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热图欣赏

楼主: 天人合一

[诗词] 【转】宋词三百首每日一首鉴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 16: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学习资料!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3 12: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天合一 于 2016-8-3 21:55 编辑 , G4 a( M; F4 v; I" y" X: k/ k

: C! O; T( q# P& \望江南·梳洗罢- S. R* n* N5 H/ U( P8 m3 h
朝代:唐代
- M6 p' `2 }" ^( V% g5 y, [+ |作者:温庭筠
) \  G$ q& f# }3 Z# T" c  i原文:
) V: P/ q0 c; i% S: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 l# k8 P/ K$ Y" d* m- w+ `% p
1 P7 E" o- _) h, q- @- o7 Q译文) V+ t+ Z' p  B" d6 I* a0 l+ h
  梳洗完毕,独自一人登上望江楼,倚靠着楼柱凝望着滔滔江面。上千艘船过去了,所盼望的人都没有出现。太阳的余晖脉脉地洒在江面上,江水慢慢地流着,思念的柔肠萦绕在那片白蘋洲上。
. z: U5 P* q% U+ r) P9 Q( y  D/ S
8 w. l3 P* r" v( Q) ?注释
4 ~/ A  D" ~4 A6 z% t7 k# o% J⑴望江南:又名“梦江南”“忆江南”,原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名。段安节《乐府杂录》:“《望江南》始自朱崖李太尉(德裕)镇浙日,为亡妓谢秋娘所撰,本名“谢秋娘”,后改此名。”《金奁集》入“南吕宫”。小令,单调二十七字,三平韵。
7 o2 t) x; b0 m6 C" A⑵梳洗:梳头、洗脸、化妆等妇女的生活内容。
8 \: N+ D+ Q4 }9 q⑶独:独自,单一。望江楼:楼名,因临江而得名。" o. Q1 n: L% X3 M
⑷千帆:上千只帆船。帆:船上使用风力的布蓬,又作船的代名词。皆:副词,都。
; I5 J& y. q% |- h⑸斜晖:日落前的日光。晖:阳光。脉脉:本作“眽眽”,凝视貌。《古诗十九首》有“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后多用以示含情欲吐之意。3 x* l3 V8 O* P- {7 |9 ]
⑹肠断:形容极度悲伤愁苦。白蘋(pín):水中浮草,色白。古时男女常采蘋花赠别。洲:水边陆地。   2 S) I; r2 P- Z) H5 E

  [4 r: N  s% n赏析1 p, r. F. w5 G  x* W
    此词写一女子登楼远眺、盼望归人的情景,表现了她从希望到失望以致最后的“肠断”的感情。& y, r! t: Z; V. L. W& A3 d! \
+ K5 T! m# O4 t& T1 }6 ^5 j: d
  这是一首小令,只有二十七个字。“词之难于令曲,如诗之难于绝句”,“一句一字闲不得”(《白香词谱笺》)。起句“梳洗罢”,看似平平,“语不惊人”。但这三个字内容丰富,给读者留了许多想像的余地。这不是一般人早晨起来的洗脸梳头,而是特定的人物(思妇),在特定条件(准备迎接久别的爱人归来)下,一种特定情绪(喜悦和激动)的反映。/ M) H+ I& l7 r/ U

* T, g; q- a6 r$ u* ^+ ^2 a  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常以“炉薰阖不用,镜匣上尘生。绮罗失常色,金翠暗无精”之类的描写来表现思妇孤寂痛苦的生活和心情。本篇用法有所不同,离别的痛苦,相思的寂寞,孤独的日子似乎就要过去,或者说她希望中的美好日子似乎就要来到,于是,临镜梳妆,顾影自怜,着意修饰一番。结果是热烈的希望之火遇到冰冷的现实,带来了深一层的失望和更大的精神痛苦,重新又要回到“明镜不治”“首如飞蓬”的苦境中去。这三个字,把这个女子独居的环境,深藏内心的感情变化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是生动地表现出来了吗?
* K9 g% ~7 q7 S% `: C4 C# ~6 S6 r1 N, f" ]5 h2 }( n0 E5 @! L. u
  接着,出现了一幅广阔、多彩的艺术画面:“独倚望江楼。”江为背景,楼为主体,焦点是独倚的人。这时的女子,感情是复杂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情绪是变化的。初登楼时的兴奋喜悦,久等不至的焦急,还有对往日的深沉追怀……这里,一个“独”字用得很传神。“独”字,既无色泽,又无音响,却意味深长。这不是恋人昵昵情语的“互倚”,也不是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共倚”,透过这无语独倚的画面,反映了人物的精神世界。一幅美人凭栏远眺图,却是“误几回天际识归舟”的“离情正苦”。把人、景、情联系起来,画面上就有了盛妆女子和美丽江景调和在一起的斑斓色彩,有了人物感情变化和江水流动的交融。
; ^' o7 C- i  p' Y0 _) B3 G6 W( w/ G3 e' w5 h3 g+ o+ B4 X& A
  “过尽千帆皆不是”,是全词感情上的大转折。这句和起句的欢快情绪形成对照,鲜明而强烈;又和“独倚望江楼”的空寂焦急相连结,承上而启下。船尽江空,人何以堪!希望落空,幻想破灭,这时映入她眼帘的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落日流水本是没有生命的无情物,但在此时此地的思妇眼里,成了多愁善感的有情者。这是她的痛苦心境移情于自然物而产生的一种联想类比。斜阳欲落未落,对失望女子含情脉脉,不忍离去,悄悄收着余晖;不尽江水似乎也懂得她的心情,悠悠无语流去。它像一组电影镜头:一位着意修饰的女子,倚楼凝眸烟波浩淼的江水,等待久别不归的爱人,从日出到日落,由希望变失望,把这个女子的不幸,表现得多么动人。
& B4 v3 g! D5 K% E% B0 l0 q
1 g& p; R( O/ Y/ D% `* r/ S: D  至此,景物的描绘,感情的抒发,气氛的烘托,都已成熟,最后弹出了全曲的最强音:“肠断白苹洲。”“末句最当留意,有余不尽之意始佳。”和全词“不露痕迹”相较,末句点出主题似太直,但在感情的高潮中结句,仍有“有余不尽之意”。白苹洲在何处?俞平伯先生说,不要“过于落实,似泛说较好”,(俞平伯《唐宋词选释》),这是极为深刻的见解。但在本篇的艺术描写中,应该是江中确有白洲在的,不是比喻、想像,也不是泛指,而是实写。独倚望江楼,一眼就可看到此洲,但那时盼人心切,只顾看船而不见有洲了。千帆过尽,斜晖脉脉,江洲依旧,不见所思,能不肠断!
( L. Q, ^2 z* m3 P8 o5 ?
/ z+ s8 h% ?: k4 F! Y  词是注重作家主观抒情的艺术形式。这首小令,情真意切,生动自然,没有矫饰之态和违心之语。词中出现的楼头、船帆、斜晖、江水、小洲,这些互不相干的客观存在物,思妇的由盼郎归来的喜悦到“肠断白苹洲”的痛苦失望,这些人物感情神态的复杂变化,作家经过精巧的艺术构思,使之成为浑然一体的艺术形象。作家的思想感情像一座桥梁,把这些景物、人物联系了起来,而且渗透到了景物描绘和人物活动之中,成了有机的艺术整体,使冰冷的楼、帆、水、洲好像有了温度,有了血肉生命,变得含情脉脉;使分散孤立的风景点,融合成了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艺术画面;使人物的外在表现和内在的心理活动完美统一地显示出来。这正是现实生活中的思妇的怨和恨,血和泪,深深地感动了作家;在这些似乎平静的字句中,跳动着作家真挚热烈的心。$ W) x5 d& d. F/ e* Y

) C" a: Z) C9 n0 p) p5 Y4 N% x  这首小令,像一幅清丽的山水小轴,画面上的江水没有奔腾不息的波涛,发出的只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叹息,连落日的余晖,也缺乏峻刻的寓意,盘旋着一股无名的愁闷和难以排遣的怨恨。还有那临江的楼头,点点的船帆,悠悠的流水,远远的小洲,都惹人遐想和耐人寻味,有着一种美的情趣,一种情景交融的意境。这首小令,看似不动声色,轻描淡写中酝酿着炽热的感情,而且宛转起伏,顿挫有致,于不用力处看出“重笔”。
9 Q; P2 Q: P' r; ]; q  h7 [' v/ |/ `4 G8 K* @) R
  思妇题材写的人很多,可说是个“热门题材”,但这首小令,不落俗套,很有特色。这也是个软题材,但这首小令不是软绵绵的,情调积极、健康、朴素。在有着绮靡侧艳“花间”气的温词中,这首小令可说是情真意切,清丽自然,别具一格的精品。
3 ~% r' B) ]  K9 i
' R) Q# c( J) {: P5 a作者简介% z. `+ B% F5 y+ F; i8 Y* {
    温庭筠(约812—866)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所以也有“温八叉”之称。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取憎于时,故屡举进士不第,长被贬抑,终生不得志。官终国子助教。精通音律。工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致,内容多写闺情。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派”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在词史上,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存词七十余首。后人辑有《温飞卿集》及《金奁集》。

9 V% d" w$ p" I, q
4 {# b+ R2 Z1 J: 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4 17: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
  f, C; J+ S, p, R* |' \8 f朝代:唐代8 j% `1 A+ ]/ o( o4 ~. t- N, j
作者:温庭筠" C) L) w  a" R" `4 e0 n
原文:
; ~* A1 B: `% F0 ]- i6 P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K% I0 i- Z* x6 ?3 F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9 l& L! q, ~: B; y2 E

& N8 K& s& Y! @. S

7 p: v7 N2 S: \$ w注释2 D7 g! O  x7 w' S5 b& Z6 r7 {
小山:眉妆的名目,指小山眉,弯弯的眉毛。另外一种理解为:小山是指屏风上的图案,由于屏风是折叠的,所以说小山重叠。金:指唐时妇女眉际妆饰之“额黄”。明灭:隐现明灭的样子。金明灭:形容阳光照在屏风上金光闪闪的样子。一说描写女子头上插戴的饰金小梳子重叠闪烁的情形,或指女子额上涂成梅花图案的额黄有所脱落而或明或暗。- e6 x' v$ z( R4 F
鬓云:像云朵似的鬓发。形容发髻蓬松如云。度:覆盖,过掩,形容鬓角延伸向脸颊,逐渐轻淡,像云影轻度。欲度:将掩未掩的样子。香腮雪:香雪腮,雪白的面颊。
# ^' \" n/ v* I% C& _蛾眉:女子的眉毛细长弯曲像蚕蛾的触须,故称蛾眉。一说指元和以后叫浓阔的时新眉式“蛾翅眉”。& l! b9 n6 G1 e6 h% J
弄妆:梳妆打扮, 修饰仪容。# k1 D+ ]7 h+ M1 N' Q
罗襦:丝绸短袄。9 }* v; E# c6 i+ z; [
鹧鸪:贴绣上去的鹧鸪图,这说的是当时的衣饰,就是用金线绣好花样,再绣贴在衣服上,谓之“贴金”。+ J) k5 M$ O1 ]* Z
9 ^7 t0 |' F  a$ ?* w$ Z
* g. X; N2 y' W( y
译文' H9 E* r2 {$ c7 _/ A1 Q
眉妆漫染,叠盖了部分额黄,鬓边发丝飘过。洁白的香腮似雪,懒得起来,画一画蛾眉,整一整衣裳,梳洗打扮,慢吞吞,意迟迟。( J1 V0 s/ @) A$ n" B$ ~  w; G
照一照新插的花朵,对了前镜,又对后镜,红花与容颜,交相辉映,刚穿上的绫罗裙襦,绣着一双双的金鹧鸪。
, L  |2 M" U4 K* O4 O
2 V1 @8 V6 i7 n5 N# h. X, n' L+ m
' k$ _) p0 [  C% y, q. C
赏析9 x* p3 h5 _( `" M& n
    这首《菩萨蛮》,为了适应宫廷歌伎的声口,也为了点缀皇宫里的生活情趣,把妇女的容貌写得很美丽,服饰写得很华贵,体态也写得十分娇柔,仿佛描绘了一幅唐代仕女图。
% B) g* k; }7 J  q( G  Y5 M) x% j+ w1 P# G, Y1 I& J

6 d; t% j6 }" r# P8 F' c  词学专家周汝昌先生认为:此篇通体一气。精整无只字杂言,所写只是一件事,若为之拟一题目增入,便是“梳妆”二字。领会此二字,一切迎刃而解。而妆者,以眉为始;梳者,以鬓为主;故首句即写眉,次句即写鬓。8 R8 U. K$ m! J& n6 W( v5 W
* _  {. d' U* @( [% v$ V: A, f3 X
% a5 p$ ^1 J& z! w+ M
  小山,眉妆之名目,晚唐五代,此样盛行,见于《海录碎事》,为“十眉”之一式。大约“眉山”一词,亦因此起。眉曰小山,也时时见于当时词中,如五代蜀秘书监毛熙震《女冠子》云:“修蛾慢脸(脸,古义,专指眼部),不语檀心一点(檀心,眉间额妆,双关语),小山妆。”正指小山眉而言。又如同时孙光宪《酒泉子》云:“玉纤(手也)淡拂眉山小,镜中嗔共照。翠连娟,红缥缈,早妆时。”亦正写晨妆对镜画眉之情景。可知小山本谓淡扫蛾眉,实与韦庄《荷叶杯》所谓“一双愁黛远山眉”同义。
, S' v  V; L! B+ a& s. L% H5 `- W. F
6 J6 H8 `% V" t) @" y7 q9 M

& R$ ?% Q5 v! O% `5 l, u' B  旧解多以小山为“屏”,其实未允。此由(1)不知全词脉络,误以首句与下无内在联系;(2)不知“小山”为眉样专词,误以为此乃“小山屏”之简化。又不知“叠”乃眉蹙之义,遂将“重叠”解为重重叠叠。然“小山屏”者,译为今言,谓“小小的山样屏风”也,故“山屏”即为“屏山”,为连词,而“小”为状词;“小”可省减而“山屏”不可割裂而止用“山”字。既以“小山”为屏,又以“金明灭”为日光照映不定之状,不但“屏”“日”全无着落,章法脉络亦不可寻矣。
' W+ v" `, m0 z5 }  a
, n2 z* W- h+ A

+ y6 J5 H* g+ P: R. y+ P% {4 d  重,在诗词韵语中,往往读平声而义为去声,或者反是,全以音律上的得宜为定。此处声平而义去,方为识音。叠,相当于蹙眉之蹙字义,唐诗有“双蛾叠柳”之语,正此之谓。金,指唐时妇女眉际妆饰之“额黄”,故诗又有“八字宫眉捧额黄”之句,其良证也。3 Z9 ]( j0 M3 a' ?/ O. |9 W, t+ b
2 l# h1 y! p0 ~$ L! T3 j/ f8 }+ [0 E
) K. A( i6 m" K$ Z6 Q) b$ `
  已将眉喻为山,再将鬓喻为云,再将腮喻为雪,是谓文心脉络。盖晨间闺中待起,其眉蹙锁,而鬓已散乱,其披拂之发缕,掩于面际,故上则微掩眉端额黄,在隐现明灭之间;下则欲度腮香,——度实亦微掩之意。如此,山也,金也,云也,雪也,构为一幅春晓图,十分别致。$ t$ p0 C6 G, {, z: N! K0 T

6 W" _& p+ W& E5 W& Y, D
* ^0 W/ e" ?6 \6 s
  上来两句所写,待起未起之情景也。故第三句紧接懒起,起字一逗——虽曰懒起,并非不起,是娇懒迟迟而起也。闺中晓起,必先梳妆,故“画蛾眉”三字一点题——正承“小山”而来。“弄妆”再点题,而“梳洗”二字又正承鬓之腮雪而来。其双管并下,脉络最清。然而中间又着一“迟”字,远与“懒”相为呼应,近与“弄”字互为注解。“弄”字最奇,因而是一篇眼目。一“迟”字,多少层次,多少时光,多少心绪,多少神情,俱被此一字包尽矣。' R- r$ M4 v4 d# t' ~% T1 B, `5 k
5 \9 u) S6 i. Y/ n
% T. l! X  P; [; u9 ?6 J5 s
  梳妆虽迟,终究须有完毕之日,故过片重开,即写梳妆已罢,最后以两镜前后对映而审看梳妆是否合乎标准。其前镜,妆台奁内之座镜也;其后镜,手中所持之柄镜也——俗呼“把儿镜”。所以照者,为看两鬓簪花是否妥恰,而两镜之交,“套景”重叠,花光之与人面,亦交互重叠,至于无数层次!以十个字写此难状之妙景,尽得神理,实为奇绝之笔。
9 Z9 B5 P- {% n$ i
! C2 G3 K5 T" w- y6 V$ ~/ |
2 Z+ k/ F4 U4 b+ z2 D$ h
  词笔至此,写梳妆题目已尽其能事了,后面又忽有两句,又不知为何而设?新贴,新鲜之“花样子”也,剪纸为之,贴于绸帛之上,以为刺绣之“蓝本”者也。盖言梳妆既妥,遂开始一日之女红:刺绣罗襦,而此新样花贴,偏偏是一双一双的的鹧鸪图纹。闺中之人,见此图纹,不禁有所感触。此处之所感所触,乃与开头之山眉深蹙,梦起迟妆者相应。由此一例足见飞卿词极工于组织联络,回互呼应之妙。
7 n9 Q+ @7 N3 \  O. j1 H1 `- h8 y+ r5 t
0 z! W  ?( Q7 T
  此词对后世颇有影响。电视连续剧《后宫甄嬛传》剧终曲曾采用此词原文为歌词,由刘欢作曲,姚贝娜演唱。, A+ N- d, k" ?& _
7 [5 `( @2 I* e/ i' S3 j2 ?

4 a" {2 [# I0 O% T/ j% A+ U1 t作者简介
; r7 Z% l9 S8 [1 R4 m6 }温庭筠(约812—866)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所以也有“温八叉”之称。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取憎于时,故屡举进士不第,长被贬抑,终生不得志。官终国子助教。精通音律。工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致,内容多写闺情。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派”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在词史上,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存词七十余首。后人辑有《温飞卿集》及《金奁集》。
: d( I' X6 W9 c! W# c3 T6 w+ q
- Q! X5 u9 m8 v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5 08: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人合一 发表于 2016-7-20 19:01
$ A3 c4 P; x# \. c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
: r8 l5 k, T. g: {朝代:唐代
3 X, g3 a4 O8 C9 ?5 W0 _& A作者:张志和
/ [4 I" b+ H, d% u0 f, i
非常喜欢这首词!问好您!
: v; O" x) O9 L* Q;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5 16: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百花深处 发表于 2016-8-5 08:59
& P/ Q& `$ G+ m! n" a非常喜欢这首词!问好您!
% C6 r# L) h- t0 ?5 H+ |/ {
这首词的确写得好。祝好!# X- f2 A& M1 C  @8 u5 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5 16: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漏子·柳丝长
* M6 p2 x  {! F: S: C, D朝代:唐代
% D% v/ }5 }( F, m& _" ~. r作者:温庭筠8 m0 k; M2 H- p4 b/ H
原文:
- ?2 C0 O! p+ k; T& B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
( i5 k" o7 a; W+ k( y0 [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5 I: f+ {% ^" @% G% ~" [6 R$ q- i; ?* Z, i5 x! L
& p' `0 t4 i: Z; Y7 \- ?
注释* G+ ]$ p# F& E# k, H
1、更漏:古人用铜壶滴漏来计时,将一夜分为五更。) M7 ^- U% M9 w8 Y6 w# R6 j* ~
2、子:曲子的简称。& h7 n/ L' [$ h, ]' i
3、漏声:指报更报点之声。
6 a' W0 A* T7 `! o: X! D4、迢递(tiáo dì):遥远。) q( z, f' k' w5 Q  U  E# K. q
5、塞雁:北雁,春来北飞。* g' d; }( L6 R! r1 ~5 S
6、城乌:城头上的乌鸦。# {( Z+ m% ]$ ~$ a5 v7 ^1 C0 N
7、画屏:有图饰品的屏风,为女主人公居室中的摆设。
1 C3 i7 V/ m, a! q& h2 j8、金鹧鸪(zhè gū):金线绣成的鹧鸪,可能绣在屏风上,也可能是绣在衣服上的。* K( @: B/ F3 W
9、薄:通“迫”,逼来。+ w' B  m; J* v8 I/ M7 q9 Y% Y
10、惆怅(chóu chàng):失意、烦恼。/ Y  b$ r) b% l+ T7 G4 N& ^9 _
11、谢家池阁:豪华的宅院,这星即指女主人公的住处。谢氏为南朝望族,居处多有池阁之胜。后来便成为一共名。韦庄归国遥词中有“日落谢家池阁”句。
. I' E/ g4 Z1 a/ i5 w5 P6 s& v12、红烛背:背向红烛;一说以物遮住红烛,使其光线不向人直射。
4 R) G3 n& ~+ i- d4 l
7 Z, n- N2 G" q. f* d5 q

5 }4 V8 r4 p  _译文
) L- X% B% C2 Z* I/ E, X柳丝柔长春雨霏霏,花丛外漏声不断传向远方。塞雁向南归去令人惊心,杂乱的城鸟寻觅着栖巢,望着画屏上对对金鹧鸪令人格外伤感。
' U5 D$ ~8 [& W$ {薄薄的香雾透入帘幕之中,美丽的楼阁池榭啊再无人一起观赏。绣帘低垂独自背着垂泪的红色蜡烛,长梦不断远方亲人啊可知道我的衷肠?
$ ~+ U& V% F# E
$ N5 g) N# g/ ^, F3 s$ _
8 J" ~  K% {6 @! z" I" }
赏析1
1 m6 m, w  b, l* U    这首词是一首抒写女子春夜相思愁苦的春怨词。词的上片写女子春夜难眠的情状。作者由景写起,以动寓静。柳丝亦如情丝,细雨亦湿心田,如此长夜,思妇本已难眠,却偏偏总有更漏之声不绝。“惊”“起”雁、乌,更惊起独守空房的相思女子。寂寞中听更漏声,仿佛石破天惊,甚至连画屏上的鸟都已被惊起,女子的朦胧情态一扫而空,惆怅更重。上片写景似乎单纯,但处处都可见情,“惊”“起”的气氛笼罩全片,为下片的叙写情怀做了极好的铺垫。
( {9 J6 f  K1 S5 Y! C
. h, @" ^6 T- Y% e  \" f, j2 g

( T& S! J) v0 C, s( [. W. A2 _- M, T  词的下片直接写人,以静寓动。香雾虽薄却能透过重重的帘幕,正像相思的惆怅挥之不去,驱之还来。过片三句写尽了闺中女儿怅惘寂寞的心思。最后三句说,任红烛燃尽,把帐帷落下,本以为可以不再听、不再看便不再思了,未料想,相思却入梦,只是梦里有君君不知啊!下片写人兼写境,以女子的心境来写女子的环境,实际上暗中写出了“君”的无情和冷漠,由“君”的“不知”更写出了女子的“惆怅”和凄苦,是以情视景、以景见意的写法,委婉含蓄。
" N  Z+ H9 G+ s
8 w/ j" v1 h" m" f" p* O/ r

. K/ f" G5 [3 B. G& S2 S" g. u9 G% S  全词动中有静、静中寓动,动静相生,虚实结合,以女子的情态反映相思之情的无奈和愁苦,语轻意重,言简情深,含蓄蕴藉,曲致动人,是婉约词的风格。1 T1 F4 @. \7 A3 c

% ~$ K2 O$ g7 d

+ Y" [  \$ I: I+ M$ Q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庭筠工于造语,极为绮靡,《花间集》可见矣。《更漏子》一首尤佳。
9 P0 i) `9 k4 j9 r' v9 l8 s) x% f6 i5 D# b
0 J* M: ^* p) _8 J* s  X$ I
  胡元任云:庭筠工于造语,极为奇丽,此词尤佳。《花间集评注》引尤侗云:飞卿《玉楼春》、《更漏子》,最为擅长之作。
/ t/ C/ [# C: k2 q( b
0 ~4 v, g% }2 G* J7 ?

: H: @9 r! O" v. O7 H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更漏子》与《菩萨蛮》同意。“梦长君不知”即《菩萨蛮》之“心事竟谁知”、“此情谁得知”也。前半词意以鸟为喻,即引起后半之意。塞雁、城乌,俱为惊起,而画屏上之鹧鸪,仍漠然无知,犹帘垂烛背,耐尽凄凉,而君不知也。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惊塞雁”三句,此言苦者自苦,乐者自乐。0 Q+ K5 P8 W  |; t- }0 r/ s0 S) r4 E
. T( X7 ^' G' a0 @" `
/ K  G* p8 J. V
赏析23 H2 D1 |8 |& b: \
    这首词表现了一个思妇在春雨之夜的孤寂境遇和愁苦思恋。* H- z9 m, c5 }# q' _8 F
( H1 F' R4 ?) q6 n6 X

& W* |( C# `: X7 M# [- C. }  上片写室外之景。首三句描写春雨绵绵洒在柳丝上,洒在花木丛中的情形。独处空闺的人是敏感的。外界的事物很容易触动其心绪,何况是在万籁俱寂的春夜。因此,当她听到从花木上掉下来的雨滴之声,犹误以为是远方传来的计时漏声。可以想象,思妇由于对远人的眷念时刻萦系在心,无法释然。故而心绪不宁,度日如年。那雨滴之声就像是放大了的漏声,对她来讲就格外地刺耳。柳丝、春雨等本是浓丽之景。但在这里只是用来暗示思妇凄凉的心境,增强对比的效果。“惊塞雁”三句则进一步渲染思妇的这种心理感觉。人忍受不了这夜雨之声的侵扰,那么物又如何呢。在思妇的想象中,即使征塞之大雁,宿城之乌鸦,甚至是画屏上之鹧鸪也必定会闻声而惊起,不安地抖动其翅翼。这几句是移情于物的写法,以惊飞的鸟来暗示思妇不安的心情。“画屏金鹧鸪”乍一看似突亍铿由室外移至室内,由听觉变成了视觉。其实,描写静止的鹧鸪慢慢变得灵动起来,这种错觉正好衬出思妇胸中难言之痛苦。
6 x, y# [1 [1 ]# h' a, U3 [, f% x" G( P
3 {! R$ v. r( l
  下片描写思妇所居之室内情形。在兰室之内,炉香即将燃尽.香雾渐渐消散,但却依然能透过层层的帷帐。在这样精致雅洁的环境里,思妇的心态却只能以“惆怅”两字来概括,可见其凄苦。这里“谢家池阁”泛指思妇居处。由于这些华堂美室曾经是思妇与离人共同欢乐的地方。现今独自居住,物是人非,故其心理感觉就迥然不同。“红烛背”三句则进一步描绘了在这孤寐无伴的夜晚。百无聊赖的环境下思妇之情状。如何才能排遣心中绵绵不绝的离情,如何才能寻觅离人的踪影。只有吹熄红烛,放下帐帷,努力排除外界的干扰,进入梦乡。然而“梦长君不知”,这又是一种多么可悲可叹的情景。
* Y$ O6 h3 b1 S! W, X1 x
5 s7 E. C2 [& [9 ~% [% j
9 h5 n2 E) }/ h, N* Z6 G
  全词用暗示的手法,造成含蓄的效果,思妇寂寞凄凉的心理状态,深沉细腻的感情世界,几乎都是从具体的物象中反映出来的。
% ]& N$ ]- n( N) ^% ^
/ L1 K8 D) {' j4 w; Y
2 D7 Z4 ~# F) l* `- X
作者简介8 }8 u  D. S+ q$ `! p- ]
    温庭筠(约812—866)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所以也有“温八叉”之称。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取憎于时,故屡举进士不第,长被贬抑,终生不得志。官终国子助教。精通音律。工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致,内容多写闺情。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派”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在词史上,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存词七十余首。后人辑有《温飞卿集》及《金奁集》。.
3 j0 Z' p: Q, |: D
: T+ u& r  d- w5 e: Y( U3 g* j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6 18: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菩萨蛮·红楼别夜堪惆怅
6 d. {2 S0 U, b( a& J" i$ W朝代:唐代5 ^5 d  ]' E; |* i) H: r9 ?
作者:韦庄% U' O9 `# ^7 O
原文:
* }/ G7 T# Z  R0 Y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4 S6 F8 ^9 t6 B, b2 h
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
  v% g% N1 y; E8 y+ S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
( m  C9 b2 c! c; k$ l/ ^! X劝我早还家,绿窗人似花。- i6 L) F5 u) w+ D4 E- ~
9 i8 O5 Q; K! W" y1 F: ]
$ Y" G9 A6 }, y. l
注释% ?0 W* k& x7 [# C) u' m
①红楼:红色的楼,泛指华美的楼房。此指官贵人家女子的闺一说犹青楼,妓女所居。
- Q7 S( t+ u1 _6 V. X②堪惆怅:堪,“那堪”的省文。此指因失意或失望而伤感、懊恼。  T" {( x$ }: Q
③香灯:即长明灯。通常用琉璃釭盛香油燃点。- X. U; ?! I2 `8 `* u6 j% X
④流苏帐:用彩色羽毛或丝线等制成的穗状垂饰物。常饰干车马、帐帐等物上。此指饰有流苏的帷帐。
% ]" @: h6 H' B. t+ m, x& C5 ^' w⑤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此句是当黎明之时将要出门离去女子留着眼泪与之辞别。
  p* J" _* B0 Q$ L) @⑥琵琶:初创批把。见《释名释乐器》。此类乐器原流行于波斯、阿拉伯等地,汉代传人我国。后经改造,团体修颈,有四弦、十二柱。俗称“秦汉子”。南北朝时又有曲项琵琶传八我国。四弦腹呈半梨形颈上有四柱,横抱怀中用拨##奏即现今琵琶的前身。唐宋以来经不断改进柱垃逐渐增多改横抱为竖抱,废拨子改用手指弹奏,观今民间的琵琶有十七柱,通常称四相十三品革新的琵琶有六相十八品;后者能弹奏所有半音技法丰富成为重要的民族乐器。
5 M" H6 j* w$ i) G! `⑦金翠羽:指琵琶上用黄金和翠玉制成的饰物。
7 c4 w% i% s4 f' @) l/ ^⑧弦上黄莺语:此句是指琵琶之声犹如黄莺的啼叫。
( E1 I& `9 [1 K% T2 R8 \% H⑨绿窗:绿色纱窗。指贫女的闺室。与红楼相对,红楼为富家女子闺室。
+ ]% V! G' s; U8 k8 M( ]7 ]⑩据唐圭璋《唐宋词简释》记载。
% q: F0 r, \& E* Y; z! E  I# Z) X% h' ?3 G

, g; {; f: X% q$ u译文$ e$ H3 e3 ]- s9 [1 k; s8 b& C9 c
  当时红楼离别之夜,令人惆怅不已,香灯隐约地映照着半卷的流苏帐。残月将落,天刚破晓时,“我”就要出门远行,美人含着泪珠为“我”送行,真是“寸寸柔肠,盈盈粉泪”的样子。临别时为我弹奏一曲如泣如诉的乐章,那琵琶杆拨上装饰着用金制成的翠羽,雍容华贵;那琵琶弦上弹奏着娇软的莺语,婉转动人。那凄恻的音乐分明是在劝“我”早些儿回家,碧纱窗下有如花美眷在等着他。4 P7 ^3 _  v# G" ~5 C; d
8 D7 d$ X7 A( I5 P4 x/ q

2 o/ x  U( m( L; c创作背景
: Y# L0 v) C: {( |4 P    《菩萨蛮·红楼别夜堪惆怅》创作于韦庄浪迹江南一带时,思乡怀念妻子的惆怅心情。
" Y# b( R6 `4 X8 _  韦庄生在唐帝国由衰弱到灭亡、五代十国分裂混乱的时代。他一生饱经乱离漂泊之苦。黄巢攻破长安,他逃往南方,到处流浪。直到59岁,才结束了这漂泊流离的生活。
* y- ?1 I9 p8 O' S9 P  b/ u" m  \4 ]7 T$ O8 ]6 b) j( `
4 |6 V9 M8 g; R: f+ ^7 {2 i9 c0 M8 r
赏析1- k# R7 j: d9 t* x0 y" T3 k2 k
    韦庄生在唐帝国由衰弱到灭亡、五代十国分裂混乱的时代。他一生饱经乱离漂泊之苦。黄巢攻破长安,他逃往南方,到处流浪。直到59岁,才结束了这漂泊流离的生活。
: c( n- ^. [$ M/ \# `% }: W/ R- p9 `1 [$ @
/ |& I$ O, Q3 P. }2 _6 d
  这首《菩萨蛮》词,就是写作者浪迹江南一带时思乡怀念妻子的惆怅心情。  X9 \$ C' _) r+ |
! b# x8 U; w+ Q0 m$ k
: |* a! w6 F2 I% \
  词的上片,写离别之夜,爱人和泪送行的动人情景。3 E% o0 ~6 }0 m8 f4 N
6 f9 g5 D( [2 H4 u/ K

$ R4 e8 s' ^/ B0 j7 |' k2 m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这两句写分别时的情景。回忆在朱门红楼那天告别之夜,灯光映照着半卷的挂有流苏的帐子的情景,真叫人难过极了。“流苏”,是用五彩毛羽或丝绸作成的须带或垂饰,称流苏。“半卷流苏帐”,指人还未入睡。
; E# `- g* i5 b' w0 h0 B( R4 D% b
* n! _( f3 [2 Y; [

) r6 b: b. o0 N8 g7 S  “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次二句写情深似海,难舍难分,一直到残月将落时,爱人带着泪水,才送我离开家门,分手告别的。9 H+ Q4 l# N4 }- R* b+ n# r9 C6 N

% w) B, k* U8 x, [2 V

- g5 A- D$ H3 R3 Z; O  词的下片,写客地思归,由听到琵琶乐声想到所爱之人正倚窗远望,等候自己归去。. C5 b( B3 [$ P! e% W3 V1 L( c
2 |, j0 d' e! \# [# w1 }! F
; Y* s. C( O/ h. m4 A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这两句写作者在他乡听歌女弹琵琶,弦上弹出黄莺般的音乐声。“金翠羽”本指美人的金钗,这里用以代指歌女,“黄莺语”指琵琶弹的乐声就象清脆婉转的黄莺啼般的歌声,极写琵琶声调的婉转。
: f' B% `) r% p1 g
* E0 t# p/ V- n  h  B7 T

5 T4 ]2 v" r* ^6 r& j& A  “劝我早还家,绿窗人似花。”这两句写词人由“黄莺语”联想起爱人临别时叮咛自己早日归家,想到花容月貌的爱人此时正倚窗远望,盼望归去。
0 a, o( s4 d. f2 }* W) s) m* U: Q& r3 ]. J) u- w
* ~3 N9 N" `  }: v1 U1 ]
  据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词又作:
. Y/ q, i5 I3 F5 ^. g0 ~6 b4 {" A. w  j1 w& Y$ m0 a2 |

8 [" x/ f( N  {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掩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
# N3 v9 c& g) B' f4 F( j% x6 M7 u; X) z
4 s  N1 H9 H; t2 Y
* @! g0 y5 M. B9 J) c$ P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
  Q' V2 Q9 ?. {! m$ M% M- u/ t) r0 E
7 P& [9 i+ u9 C+ G* e5 n% h
赏析2' u1 k: U0 i9 f! M' T2 r
    此词描写是一段艳情牛活的回忆,是一幅夜阑泣别的画图。
& G7 D% B0 U1 h3 O- M5 A: R1 `' N' g2 Q2 S) M# u4 ?* r" H  b  z: O

& _: L* L7 J; C: g8 t  W  词的上片,写离别之夜,爱人和泪送行的动人情景。主要运用赋法。叙说离别之景,抒发离别之苦
& N: \3 Y6 ^1 s% s% |
& h3 U7 ~$ M- j  O2 m+ p  Y- W
0 Z$ _" u# O! d, _2 ]1 W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小小的红楼,散发出清香的灯光,流苏帐半卷着,这里充满了温馨的气氛。然而这样美好的情景又是那般地让人感伤悲苦,因为这亦是一个离别的夜晚,明日就山岳相隔,天各一方了,此情此景令人不堪。“流苏”,是用五彩毛羽或丝绸作成的须带或垂饰,称流苏。“半卷流苏帐”,指人还未入睡。' j3 v& o) o3 y+ E8 R6 f

, g- n/ p3 H5 Y( a  x1 s0 {
  z+ \4 k9 c0 z4 @; K
  “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次二句写情深似海,难舍难分,一直到残月将落时,爱人带着泪水,才送我离开家门,分手告别的。良宵苦短,残天晓,和泪辞别。/ A- P  M* e3 F# ~% z# k+ K

( M4 N$ a0 F% Y/ X3 Q! |

  ~5 ~5 l( W) h8 ?7 t" D  词的下片,写客地思归,由听到琵琶乐声想到所爱之人正倚窗远望,等候自己归去。运用比喻,有含蓄不尽,余味曲包的艺术效果,给人以想像的广阔空间。
: s$ i" x1 q+ B; c% c! M9 h0 M% N) _: u2 b* L  _0 C4 C; K
" Z% U+ D$ S+ o; \' K
  下片“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用形象的比喻写“美人”临别时一支如泣如诉的琵琶曲。那琵琶是用黄金翠羽装饰起来的,弹起来如莺声娇软,婉转动人。整个曲子凝成一句话“劝我早归家”,叮咛之语,温柔缠绵,弦上之乐与辞别之语两两相应,而今回首往事,历历在目,思归之心,更加迫切。末一句民“绿窗人似花”作结,更添一层相思。绿窗之前苦苦等待的人儿像花一样的美丽,也像花一样的容易凋零。写词人由“黄莺语”联想起爱人临别时叮咛自己早日归家,想到花容月貌的爱人此时正倚窗远望,盼望归去。这一切都时时警醒着在外漂泊的游子,早作归家之计,不然等到春归花落,美人迟暮之时他就只有深深的遗憾了。4 w4 M: g6 z# u7 p- l5 l$ \
5 e) |' T8 P4 y" o5 f' q: r
1 F( ]$ G& Z/ J; P4 o( J
  韦庄词大体上用语淡雅,而这首词在遣词造句上却颇为华美,“红楼”、“香灯”、“流苏帐”、“美人”、“金翠羽”、“黄莺语”、“绿窗”等语词的连缀,将小小情事,写得楚楚动人,读来令人心移目眩。
& h  C* Q* Y2 d& m3 @; v/ M) [* l6 z8 u$ }+ N3 M+ E
" {% Q7 V1 K- A# B; I
作者简介  c5 i/ h: ^3 m: k4 v0 d
    韦庄(约836年─910年),字端己,杜陵(今中国陕西省西安市附近)人,诗人韦应物的四代孙,唐朝花间派词人,词风清丽,有《浣花词》流传。曾任前蜀宰相,谥文靖。
: }& g( q* h& D+ x3 E4 A* _' f3 S5 y: b5 |8 L3 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7 15: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
5 j! d: L" |. D# n) o. q朝代:唐代
) F* q8 ?: _4 Q5 i作者:韦庄" F9 }9 O( i  o1 `
原文:
( }5 x% S+ v& z%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d7 A! h0 M) K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0 G: V$ q) V% G9 |+ b
  B* ?: Y/ E3 Z3 i% Z6 p
# n/ L* X# [( v% E9 ?5 ]
注释
0 @3 L8 k. X6 i; I/ A1 h游人只合江南老:这里指飘泊江南的人,即作者自谓。只合:只应。江南好:白居易《忆江南》词首句为“江南好”。碧于天:一片碧绿,胜过天色。1 u* g* H7 ~' v; E4 |% Z
垆边:指酒家。垆,旧时酒店用土砌成酒瓮卖酒的地方。《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记载,司马相如妻卓文君长得很美,曾当垆卖酒:“买一酒舍沽就,而令文君当垆。”
& Z/ D2 Q  S% F皓腕凝霜雪:形容双臂洁白如雪。凝霜雪,像霜雪凝聚那样洁白。5 h* d) c* v; j: p2 H. u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年尚未老,且在江南行乐。如还乡离开江南,当使人悲痛不已。须:必定,肯定。! c1 _- T. X, O9 v2 R" M

1 p9 S9 Z; A# |  _4 U3 B' u
# N) a3 v5 a# K6 N& G: N! R
译文) l5 B) G0 P8 ^4 {5 o7 G! ^1 K" R. a
人人都说江南好,游人应该在江南待到老去。春天的江水清澈碧绿比天空还青,游人可以在有彩绘的船上听着雨声入眠。
8 h4 T+ q; o1 F6 ]* H江南酒家卖酒的女子长得很美,卖酒撩袖时露出的双臂洁白如雪。年华未衰之时不要回乡,回到家乡后必定悲痛到极点。
& p: T1 n8 C2 {: L3 d* M0 [, p1 Y8 U% j' w  s7 Z) E! ]# Q
$ c" ]7 I& H5 [
创作背景
0 s4 v2 S- A, l    根据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叶嘉莹教授的研究,韦庄的《菩萨蛮五首》词中的“江南”,都是确指的江南之地,并非指蜀地。这组词创作于韦庄晚年寓居蜀地时期,是作者为回忆江南旧游而作。; W, P# j/ @& ^, J6 E1 J2 I3 v

; Q5 F9 u' F% Y+ e3 T$ y- r

/ O" t7 r& U( y# h) d/ Q( I- t  韦庄生在唐帝国由衰弱到灭亡、五代十国分裂混乱的时代,一生饱经乱离漂泊之苦。黄巢攻破长安,他逃往南方,到处流浪。直到59岁,才结束了这漂泊流离的生活。这组词内容与他的流浪生活密切相关。
" C9 m6 k1 w1 z& o( w2 ?- q' l/ k1 ?  S; p9 t2 O$ f* ^

' [  q% h! q4 |3 W1 d赏析
6 \5 q% o- u- J2 b, l    这首诗是《菩萨蛮五首》中的第二首,对第一首的回应。难道主人公不愿意回到家中吗?可是自己求取功名不得,又怎能轻言回去呢?“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写得多美!但这种美,不是靠意象的美而烘托,却是靠浓挚的情感,而且是经过理性的浸润后的浓挚的情感动人。江南之美,甲于天下,但寓居在此,逃避战乱的人,又怎么会有归属感?故这两句是沉郁的。“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说的是碧绿的春水,比天空还要明净,躺在游船画舫之中,和着雨声入睡,又是何等之美,何等之空灵。前二句的沉郁,与后二句的空灵,就形成了难以言喻的艺术张力。/ a+ y5 b6 Y) ]  \8 B, v5 b
/ \- A$ Y& z  K, T# z" K: i$ Y
3 Q$ s) ~2 m/ {5 J6 ^' g
  过片暗用卓文君之典。汉时蜀人司马相如,与巨富卓王孙之女卓文君私奔,因卓王孙宣布与文君断绝关系,司马相如就令文君当垆,自己穿着短裤,在大街上洗涤酒器。所以“炉边人似月。皓腕凝双雪”,炉就是酒垆,炉边人指的就是自己的妻子,也就是上一首中“绿窗人”。主人公何尝不思念这位面如皎月、肤色赛霜雪的妻子?但是“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古人云富贵而不还乡,就像衣锦而夜行,而一事无成的人,回到家乡,心情却只有更加抑郁哀凉。这两句没有任何艺术技巧可言,纯粹靠人生阅历和情感动人,成为千古名句。清末大词人王鹏运提出,写词要符合“重、大、拙”三字诀,这两句就是“拙”的审美境界。) A! u/ C& [+ P# H

1 a  h$ S6 ^: G" f' t" B- r; y+ W
3 G  f) {; S* \2 E2 k
作者简介
3 Y- ~1 f* k+ f' `! m7 g) Z    韦庄(约836年─910年),字端己,杜陵(今中国陕西省西安市附近)人,诗人韦应物的四代孙,唐朝花间派词人,词风清丽,有《浣花词》流传。曾任前蜀宰相,谥文靖。8 \: m" X& q7 c1 ^
$ C( L0 i3 ^0 E2 B; N!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8 18: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菩萨蛮·劝君今夜须沉醉- j: O" P1 c- G  z1 x$ ~* n7 w
朝代:唐代9 s5 d0 R2 o' g( i/ `1 D
作者:韦庄- X+ a" M6 _. n# j
原文:8 ?6 h) l) q: a" t+ P& q
劝君今夜须沉醉,尊前莫话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 Y! z6 b! j7 L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2 h# n5 `3 {7 q2 l1 Z/ \5 l
# i9 O7 `! O6 m9 w3 _" Z8 ?9 |3 D
# G  `6 n9 e8 `2 N, N# _7 z7 o
注释
, h& m4 D/ p# J( ?9 A4 `⑴尊前:酒席前。尊:同“樽(zūn)”,古代盛酒器具。《淮南子》:“圣人之道,犹中衢而设樽耶,过者斟酌,各得其宜。” 0 Z, p' ~  M! H: R
⑵“须愁”句:应愁时光短促。漏:刻漏,指代时间。
  v, f+ N9 N; c7 X⑶莫诉:不要推辞。
& G" g7 k3 ^1 g⑷呵呵(huōhuō):笑声。这里是指“得过且过”,勉强作乐。
, C7 ^  L6 L6 v' Z  m- y9 A) q6 `6 y2 Y

( |/ w5 D& A9 v译文% z. }' \1 N" V' a6 Z
今天晚上劝您务必要喝个一醉方休,酒桌前千万不要谈论明天的事情。就珍重现在热情的主人的心意吧,因为主人的酒杯是深的,主人的情谊也是深的。, m9 i8 A# k& ]/ }9 \
我忧愁的是像今晚这般欢饮的春夜太短暂了,我不再推辞说您又将我的酒杯斟得太满。既然有酒可喝再怎么样也得打起精神来,人生能有多长呢?
" \9 s, s; _1 ^
2 M9 ~4 I$ A# G) y: b4 o% Q$ {( m
' }4 G4 ]# y  M' X1 _* p
赏析
' S) B3 h) p/ g' T4 r* d    这首词头两句说“劝君今夜须沈(沉)醉,尊前莫话明朝事”,下半首又说“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四句之中竟有两个“须”字,两个“莫”字,口吻的重叠成为这首词的特色所在,也是佳处所在,下面写“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又表现得冷漠空泛。有的选本因为这重叠和空泛而删去了这首词,叶嘉莹教授认为这实际上等于割裂了一个完整的生命进程,都是未能体会出这首词真正好处的缘故。& X1 I9 \' `9 M& h. e6 v3 H
6 J; ^9 u! ?. F. e, \- T* A$ M  b* F

' i* Q% f/ L; n# W! r8 D* M) E  “劝君今夜须沈醉,尊前莫话明朝事”,是深情的主人的劝客之语,一个“今夜”,一个“明朝”具有沉痛的含义。这两句是说:你今夜定要一醉方休,酒杯之前不要说起明天的事情。人是要有明天才有希望的,明天是未来希望的寄托,可是他现在用了一个“莫”字,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千万别提起。“莫话明朝事”,那必然是明天的事情有不可期望,不可以诉说的悲哀和痛苦,所以他这里反映了非常沉痛的悲哀。这是主人劝客之词,如果联想到他的“红楼别夜”的美人劝他早归家,则当时他的希望原当在未来,在明天,明天回去可以见到他“绿窗人似花”的美人,而现在主人劝他“尊前莫话明朝事”,是明天绝无回去的希望了。“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意思是说:纵然是对红楼别夜的美人还是这般的锺情和怀念,但是没有再见的希望,我就珍重现在热情的主人的心意吧,因为主人敬给我的酒杯是深的,主人对我的情谊也是深的。李白有首诗是这样写的:“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大意是:兰陵的美酒散发着郁金花的香气,白玉碗中的酒浆闪泛着琥珀般的光泽,只要主人能使我沉醉,我就忘记了什么地方是他乡。一般人只知道欣赏李白诗潇洒飞扬的一面,其实李白诗也有非常沉痛的一面,李白写饮酒的诗最多,而且多与“悲愁”联系在一起,像“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都属此类。在韦庄这二句写的主人劝酒之情中,也隐含了深重的悲哀。
1 {  f6 }# D6 ^' U' s0 z% w9 u& `9 K, h* B! K
* r, h+ y3 l' T' h5 f
  下半阕的“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叶嘉莹认为此处乃是客人自劝之词:我忧愁的是像今晚这般欢饮的春夜非常短暂,而不会以你把酒杯斟得太满作为推托之辞。“遇酒且呵呵”,“呵呵”是笑声,如果读者认为是真的欢笑就错了。因为“呵呵”两个字只是空洞的笑的声音,没有真正欢笑的感情,韦庄所写的正是强做欢笑的酸辛。他说:如果你再不珍惜今天“春漏短”的光阴,今天的欢笑,今天这“酒深情亦深”的感情,明天也都不会再存在了。唐朝灭亡,当时的韦庄已经是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了,所以他说“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 E  l. U/ S, [7 s
& D0 z3 D5 D1 z: H" s. M- Z. M
% v( q; H9 }! w( w; s8 g( y7 D
创作背景/ n& X' r$ k- I# A! ~6 D8 F
    根据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叶嘉莹教授的研究,韦庄的《菩萨蛮》五首词中的“江南”,都是确指的江南之地,并非指蜀地。这组词的写作时间是在韦庄离开江南之后,当是韦庄晚年的追忆之作,而写作地点则很可能是其晚年羁身之蜀地。
" D% n% U# v: x& O" D% e7 }7 f! f# Z$ i"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9 10: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处忆江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