春梦?& B4 Y# Q" b: {( [0 c: q: n
离去时又像清晨的云彩无处寻觅。3 t7 [0 X. Y- N7 c' l: R& X6 ^
1 k6 A+ p3 {3 w0 M# ^1 K' o, E

1 m2 U0 I' d" s% g2 e0 E( j# ?' ?创作背景
7 T. y' g9 q; H1 ]( Z- k《白氏长庆集》中有《真娘墓》以及《简简吟》二诗,且二诗均为悼亡之作。此《花非花》诗与以上二诗同卷,编次其后。《花非花》诗大约与《简简吟》同时为同一目所作。据诗意,亦属往事虽美,却如梦如云,不复可得之叹。
, }( g& L8 r: }  V  w+ q* A- W% H! D- I% ?5 }/ \; h

! o$ R( [9 n  B' b, ^9 r9 [% T简析- K9 ]! C. J$ ~( N9 \& Z/ t/ P5 |
    白居易既然号香山居士,所谓居士,是在家修菩提果,行菩萨道之人,古此词又不得不从白居易的身份考虑。0 S+ Q* q, V) i7 H. _

( _, a6 W1 V0 k& w( F5 ]" x
* l, i: |% b" o
  花非花:其实说的是自然界的真实状况,是对作者修行证悟的最好说明。也就是说花的长成,并不是因为人们给他们命名为花而长成。就像你的名字,并不可代表你这个人。而是人为的一种称呼。而这种行为在修道之中,被称为污染了人心。
$ N) r3 K' P' O. D2 Z" [
4 V; |- C/ ?" r: i) m
# X9 V- x+ N+ i* T
  雾非雾:同上。前一个雾如果指的是“雾”这个自然现象,那么显然不是“雾”这个大家所认为的汉字。! i# n9 O% f' c, m2 P) _# [0 [$ K

0 s( Y* l2 J( |. b

& |: f/ |1 a) F3 c+ h! Q$ ^8 W( Z  来如春梦几多时:所以下面这句正好点名了作者的心思。对人生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的感慨。更是作者在体悟到人生,明白了花非花,雾非雾这个道理之后,对自己的“之前”,以及对仍未明白的人的一种感慨。! c( `' ]! b' V! F) f- o, r

* Z8 c" \0 p/ G2 N- [
# y' q3 N* W$ d2 t. o
- y( V6 `/ g7 V9 B
  去似朝云无觅处:同上。人来人往,人生苦短,命运多舛。你的今天是手足俱全的人,死了之后,就是一堆骨灰。这就是作者体悟到的世事无常。一切色相皆是空的感悟啊。一颗真心,谁能解?来如春梦兮去似朝云。3 r8 l5 G# N/ h
" N. Y2 B$ o, |

8 R" L+ @) _* |" G2 a7 {5 V+ \1 r赏析23 _. u5 K# {5 D
    这首诗通篇都是隐语,主题当是咏官妓。当时各级官府都有一定数目的娟妓,供那些腐朽的官僚们驱使。首句“花非花”是说官妓的容颜如花,但又并非真花。次句“雾非雾”中“雾”字是双关。借“雾”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应女宿,但又并非云雾之雾。 “夜半来,天明去”既是咏星,也是说人。语意双关,而主要是说人。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们与官僚之间互为依存,但关系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来明去为限,可谓会短别长。故末二句发出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卜的感叹。上句言会短,下旬言别长。其中“梦”、“朝云”的描写是借用宋玉《高唐赋》、《神女赋》中关于楚王与巫山神女梦中相会的典故,以喻男女之幽会。因为语言文字运用得巧妙,把男女欢爱之事抒写得很含蓄,富于诗意。
7 ]7 e% T  u9 Y- W9 Y% o' v  ^- x
- l9 z/ A' `$ v0 @" Q  Z) q
  语意双关,富有朦胧美是这首小是的最大特点。雾、春梦、朝云,这几个意象都是朦胧、飘渺的,意象之间又故意省略了衔接,显出较大的跳跃性,文字空灵,精炼,使人咀嚼不尽,显示了诗人不凡的艺术功力。
% b0 u( R5 y" c& w, d4 Z4 A- ~' b
) E7 m4 W% b% Q3 R/ C
赏析
& f: ~) n0 z% ^1 ?$ }7 x    白居易诗不仅以语言浅近著称,其意境亦多显露。这首“花非花”却颇有些“朦胧”味儿,在白诗中确乎是一个特例。5 m7 E9 `8 R* x8 a- F
1 ?0 E2 w/ a  V: |& l

+ y0 z  E1 M9 N* {  诗取前三字为题,近乎"无题"。首二句应读作“花——非花,雾——非雾”,先就给人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非花”、“非雾”均系否定,却包含一个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雾。因此可以说,这是两个灵巧的比喻。苏东坡似从这里获得一丝灵感,写出了“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水龙吟》)的名句。苏词所咏为杨花柳絮,而白诗所咏何物未尝显言。但是,从“夜半来,天明去”的叙写,可知这里取喻于花与雾,在于比方所咏之物的短暂易逝,难持长久。
1 L5 Y  R$ W7 Y4 X
1 j. ]6 \+ ~& N* C. h% j5 i
/ S3 ]8 i3 P, G
  单看“夜半来,天明去”,颇使读者疑心是在说梦。但从下句“来如春梦”四字,可见又不然了。“梦”原来也是一比。这里“来”、“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启下作用,由此生发出两个新鲜比喻。“夜半来”者春梦也,春梦虽美却短暂,于是引出一问:“来如春梦几多时?”“天明”见者朝霞也,云霞虽美却易幻灭,于是引出一叹:“去似朝云无觅处”。
8 p( [3 w) J0 e  [5 ^8 D: C+ S
5 S7 G* b5 R& B9 t8 }# O; }
6 _6 g4 _1 X8 r: L/ i7 T7 I4 x
  诗由一连串比喻构成,这叫博喻。它们环环紧扣,如云行水流,自然成文。反复以鲜明的形象突出一个未曾说明的喻意。诗词中善用博喻者不乏其例,如《古诗十九首》(明月皎夜光)之“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贺铸《青玉案》的“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但这些博喻都不过是诗词中一个组成部分,象此诗通篇用博喻构成则甚罕见。再者,前一例用南箕、北斗、牵牛等星象作比,喻在“嘘名复何益”;后一例用烟草、风絮、梅雨等景象作比,喻在“借问闲悉都几许”,其喻本(被喻之物)都是明确的。而此诗只见喻体(用作比喻之物)而不知喻本,就象一个耐人寻思的谜。从而诗的意境也就蒙上一层"朦胧"的色彩了。
& c/ n% [8 }4 y1 k; L1 W( S; _: X/ m# J* ^; b
" x+ B! n$ N6 T) z( f; N3 _9 ?: Z8 W
  虽说如此,但此诗诗意却并不完全隐晦到不可捉摸。它被作者编在集中"感伤"之部,同部还有情调接近的作品。一是《真娘墓》,诗中写道:“霜摧桃李风折莲,真娘死时犹少年。脂肤荑手不坚固,世间尤物难留连。难留连,易销歇,塞北花,江南雪。”另一是《简简吟》,诗中写到:“二月繁霜杀桃花,明年欲嫁今年死”,“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二诗均为悼亡之作,它们末句的比喻,尤其是那“易销歇”的“塞北花”和“易散”的“彩云”,与此诗末二句的比喻几乎一模一样,连音情都逼肖的,它们都同样表现出一种对于生活中存在过、而又消逝了的美好的人与物的追念、惋惜之情。而《花非花》一诗在集中紧编在《简简吟》之后,更告诉读者关于此诗归趣的一个消息。此诗大约与《简简吟》同时为同一目的所作吧。
' J& t6 G& E* n5 i: O% l
* g5 {  |% h2 L: i
. _' P/ m7 I' j& i* f4 v
  此诗运用三字句与七字句轮换的形式(这是当时民间歌谣三三七句式的活用),兼有节律整饬与错综之美,极似后来的小令。所以后人竟采此诗句法为词调,而以“花非花”为调名。词对五七言诗在内容上的一大转关,就在于更倾向于人的内在心境的表现。在这点上,此诗也与词相近。这种“诗似小词”的现象,出现在唐代较早从事词体创作的诗人白居易笔下,原是很自然的。
8 t% b0 Y5 ~, C. Y) C9 x! D( P5 {+ y9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8 19: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浪淘沙·借问江潮与海水" {% V1 M# W7 Z- C" ]- R3 B! Q
朝代:唐代1 b  w. G& p) A/ n; |
作者:白居易) {& g1 ?- [- ~0 {4 z$ i" G
原文:" B4 Q* G; Z6 P$ ^2 T3 N
借问江潮与海水,何似君情与妾心?
+ u+ ?. K- S$ I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3 E. z$ [4 G0 f: a, v0 j! }7 K
3 H* @  n" n2 p

' w$ H9 S4 N" y; R3 |赏析( p- m6 R% K9 z4 o$ ^' ?5 h3 I
    《浪淘沙·借问江潮与海水》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创作的一首词。该词通过自问自答的形式来写闺情。词人通过对一位复杂微妙的闺中女子内心矛盾的刻画,真实地表现出她对爱情的忠贞和被人抛弃的悲惨境遇。
0 X; q. y1 C! |) D7 ]8 e* S: s1 R1 A! A2 t1 @" ~# Z; v

5 R+ K+ e! Y0 t' F6 H  ~* f3 V    “人生莫作妇人身,百年苦乐由他人。”这是白居易为妇女呐喊不平的名句,表现了诗人对封建时代下层妇女不幸命运的同情和关注。在这首原调《浪淘沙》小词中,他又通过对一位思妇复杂微妙的内心矛盾的描绘,真实地表现了妇女对爱情的忠贞和悲惨的境遇。
9 l$ A% Y0 m  J4 p7 s; Q
  h5 E# q! Y+ m0 v2 r7 e$ V" u. k
1 @5 j0 U( @, l) O3 ?+ D
  发端二句,劈空发问:“借问江潮与海水,何似君情与妾心?”以水喻情,此为古诗所常见。在人们看来,汹涌澎湃而来去倏忽的潮水,与负心汉那狂热似火却须臾即逝的短暂之情多么相似;而那浩瀚永恒的大海,则正如痴情女那缠绵忠贞的爱的胸怀。可是,诗人笔下这位女子对此却不以为然,予以否定。在她眼中,江潮海水哪能与郎情己意相比呢?此言与众不同,一反常理,而反问句式更强调其意。一下紧扣人心,感到新颖奇特,不知何故:是水长情短,还是情深于水?急于得知答案。这样就为下文的申说发挥作好有力的铺垫。9 l3 E* p  |. w( R* |1 i8 P
9 J( `. B0 g5 H2 T: r6 F4 f

2 H: ?4 B( Q0 p6 ]! G7 q* S  紧承此意,转句即申说其由。“相恨不如潮有信”,以君、潮相比。潮水已是变化不定的了,但潮涨潮落,毕竟还有其定时,而君之离去,渺无归期,可见君不如潮,对比之下,更衬出君之薄情,令人相恨。同时,诗人在此化用了李益《江南曲》诗意:“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从而暗示出这是一位“老大嫁作商人妇”的不幸女子,这种情况在中唐时极为常见。当时官府重商弃农,盐商和珠宝大贾成为一个特殊阶层,“姓名不在县籍中”,“不属州县属天子”,他们牟取暴利,生活豪奢,玩弄妇女,喜新厌旧,自然谈不上什么爱情专一。“商人重利轻离别”、“日日逐利西复东”,故商人妇便更要常受“来去江口守空船”之苦。了解这一背景可更深一层地理解此句之意。7 }- p6 _4 P8 X7 ~1 I# f/ W

1 s' o. u: Z8 ?" z* g

" c. j7 k! Z6 _6 ^* ]: |/ ?  既然君不如潮,则水就不似君情。意思本已很明白,似可就此住笔。然诗人意犹未尽,却翻空出奇,推出“相思始觉海非深”的妙句作结。短短七字,寓意深长,耐人寻味。首先,它在上句君情潮水相比君不如潮的基础之上,再分别从情与水两方面加以延伸,将妾心与海水相比,谓妾心深于海。同与水比,或不及,或过之,已自见出高下。而这两组对比又通过潮不如海这客观差异而相联系,使君情与妾心之间形成更鲜明突出的反差。可谓匠心独运,出人意料,极为夸张而形象地渲染出君之负心与妾之痴情,起到了进一步深化主题的艺术效果。其次,“相思”与上句“相恨”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还巧妙地给我们展示出思妇那复杂微妙的心理。她既恨君不如潮,却又非李益笔下那位意欲“嫁与弄潮儿”的妇女一样泼辣决绝。而是相恨又无奈,恨罢仍相思,思与恨交织融合,难以区分。这种矛盾心理,一方面有助于突出其忠贞不渝,情深于海;另一方面也更真实地反映出封建社会下层妇女孤立无援的不幸命运和深受残害的悲剧性格,因而更具有普遍的典型意义。在当时的罪恶制度下,她们除了默默的忍耐、无望的期待之外,没有其它的选择。故作者所揭示的思妇心理,不仅有对负心汉的谴责,也暗含对黑暗现实的讽谕。第三,“始觉”二字,说明君之薄幸、妾之深情都是在痛苦相思之中悟出,同时还照应了上联,说明那异于常理之问并非来无端绪,而正是相思女子久经失望折磨后之体验所得。这样,便充分地传达出无比深切的酸楚,凄婉动人。  ~* [# D$ s8 u

1 \: o( y' D! R2 E* |0 d" z

6 v- G  W) I+ h. C: Z  由此可见,白居易诗并非只是如前人所批评的那样直露无隐。这首小词既借鉴民歌常见表现手法,质朴明快,天然无饰,而又言简意赅,细腻而生动地表现出一位与琵琶女身世相同的思妇的复杂矛盾心理。含蓄深婉,怨而不怒,堪称民间词与文人词结合的典范。5 t5 }2 N( S( f" G2 `
# j/ A5 J: Z2 n5 O' K! i5 b/ N

+ ]4 I; L6 K1 i7 ~创作背景+ a$ d) j5 W, F9 j" a$ P$ q1 y
    该词作于大和至开成年间,作者时在洛阳。
8 f8 \& Q9 ?( F0 P) O% x
/ r4 I! O, ]9 {: J4 H6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9 19: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采莲子·菡萏香莲十顷陂# {2 T: F4 }6 V
朝代:唐代
& M! u. @2 E6 J1 D+ ^$ w* e& @作者:皇甫松. @7 T' c/ C  E7 E% d
原文:
/ ?9 v7 t& D4 f菡萏香连十顷陂,小姑贪戏采莲迟。 ! d1 R8 R: |2 g& R( O. h; T
晚来弄水船头湿,更脱红裙裹鸭儿。
# L7 j6 F; U7 b( H# {. {* g5 `1 b6 U' g. o! A

" u3 l! L4 Y+ E' t0 v8 K6 A. \, w注释+ j' \/ e% U7 k7 F5 N' j/ _5 U* A
⑴此词也见于北宋张耒词集中。
5 c$ b; M7 B$ h: W⑵菡萏(hàndàn 翰淡):荷花。《诗经·陈风·泽陂》:“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朱熹注:“菡萏,荷华也。”陂(bēi杯):水池。《说文解字》“陂”字下段玉裁注曰:“陂得训池者,陂言其外之障,池言其中所蓄之水,故曰‘叔度汪汪,若千顷陂’,即谓千顷池也。”这里“十顷陂”即言“十顷池”。. L6 D2 Q: g# E, S5 l) _# s
⑶举棹:此处“举棹”与下面的“举棹”、“年少”,均无实际意思,是采莲歌中的“和声”,如今人唱号子时“嘿嗬”、“哟嗬”之类。刘永济先生在《唐五代两宋词简析》中指出:“此二首中之‘举棹’、‘年少’,皆和声也。采莲时,女伴甚多,一人唱‘菡萏香莲十顷陂’一句,余人齐唱‘举棹’和之。”" r5 d# E6 N/ ~9 Z4 A, b
⑷鸭儿:船家所喂养的小鸭。* |) G- l4 B+ I8 Q

" f# Y- C$ T* a% Y; ~. a2 b

: V4 I6 Y& a5 \0 S* ^& N赏析
  T+ K# F9 ^, U8 L    这首词写出了采莲女子的活泼嬉戏情态。/ R/ Y* F) l; e
( `5 r( R* T7 G2 p8 R: P1 A

  {; I  A; W( p9 |7 W  首写荷花满塘,香闻十里的背景以及采莲女子贪玩而忘了采莲的情景。后二句是一个特写镜头,也是“贪戏”的进一步形象写照,欢笑之声可闻,活泼之状可见。汤显祖评道:“人情中语,体贴工致,不减睹面见之。5 {% Y9 j+ N- C3 ]- e: i

  a1 S( T& G$ D) ^; k* s7 E

& |* K- W7 @% ]( J- m- d  反映江南采莲优美风俗的第一首诗,是汉乐府《汉南可采莲》。后来梁武帝制《采莲曲》,梁、陈、隋三代相沿之作不少,但多浮泛轻靡。皇甫松是唐代人,生于江南,他的这组《采莲子》,则是清水出芙蓉,充满健康活泼的生活气息。 《采莲子》是唐代教坊曲,七言四句,句尾带有和声。此组歌词,若去掉和声,则无异七言绝句,呈示的是一位少女采莲的情景,这是其第一境界。包括和声在内则不同,展现的是采莲众少女一唱众和的情景,这是其第二境界。此词和声既传,则应欣赏其作为有和声之歌词而不是无和声之绝句的全幅境界。   两词的主角为同一位少女,两词回环映照,实不可分。先看前一首。“菡萏香连十顷破(举棹)。”菡萏即荷花。采莲是采莲蓬,但此时不妨还有迟开的荷花,如此则意境更美,荷花与红裙少女相映成趣。陂是池沼,即荷塘。香连二字,以荷花的清香把回塘十顷连了起来,并把采莲女曲曲引入荷塘深处,这样写法,有空灵之妙。句尾和声“举棹”,与现境相关,分明唱出众少女打桨荡舟的情景。诵之则仿佛一女歌声方余音袅袅,众少女已齐声相和。“小姑贪戏采莲迟(年少)。”小姑是歌中人,其实不妨就是唱歌的少女,如此则有戏剧性,意味更妙。小姑平时藏深闺,今日入荷塘,林立的荷叶似乎隔开了人世的拘束,清清的水波更荡开了她的心扉。小姑不禁贪玩戏水,流连忘返。“晚来弄水船头湿(举掉)”。“晚来”承上句“采莲迟”,“弄水”点上句“贪戏”。小姑弄水,大概是赤着双脚打水吧,到了兴头上,采莲船也给浇得水湿淋淋。可是她的娇憨之态还不止于此呢。“更脱红裙裹鸭儿(年少)。”小姑的无拘无束,憨态可掬,活脱脱就在眼前。句尾和声一起,伴随着众少女的一片笑声,那不消悦了。2 }8 o0 R9 v8 u6 @" D3 _
  V. f. e: M3 O' w- x5 r3 f

! b8 w  I7 ]+ H/ H作者简介2 I# K3 ^% L% t1 c" Y1 s
    皇甫松,字子奇,自号檀栾子,睦州新安(今浙江淳安)人。他是工部侍郎皇甫湜之子,宰相牛僧孺之外甥。《新唐书·艺文志》著录皇甫松《醉乡日月》3卷。其词今存20余首,见于《花间集》、《唐五代词》。事迹见《历代诗馀》。 今有王国维辑《檀栾子词》一卷。% J! x* j6 ~8 P# Z
# Y1 D/ f: f* g4 G# 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2 08: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江南·兰烬落* o' g* k4 j! u# L
朝代:唐代' }* f' h( c' b$ g1 h& e+ m
作者:皇甫松
" }  I5 _/ H: i. f" k: {原文:. m4 j& @6 x: r! U( n" |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人语驿边桥。. ?+ _6 E  E5 j& u. h' A; n) E8 E
/ e+ Q( b  e9 V) C7 u

1 F: t# L* O$ s; x- g. e; r) s注释$ U2 h. \1 a# H
①兰烬:因烛光似兰,故称。烬:物体燃烧后剩下的部分。# K  a/ F. i# y5 y& B6 K0 e! H9 W9 L
②暗红蕉:谓更深烛尽,画屏上的美人蕉模糊不辨。
) J& U8 i! ~2 x" m& b/ m! z, u③萧萧:同潇潇,形容雨声。, o2 b  A  {$ D$ t: l( I
④驿:驿亭,古时公差或行人暂歇处。# `+ }1 c$ ^4 Q! ]  c( s
+ G6 X% n) c/ I+ Q, u

$ p4 ^6 H; z. Q译文7 P; ]6 @3 \% ^! o
更深烛尽,烛光暗淡,画屏上的美人蕉模糊不辨。
  f; o5 a' q" U; Z% b0 c我昏昏欲睡,终于进入了梦乡,梦中是我久别的江南,正是青梅熟时,江南雨季,我独自在一艘船上,手握竹笛,和着船外那萧萧的夜雨尽情的吹奏,时而听见桥上驿亭边人语,操着那久违的乡音,诉说着难忘的故事。
. U- C4 z2 w4 b0 V
+ G$ n) H% r2 ~9 I
1 S5 C3 b" u$ r7 G+ m
译文及注释二$ D: O% K9 s! I$ f& l
译文
6 |" v- p" R7 |9 j3 t9 c3 H兰膏的灯花已经残落,屏风上的红蕉变得暗淡幽茫。闲来梦中又看到江南正是黄梅成熟的时光。夜晚的小船上吹着笛子,细雨儿正轻轻地作响,有人悄语在驿站小桥旁。
7 O) I4 a! N6 N2 T  m1 E% p) F  n- C* a4 {! n: A) T: I6 z

1 {/ ?5 [! L1 W8 R注释( b$ z" Q( S4 O; N( S: I% _6 J
①兰烬:烛火的灰烬,因烛光似兰,故称。烬:物体燃烧后剩下的部分。- e% Y5 O9 `6 f. q8 l+ @
②暗红蕉:谓更深烛尽,画屏上的美人蕉模糊莫辨。7 A1 y- U6 q# o( O/ ~
③梅熟日:指江南夏初黄梅时节,时阴雨连绵。4 _& r% E. _" ?" }2 P
④萧萧:同潇潇,形容雨声。. D, |  k  j, y+ u9 ?& }
⑤驿:馆驿。古代官吏住宿、换马之处。驿边有桥称驿桥。# ^' J* D1 c! `3 D8 m0 G  `

( p! ^* m% E- }% J5 h# Z$ ?8 [

5 A! J- u9 R- K7 w9 X7 x6 t8 C1 s. |" `赏析
( V) b/ c% v2 Q( p2 A7 @3 ?    这是一首描写旅客思乡之作。先写旅邸的夜景,然后转入梦境,通过对梦中江南暮春夜景绘声绘色的描写,词人把自己的情绪全部隐藏到具体的景物背后,诗情含而不露,情景交融。落笔之处,尽显词人对故乡的深深思念之情。
$ q3 c/ T0 R) y; X& N( a% p! l) j4 o! k# X

+ j; G/ k5 L4 U3 L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兰烬”,兰膏燃烧的余烬。起二句八字写夜深人静,室内昏暗,灯花已经残落,画屏上鲜红的美人蕉,在微弱的灯光下,颜色也已显得暗淡,这正是入睡的时刻。这是一个寂寞的夜晚,隐约地透出人的黯然心情,经过这一铺垫,下面便转入了梦境的描写。( I$ e" s0 S3 E0 G4 w* R/ q
" v8 d+ M% A4 J% j! K

5 n6 q- B: X; J" G' i- J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人语驿边桥。”后三句进入梦境,却完全是另一种景象:梦中的江南,情调清朗,色彩明丽,梅子正熟,风景绝佳。恰在这时,夜雨轻飘,船泊泽国,笛声悠扬;人语驿桥,春水碧波。这里,有景,有情,有色彩,有声音,还有人,这是一个多么令人难忘的夜晚!梦里梦外,都是夜景,但现实的夜如此凄清、冷寂,蕴涵着丝丝哀怨;而梦中江南的夜,却是那样欢乐、愉快、醉人。今昔对比,作者对江南故乡怀念的深情,隐约可见。
, F' g% N( _- A
, L/ H- O) {1 ~5 F
, w- e: j  k- l" j
  全词从室内屏风上的人工画面、写到室外江南水乡真实的自然图景,由绘色(红蕉、黄梅)到绘声(吹笛、人语、夜雨潇潇),亦即从视觉到听觉,构思新奇,意境清幽,动静兼备。诗人把自己的情感全灌注在用景物描绘所铸成的形象画面之中,含有不尽之意,令人思索玩味。
7 b9 Q. q, }) {9 [, I6 j: t1 \0 w# K( ^1 f  B1 Q4 J/ B

7 h. F+ y0 T) }, e5 n8 k5 f赏析2
% p+ ?% `+ A3 |2 ], ?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此白香山词之警策也,景色是何等的鲜明,情调是何等的亢爽!借用苏东坡的一句诗来评价它,正所谓“水光潋滟晴方好”。相比之下,此篇显得凄迷、柔婉,又是一种境界—“山色空濛雨亦奇”,换句话说,也就是“语语带六朝烟水气”(俞陛云《唐词选释》评语)。烟水氤氲,山色空濛,美就美在“朦胧”。能赏“朦胧”之美,然后可以读此词。; [( t; \0 k( F& Z: F
) H/ Y0 J* @7 z' _

2 A6 \$ @, |2 s6 }5 p: O2 [3 N. W* G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夜,已经很深了。兰烛烧残,烧焦了的烛灺无人为剪,自拳自垂自落,余光摇曳不定。屏风上猩红色的美人蕉花,也随之黯然,模糊不清了。这光景自然是一片朦胧。词人就在这一片朦胧中进入了梦乡。以下三句,便转写梦境。
  E- B/ Y3 V6 ~9 M6 {3 d; X6 z' [: w/ I) C

  j  o8 B8 w& n8 }; D" G, I; r  s- [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梅子黄时雨如雾”(宋寇准诗句),雨帘掩蔽下的江船是朦胧的,雨帘掩蔽下的驿、桥乃至桥上之人也是朦胧的。而这一切连同雨帘,又笼罩在夜幕之中。而这一切连同雨帘,连同夜幕,又隐没在梦云缥缈之中。雨朦胧,夜朦胧,梦朦胧,朦胧而至于三重,真可谓极迷离倘恍之致了。还有那笛声,那人语。笛声如在明月静夜高楼,当然清越、浏亮,但在潇潇夜雨江船,却不免呜呜然,闷闷然。人语如于万籁俱寂中侧耳谛听,虽则细细焉,絮絮焉,也还清晰可闻,但一经与雨声、笛声相混,便隐隐约约、断断续续,若有而若无了。词中诉诸读者的这些听觉印象倘若转换为视觉形象,仍然不外乎那两个字—“朦胧”。
9 Q. V4 s) a+ l( W
. A% _( ?. m* w4 h% n8 p# s, O
7 p* m8 V5 o- g& @) H
  随着“朦胧诗”这一新流派在现代诗坛上的出现,文学评论家们是非蜂起,对她褒贬不一。或以为“朦胧”即是“晦涩”的代名词。皇甫松这首词之美在“朦胧”,是指它的气象“朦胧”,境界“朦胧”。就语句而言,她字字如在目前,一点也不流于“晦涩”的。披文见情,一读便知词人曾经在风光旖旎的江南水乡生活和漫游过,江南水乡的旖旎风情给他留下了永远也不能够忘怀的美好记忆,使他朝思暮想,使他魂牵梦萦,终至满怀深情地飞动彩笔,写出了风流千古的清辞丽句。但“一读便知”却并不等于“一览无余”,细细吟味,全词还是很蕴藉、很耐咀嚼的。具体地说,上两句只写烛残屏暗,而词人在入梦前有一长段时间的展转反侧,居然可知;下三句只写梦中之愉悦,而词人醒时之惆怅又可于言外得之。凡此都是藏锋未露的含蓄之笔,不应草草看过。除此之外,更有一桩费人思量之事,那就是此篇的主旨究为怀念江南之地呢,还是怀念江南之人?或者,怀地、怀人,兼而有之?笔者以为,作既怀其地、又怀其人,而以怀人为主理解,可能更接近事实。如果孤立地看这一篇,也许大多数读者都会倾向于“怀地”说。但应该十分注意,词人写了章法大致相同的两首《梦江南》,她们当是一对姊妹篇。据第二首中“梦见秣陵惆怅事,……双髻坐吹笙”云云推断,则此篇所写,似乎也是当年“秣陵”(今江苏南京)之事;“人语驿边桥”之“人”,或者就是词人自己和他所钟情的那位梳着“双髻”的姑娘(“双髻”,表明她还是待嫁的少女,当是一名雏妓)吧?按照两首词中交代的节令,此篇所梦为“梅熟日”,亦即农历四、五月间;而下篇所梦则为“桃花柳絮满江城”时,亦即暮春三月。若依时间顺序编排,那么下篇应前而此篇应后,互相调换一下位置。果然如此,则“楼上寝”阕既已明白点出具体之地“秣陵”与具体之人“双髻”少女,此篇就不必重出了,其所以泛称“江南”而泛言“人语”的缘故,岂在此乎?
' G) r5 q4 S2 y
/ N) z( u# }/ m: `8 z& O
0 l* j# e5 t" c1 p6 J* _- [
作者简介
9 T, ~( w2 Y2 x& |% V    皇甫松,字子奇,自号檀栾子,睦州新安(今浙江淳安)人。他是工部侍郎皇甫湜之子,宰相牛僧孺之外甥。《新唐书·艺文志》著录皇甫松《醉乡日月》3卷。其词今存20余首,见于《花间集》、《唐五代词》。事迹见《历代诗馀》。 今有王国维辑《檀栾子词》一卷。& {+ O& P' z$ J5 e" d5 P
- g3 a+ R2 U: {' Z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