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查看: 1339|回复: 2

[小说] 黄承林小说选:小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6 10: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截图20180516101930.jpg
      我没想到,何姨临终前会提出单独见我。我也没想到,何姨与我谈及的竟然还是小玉。我更没有想到,何姨和我单独会面的第二天,她就突然撒手人寰。
3 k& }3 F9 t$ C2 U6 k9 b       何姨并非我家亲戚,她只是我妈妈很要好的同事,用现在概念,算得是闺蜜。看着安详而去的何姨,我自然想到小玉。我的心情很复杂,很纠结,我真不知应该为何姨难过,还是应该为小玉慰藉。. p% I9 v3 Q5 S0 ~1 \9 e, ]3 N
       小玉是何姨的女儿,小我二岁。如果她还活在世上的话,今年恰好是她四十八岁的本命年。可惜小玉只活了十二岁。其实,我一直想努力地忘掉小玉。不是我无情无义,而是觉得往事不堪回首。特别是我生了儿女之后,每次想到小玉,我心情就会异常沉重,甚至提心吊胆。
5 K% v: z4 g0 E/ s4 a+ v) Z" h0 \       何姨突然离去,宛如石落静湖,激起层层涟漪,再一次让小玉在我的脑海里复活起来,勾起我极其不情愿的沉痛回忆。' q$ r# K- ]6 i  Q, y( ~
微信图片_20180516102019.jpg
       记忆中,小玉长得白白净净,爱说爱笑,爱唱爱跳,十分招人喜爱。何姨有三个孩子,一男二女,小玉是老幺,长得比姐姐招人喜爱,是何姨的玉叶金枝,掌上明珠,看得非常珍贵。- J/ O. {  G: _8 P5 Q7 O  M/ d
       那时候,家乡正修筑一个大坝。好几万来自四面八方的建设大军聚集在一起日夜奋战。父母们也都以公而忘私的忘我精神,积极投入到支援三线建设之中。
1 J5 i( x# t) c1 O       当时,整个工地只有一个临时托儿所,没有专业的幼师和保育人员,犹如随意圈在笼子里的一群小绵羊。托儿所旁边是施工人员休息室,都是活动板房,外表看上去没有区别,常常会有一些施工人员光顾我们托儿所。托儿所的小朋友们有时也会误闯施工人员的休息室。4 r2 M) }0 K3 N. g
微信图片_20180516102027.jpg
       那时,小玉四岁,我六岁,我和小玉犹如一对亲姐妹,能整天在一起开心玩耍,形影不离,无忧无虑。小玉最愿意到我家住宿,与我同睡。初夏时节,小玉穿着妈妈亲手缝制的花布连衣裙,像自由的小鸟一样在托儿所周围穿梭,显得清纯可爱。小朋友们都羡慕她,很多大人也都喜欢她。
' {/ S7 Y% }) c' t9 ~       我没想到,热闹的建设工地,明媚的阳光之下,欢快的托儿所周围,却时有阴暗、惊惧和危险。
/ j2 |( f6 r" k- D2 n7 f* r      有一天,我和小玉与几个小朋友一起玩捉迷藏。大家东躲西藏,相互寻找,非常开心。轮到我找人时,我很快在托儿所的犄角旮旯处找到了躲藏的小朋友,却唯独找不到小玉。我忽然想到小玉会不会躲到施工队的休息室去了?上班时间,那里很少有人,休息室的门也都基本没有上锁,我就曾在那里躲藏过,小玉没有找到我,还是我主动出来告诉她我躲藏地点的。只有我和小玉知道这个小秘密。
) l8 P1 |& e# q- L! M0 W       我悄悄地来到施工队的一间休息室,偷偷地从门缝往里看。我没有找到小玉的惊喜,却看到了让我惊恐的可怕一幕:一个男人压在小玉的身上在抖动,他把小玉压哭了。小玉试图挣扎,但她太小了,她的反抗显得软弱无力,无济于事。她的嘴巴还被那个男人捂着,只能传出很小的哭声。我当时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全身发抖,险些瘫倒在门口。我当时害怕极了,但我不能放下小玉不管。片刻之后,我终于鼓足勇气走进休息室,声音颤抖地说:“坏男人,不许欺负小玉。”6 E0 ^9 c$ v/ H# Y( t# r0 |" I
微信图片_20180516102032.jpg
       那个男人听到我的声音,先是一愣,急忙起身。当他看到我只是一个小孩时,恶狠狠地对我说:“你要敢说出去,我掐死你们。”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提着裤子冲出休息室,仓惶而逃。小玉见到我,抱头痛哭。我当时真怕那个坏男人又回来掐死我们。急忙对小玉说:“别哭了,我们快逃吧!别等坏男人又回来了。”小玉止住了哭声,我不敢回到托儿所,就带着小玉匆忙回到了我家。我发现小玉脸色腊白,神情惊惧,像是得了重病。我本想去工地找妈妈和何姨,但是我不敢去,我怕遇到那个坏男人,只好在家里等着她们下班回来。  }# c' v$ @) `
       何姨和妈妈下班回来时,小玉已经睡着了,我就守候在她的身边。她眼角挂着泪水,我轻轻地给她擦拭。何姨看到小玉的脸色,也以为小玉是病了,就准备抱她回家吃药。
1 L+ |  L) o5 q/ J. E       可谁知这时小玉惊醒了,她睁眼看见是妈妈,就放声大哭起来,还不停地说:妈妈,我怕。妈妈,好疼、好疼。何姨就问:哪里疼?小玉就指着自己受伤的部位。何姨和妈妈仔细一看,都惊呆了。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起初不敢说,我真怕那个坏男人知道了会掐死我。后来,在妈妈再三地启发下,我才说出我看到的小玉被坏男人欺负的大概经过。何姨问:那个坏男人是谁?可是我当时惊惶失措,根本就不敢看那人的脸,他又穿着和其他人一样的工作服。小玉也说不清楚那人的样子,根本就无法知道是谁。; e' q. k! ]6 P0 ]; Q, y% G
       妈妈赶忙烧了热水,与何姨一起帮小玉清洗身体。小玉的皮肤真好,嫩嫩的,软软的,真是白玉无瑕。何姨却流着眼泪一遍又一遍轻轻给小玉擦洗。妈妈告诉我:小玉这事,对谁都不需再说。
2 t. ]3 {% _! J( o, R0 h       从那以后,妈妈、何姨就带着我和小玉一起上下班,为此,领导批评了她们无数次,但她们既不改正,也不辩解。0 _, k6 Y  w: b: h
       小玉上学后,学习一直很好。她活泼天性渐渐恢复起来,很快成为学校的文艺骨干。无论在学校、还是在班级,凡是有文艺活动,都能看见她忙碌的身影。
& f; ?( ^0 i4 _2 @8 T: f2 Z
微信图片_20180516102035.jpg
       工厂子弟学校离我家很近,那时学校布置的作业不多,每天放学后,小玉依旧喜欢到我家玩耍。我们经常在一起跳皮筋、跳方格、踢毽子等。每次她要从我家走时,妈妈总是交代我姐姐一定要把小玉送到家。
: {8 X: V1 o8 R3 G       大坝终于建成,开始蓄水发电了。每逢夏季,库区的孩子们会在大人的监护下,练习游泳和跳水。可是,何姨坚决不让小玉穿游泳衣,也不让她学游泳和跳水。小玉几次悄悄对我说:她很羡慕姐姐能够穿泳衣,更羡慕其他小朋友跳水时的优美姿势,在空中跳跃的姿势像自由飞翔的小鸟一样,令人神往。
3 W+ r0 I! M& U+ t7 l       我很快就上了中学,在离家十几里的一所学校住读。就再也没有时间接送小玉,陪她玩耍了。再次得到小玉的消息,令我非常吃惊。可怜的小玉没能躲过“是祸躲不过;祸不单行”的魔咒。就在她原本快乐的童年即将结束时,她又遭遇了这种不幸。
; L; M2 T6 ], e! i. Z* Q        那一晚,妈妈、何姨和我一直陪护在小玉身边。小玉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从她迷茫而呆滞的眼神里,我能看出小玉极度痛苦和万般羞愧。这次小玉没有流眼泪,反倒是她还不时地给何姨擦泪。我当时心如刀割一般难受。我甚至想过我愿意替小玉去遭受欺负。可惜,每个人的人生之路无法替代,每个人的人生境遇和遭遇也似乎不能替代。
( f! E8 C% f% K' F, P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们陪护小玉,几乎寸步不离。小玉一整天一句话也没说,一口饭也没吃,一滴水也没喝。眼见着人就突然消瘦下来,样子凄楚怜人。直到晚上睡觉前,小玉突然对何姨说:“妈妈,我好饿。让我吃饱吧,我明天还要去上学呢!”我妈妈赶快给小玉做了一碗肉丝面,还煮了两个荷包蛋。看着小玉狼吞虎咽地吃饭,我们都感到几分欣慰。小玉是一个很有个性和主见的姑娘。我当时觉得她听了我们不断地劝慰,大概是心里疙瘩解开了。- I. v& g, K( n/ E
微信图片_20180516102040.jpg
        没想到。第二天,我刚到学校,就接到“小玉走了”的消息。清早出门时,小玉微笑着对我说:“姐姐,再见!”竟然成了我们的诀别。后来听说,有人看到:小玉那天穿着她姐姐的一条漂亮的游泳衣,像一只自由的小鸟一样,飞越了大坝。仿佛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彩虹。" y2 j0 \. x. F; l0 t
       人们没有打捞到小玉,也没有寻找到她的任何踪迹。小玉真地走了,她消失得无影无踪。小玉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美丽而诱人,却昙花一现。6 ?) @) r- ?/ a
      小玉走了,这是何姨遭受的最大打击。从此,何姨的精神状态出现了严重的间歇性障碍,不得不一次次住院。何姨住院治疗期间,我每次去看她,何姨就会和我说起她的小玉,说她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女儿,对小玉抱愧一生,自己悔恨一生。每当如此,我的内心就异常沉重,也是满怀愧疚。
' T% w9 @+ @5 |/ }6 J- U       如今,何姨也突然走了。她走得很安详,很淡定。我想,何姨此时此刻一定和她玉叶金枝般的小玉在一起了。小玉一定不再恐惧、寂寞和孤独了。何姨一定会安心地专注地好好地照顾小玉了。(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w7 n2 B+ Y9 L$ t
【作者简介】6 U- a) w$ {& v% @
微信图片_20180516102047.jpg
       黄承林,男,生于湖北省十堰市。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协第六届理事会个人理事,东风汽车公司文学协会副秘书长。出版有长篇小说《犟河》、散文诗歌集《溪水竹风》、中短篇小说集《相约异城》、散文集《静水深流》、诗歌集《层林尽染》等,发表文字作品超过300万字。
" ?( G/ Z2 h9 M
2.jpg
策划︱付祥友   责编︱李慧改

, c$ t: e& x3 p8 ~, v: z
, F( [& Z) L% I! q
发表于 2018-5-16 16: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玉的离去令人心碎,天堂中母女可以相聚在一起了。欣赏精彩小说,问好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0 13: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伶的孩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