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查看: 1396|回复: 1

[小说] 三少小说:古德寺(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3 16: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子:武汉算得上是历史古城,然,历史古迹却在岁月的消掩更迭中逐渐沉淀遗落,散入寻常巷陌,隐了踪迹,蓦然回首抑或弯折转角处,偶的灵光咋现,一片瓦砾,一方青砖,承载的悠悠岁月又会毫无顾忌地闯入视野,惊艳了时光,惊醒了心湖处怅然若斯的那股情思,纤柔缠绵出段段世情。
' A) A  i# B5 B2 e5 B# s$ f  如果说历史已经演化成了卷卷书册供后世展读,那么古迹便是这历史的缩影,见证了悲欢离合,风云际换,敛了眉目,静了身姿,无声地述说着往事前尘,执着而倔强地握住那缕历史云烟不肯放手。
4 n; I! [/ c! [& S: S  我一直都相信,穿越了历史风云存在至今的古迹们,都有着属于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故事多已无法考证,却无损那烟尘浸染过后的神秘,那么,自今日起,我要为他们写一段故事,寻找遗落的前世之旅。8 s7 E4 y( k5 c. B( s! D% y
微信图片_20180703155851.jpg
) b0 d/ O- V) n% O
寻找前世之旅(一)
——乱世佳人篇:古德寺
  在罗家庄下车后,进入四五七医院的后门,沿着林荫道慢慢前行,似乎进入了一个悠闲宁静的花园,笔直挺拔的杉树林,殷殷踱步的雀子,闲坐回廊养神的老人。汽车的尾气、满地的烟尘、机械的轰鸣,似乎在一刹那间消匿得无影无踪,心中不由得对此行的目的地——古德寺更多了几分期许,莫非此地也沾染了古寺的灵隐。出得医院正门,便是古德寺路,远远看见悬挂着“古德寺”三字的黄色铁质门栏,在育才美术高中红墙白窗气派复古的教学楼旁,显得寒酸而沧桑,走过一排居民房,映入眼帘的寺院大门若非有着五座仿制佛塔和一副红底黄字的济世对联,实在与一般民房别无二致。
9 G2 ?' v1 i- ^3 ?  C! Z0 h( f
微信图片_20180703155858.jpg
  进得院子,我有一刹那的晃神,如果不是眼前大道上的香炉和满炉的香烛,还以为是进入了如世界之窗之类的景点,见过归元寺的庄严肃穆和地博殿广,见过宝通禅寺依山而筑宫殿层叠的气派恢宏,却独独没见过眼前这般充满异域情调的佛殿。
+ Y8 M9 @  x" B3 y/ `9 c3 \  午后4点左右,温燥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早早折了烈度和亮度,间或洒下几丝光线,斜斜隐入杉木,微湿的空气,满池葱郁的荷塘,三三两两漫步趟游姑且称之为香客的游客,在古朴的圆通宝殿的映衬下,竟是怪异的融洽,古与今,繁与简,中与西,像穿越时空般奇异存在于汉口的中心地带,存在于深巷阡陌里,恰似无法言说的秘密。: x+ _2 U8 `. \' }5 z
  不同于印象中一般佛寺的黄瓦红柱、飞檐翘角,光影透过林立的方柱在回行步廊明暗交织,繁复高耸的三角门廊古典雅致,玫瑰圆窗和竖形长窗在斑驳的古墙上肃然静默,九座塔刹伫立殿顶静看八方游客,无喜无嗔,水泥沙石造就的方柱外墙历经经风雨的磨砺,蕴出斑驳黄旧的怀旧色调,在这个午后,在这座异域风情杂揉的佛堂面前,沉重的历史沧桑气息盈盈流动,没有鼎盛的香火川流的信众,没有抑扬顿挫的佛号经声,她的静谧,古雅,洗涤着周遭的一草一木一物一人,心性好古,普度以德,1877年至2014年,137年的风雨沉浮,人事变迁,她却一直守候着这方天地,特立独行却又温柔静致的模样。3 P& N9 ~% M) `9 V* |4 y( f# x
微信图片_20180703155902.jpg
  那么,该是怎样的一段故事呢?故事嘛,必是少不了风月的,但将这世外修持之所牵扯进红尘俗世,未免大大不敬,不过细细想来,入世焉知不是出世?不看穿这万丈红尘里的悲喜疾苦,又怎能了悟能断,而登彼岸?况且故事本身就与佛门无甚干系,历史的未可知也非我等常人可叹寻的,只是想着,某个时空,必定有这样一位幽娴贞静的佳人,独独蹰行于瓦砾小巷,蓦地回头,一笑倾城。
( j4 T6 I; p1 m4 j: q! E5 Y( f3 ~  1911年10月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月份,武汉在午夜的枪炮声中拉开了辛亥革命的序幕,阳夏保卫战全面爆发,古德寺的僧众也开始了枪林弹雨中的苦修岁月。远在900公里之外的上海王家却在这一月添了双女儿,王家世代书香,老来得子,本是喜事一桩,不料夫人在看过一双女儿之后,竟是垂泪长叹:乱世红颜,焉知祸福!尔后血崩而亡。王老先生后半生的心血便完全倾注在了这双女儿身上,白日要上女子学堂,晚间还要完成父亲另置的课业,古今中外均有涉猎,完全男子式的教养,王家的女儿在一众的女学生中也是最出色的,姐姐明德,文静似一汪湖水,一手簪花小楷写得灵动雅致。妹妹惟馨,活泼似一脉溪流,西洋画神形具佳。一般的蓝衣青裙,却穿出别样的格调,既有中国闺秀的仪态万千,也有西方小姐的敏捷明慧。
0 ]4 \/ d2 H1 j9 ]) j% {% X) R  1927年四月,春。本应是花团锦簇的踏青时节,上海却笼罩在政变、屠杀、起义、镇压的红色恐怖中,王家成了这场政变的牺牲品,保持中立一心只想置身度外的王老先生顶着私藏乱党的帽子下了狱,生死未卜。当夜,嘈杂明亮如白昼,明德呆呆看着眼前熊熊燃烧的房屋,灼热的火苗肆无忌惮地舔舐着朝夕相处的庭院,木制门窗,一点点,一点点,变黑,化灰。. v9 L8 J: a6 r6 c& X
  曾经安静的宅院前,如今挤满了各色人群,哭喊逃窜的佣仆,挥臂疾呼“打倒反动派”的学生,忙着打砸烧掠的凶汉,破衣烂衫企图寻或意外之财的流民以及操着手满脸惶恐立在人群外围的乡邻,这就是自己亲爱的国人?下午还在为校报撰稿鼓励自由追求民主的明德,接到父亲入狱消息赶回家却碰上这样的场面。大火已经烧了两个时辰,正门口的空地上,两堆漆黑的灰烬偶尔跃起一丝火星,那是父亲耗尽一生心血收藏的古文墨迹,却被说成是反动的证据,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妹妹在混乱中早已没了踪迹,也许逃了,也许……! T+ E9 b' d- e6 v1 A9 ^
微信图片_20180703160404.jpg
. k2 l, U0 w4 p- I$ k3 {. p
  “那是王家大女儿,也是造反派!”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火光下的明德霎时成了焦点,同情的,怜悯的,愤恨的,嫉妒的,猥琐的,种种目光亢奋而激烈的交织,几个警服模样的男人狞笑着靠近。再次环视人群,明德第一次读懂了鲁迅先生所说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国人深入骨髓的麻木绞杀着颗颗赤胆忠心,这样的人民,这样的土地又有什么值得留念,每每和父亲讨论民主自由的时候,父亲都是笑着摇头:“你们年轻人太意气用事,民主自由和政治不能混为一谈,学问更不能!”当时自己怎么说来着:“父亲一代名儒,却不肯为百姓争取权利,岂不辜负了一身学问!”如今父亲去了哪里?妹妹去了哪里?王家又去了哪里?冲天的烈焰下,蓝衣青裙的女孩子冷冷一笑,如飞蛾般转身跑向了茫茫火海,周围的人群啊呀一声,慢慢散开了。6 s; G% g1 U2 d8 a. a
摘自《寻找前世之旅》(一)——乱世佳人篇

) U2 R# h4 c: L8 I9 u$ _
未完待续……

5 }. p8 ^' o5 z! L' ^4 T; ^4 t& |9 M【作者简介】4 H8 j+ K( ~4 t9 C5 m
微信图片_20180703155917.jpg
      三少,就职于神龙汽车公司,神龙文学社成员。爱好文学,作品多有发表,擅长小说创作,是少有的才女!, W3 m$ L+ |3 ~* |
本期策划︱傅祥友  本期责编︱梁   铮 文中插图︱ 网   络
东风文学二维码.jpg
7 [2 C+ k0 T# J0 s6 _

) N3 t7 \9 I4 z# s' x) j
发表于 2018-7-3 19: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小说!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