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查看: 1653|回复: 2

[小说] 三少小说:古德寺(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4 11: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多年后,明德每每想起这个火光冲天的暗夜,都会增添一丝活下去的勇气:既然老天没让我死成,那就好好活着吧,就算为了那失散多年的妹妹。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正如罗丹青所说:活着是为了纪念逝者,替他们好好活着,是责任,也是义务。
4 o# h6 ~* S+ u  1931年7月,江城,暴雨,整个城市被雨水泡出了霉味,明德靠在木质雕花的窗前,呆呆盯着前方葱郁林木中透出的一角黄沿,那里隐约传出低沉的梵唱,每日的这个时辰,寺庙的佛经声会准时响起,明德也会准时出现在二楼的小窗,素净的衣裳,淡淡的表情,微蹙的眉头,流泻出淡淡的忧伤。% w  W# }, G) O% N& a
微信图片_20180704115054.jpg
  走到门口的罗丹青不经意的抬头,看见的就是这个模样的明德,细密的雨丝模糊了她的脸庞,伴着佛经声,更添了分飘渺虚幻之感,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罗丹青心中闪过一丝惊惧,就像四年前的那个夜晚。纵横战场,见惯血腥人命的罗丹青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有一颗慈悲心肠,那天慕名前往拜访王老先生,却不期正碰上王家火祸现场,这个女孩子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眼前,明明那样瘦弱,却又那样倔强决绝的冲向火海。罗丹青策马从火焰中出来时,手中抱着的就是已经昏迷了的明德,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明德,就是罗丹青的劫。
* X; @! E' c$ G7 R* _# Y0 c  当明德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武汉了,她不说话,不吃药,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不停地流泪,泪干了,再流,再干。罗丹青完全拿她没办法,年轻的军官可以毫不犹豫地掏枪瞄准反抗者,也可以怒吼鞭打无能的下属,甚或和上级叫板,可是他对此刻的明德毫无办法,情急中,他给她硬灌下汤药,捏着她的下颌,盯着她的眼睛故作凶狠道:活着是为了纪念逝者,替他们好好活着,是责任,也是义务。明德的眼神有了一丝光亮,开始吃药开始进食可是她还是那样沉默,像一副画那样安静,在这个二楼的小房间里一呆就是四年。+ A: b! x. u8 R$ I" g( x
微信图片_20180704115058.jpg
  听见楼下的响动,明德知道是他回来了,她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未打听过,只听别人喊他“罗长官”,是这个罗长官带她来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对于军队她向来无甚好印象,乱世军阀,不过就是当局欺压百姓夺取政权的刽子手罢了,对于这样满手血腥的武夫的援手,她并没有存着类似英雄美人一段风流佳话的念头。对于这位救命恩人,明德着实是谨拒提防的,年轻的军官似乎也察觉到她的念头,倒也没有特意解释。他实在太忙,四年时间回家的次数笼统不过十次,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满身的风尘散发出浓浓的血腥,还有眉间掩不住的疲倦,一如当下。. r* l4 V+ d8 P8 I+ r
  她走进书房的时候,他正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阴雨天,室内较暗,桌前的一盏油灯被风吹得间明间暗,他的大半身躯隐在光影中,半侧的脸庞在光晕下愈发的冷硬,眉头紧锁,看见她进来,便停下了笔,若有所思的样子。她也没有说话,走至书房另一侧的书架下,取出当月新买的书册读了起来。4 [& X2 L2 k8 u! i
  这个家里,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书房,每天每月仆人都会准时送来时下最新的报纸和《新青年》杂志,虽然对时局失望透顶,可是,那个地方说不定会有父亲的消息,如果父亲获释,也肯定会寻找自己,时间就是在这样的搜寻等待中静静走过了四年。她没有看他,却感受到他投注到自己身上的目光,深沉热烈。她装作不知,眉眼淡淡,脸上看不出任何波澜,一页纸却怎么也翻不过去。  A" O4 e& W' v# f$ I; ^) {: u4 ^. X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每次他回来,明德都会来书房读书,他不问,她不说,最后成了一种默契。他看着她,装作不知道她的不知,屋檐的雨水滴滴答答落在石板上,在静静地室内愈发清晰明了,乱世中的安宁是不可获得的,如此一直下去,多好。
+ q, y% m# @1 Y' d/ b
微信图片_20180704115101.jpg
  副官熟悉的声音从大门外传了过了:“长官,我们必须马上启程,迟恐不及!”室内的清静顿时消融,她听见他起身拉开椅子的声音,沉沉的脚步缓缓靠近,一双泡的发白的长筒靴出现在眼前,她诧异的抬头,他却蹲在她面前,紧紧盯着她眼睛,一字一句道:“武汉,罗丹青。”看出她的疑问,他继续道:“我叫罗丹青,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丹青。”明德呆了一呆,他叹了口气:“此去无归期,我只希望你能记住我的名字。”
8 M6 g' Z7 H) S# V  k" k* }: n' Z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今天的他十分不同,让她有些无措。他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又顿住了,她迷糊地跟着站立起,下一个瞬间,她已经落进了一个湿冷的怀抱,坚硬的军服嗑得脸颊生疼,时间久得明德都快忘了呼吸,被放开时,她的手中已经套了一个翠绿的玉镯,衬着细瘦苍白的手腕,晕出清寒的光华,他在她耳边轻轻道:“等我回来”。明德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时,他已大步出了门,他要离开了,以前他从来没有道过别,这次却是这样慎重。战火无情,谁又能保证下一个倒下的不是自己?
) Y7 n, f# S8 z  慌乱中,她踉跄着跑到门口,只堪堪看到一丝背影,风雨中黄绿色的军装湿了大半,腰身却挺得笔直,她还是无法开口唤他,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念道:“上海,明德,王明德”。忽然,她想起什么似的往楼上跑去,来到窗前,她抚了抚有些加速的心脏,微微探出身,再探出些,隔了方雨帘,视野有些模糊,却依稀可见一列军士正好行至巷口,为首的军官感应似的回头,正好撞上明德搜寻的身影,蓦的绽出大大的笑容,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就像撕破了乌云的烈阳,像触电般,她缩了回来,关紧窗户,满脸通红,像偷情被抓的小儿女。
( }) o6 {2 N- y- s! s  7月底,金炉堤、丹水池铁路堤先后溃决,整个城市陷入一片汪洋,明德的宅子也未能幸免。0 `: N2 ]  N5 u& j" o
微信图片_20180704115114.jpg
  转移岱家山之前,她同仆人们一起准备着需要到走的东西,她的包袱极为简单,里面装着一块丝帕,一把木梳,几件换洗的衣物。丝帕和木梳是丹青送给她的礼物,丹青每次临走前都会放一个军用包裹塞到她手中,拨开还残留着体温的包裹,有时候是一块丝帕,有时候是一把木梳,有时候只是一盒糕点,无甚稀奇,但某些细节均显示出它们来自同一个地方——上海。明德从来都没有用过这些礼物,却珍而重之地将它们收进梳妆盒,晚间无法入睡时,便拿出来反复摩挲,算是家乡的一点念想。收拾行李时她踌躇再三,还是装下了丝帕和木梳。来到书房,想收拾些重要的物什带走。
$ u( c2 _" N4 |9 x3 i6 N5 d3 s- Q0 N
  他的书房不大,质朴简洁,书桌前挂着一副对联: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书桌里侧的小抽屉里搁了卷字画,展开来,是副字:黍稷非馨,明德惟馨,下署一枚印章:丹青,1927年8月,笔锋清挺豪迈。他,竟然知道自己名字的来历。收起字画,下面一叠书稿,竟是自己日常无聊时的随笔之作,没想到都被他收了起来。书稿下面有封信,一般清挺的字迹写了“明德亲启”四字,抖开纸箴,墨迹有些许晕染,看来才写下不久。他这样写道:明德,我很早就知道你的名字,可是却第一次叫你,我们生在这样的乱世,我给不了你任何承诺,不能带你离开,也不能自私地让你等我,我的双手沾满鲜血,不论是敌人的还是朋友的,对于很多人来说,我就是恶魔。可是我还是自私地留下了你,我奢望着能等来和平解放的一天,你会在巷口等我回来。明德,你不属于这座小楼,你应该走出去的,人不应该只为了活着而活着,你的父亲和妹妹也许还在等着你回家……
  那天,明德看完书信,在书房独坐了整晚。
; S1 V, E0 R' C2 f# |" A
  长江的水位并未因为江城的人民饱受战祸之苦而有所收敛,三镇堤坝全线崩溃,无情的洪水恶兽般吞噬着百姓们最后的希望,明德和家仆挤在岱家山一个临时避难所的时候,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苦难,洪水之下,连草根树皮都成了奢侈食物,每天都有患水肿死去或即将死去的尸体被哭嚎着抬出避难所,因为外面还有活人等着住进来,“九•一八”事变之后,军队都在加急巩固防御工程,防汛系统全面瘫痪,百姓只能祈求上苍怜悯。
  人群中间或穿梭着几位僧侣,或为死者轻念几句经文,或者为伤者护理,他们在水祸中也丧失了家园,可是,在这场苦难中,他们却以微薄的一己之力舔舐着众人的苦难,每每僧侣走过,人们都会竭力让出通道,甚或有人将偷偷省下的口粮塞到师傅们的口袋中,可是不久,那些食物又会被转赠给饿得奄奄一息的人。
微信图片_20180704115104.jpg
  来了武汉四年,明德一直都保持着旁观者的心态,对于她来说,这个陌生的城市,古怪、潮湿、闷热,急躁,只不过是自己意外漂泊之所,可是,这场水祸,却让她与这座城市,与这些百姓生出一丝血肉相连的感情。她当即拿出仆人们事先准备好的食物,交由师傅们分发众人,然后又加入到师傅们的护理队伍中,也许这些生活在底层的老百姓,终日只为生日劳苦奔波,不懂得什么大道理,而且正是学生时代自己所大肆批判的愚昧麻木之流,可是在苦难面前,无分贵贱,自己何曾不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谁都有活着的奢望和权利。渐渐地,人们行动起来了,年轻的男子自发参加了筑堤的队伍,年轻的女子或是小孩自动加入医疗护卫队,死亡腐朽的气息竟是渐渐淡了,乐观爽直的武汉人似乎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只要家园还在,就应该活着。 ; }8 W% S0 Y' |9 b# G& a" L, K) k
微信图片_20180704115107.jpg
  水患过后,江城基本沦为废墟,人们忙着重建家园,明德变卖了家中财物,在原址上重建了一座瓦房,遣散佣人,将剩余银钱全部捐献给了几街之隔的古德寺,那里,每天都有大量的难民排队领粥,一碗搁着几粒米的稀粥对于灾后的饥民是难以想象的美味佳肴,人们热火朝天地闲聊着,一波人喝过粥就赶回家修葺房屋,另一波人则在寺庙忙进忙出,为师傅们修葺已毁的房舍和庙堂,人们出奇地默契,没有争吵没有猜忌没有鄙夷,已经自食其力的人不再来领食,却会时不时送来少量的食物、木材、衣物抑或其它物资,从他们脸上明德看到的是对生活的信心。明德已成为古德寺的常客,施粥、写通告、誊写经文、分发衣物,联系政府寻求资助,不论僧众,均喜欢这个娇小安静的女子,她就站在那里,静静地微笑,笑得宁致祥和,给人莫大的勇气,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曾经也给过这个女孩子莫大的生活下去的斗志。( ^5 W6 |0 B2 i$ h% ]
微信图片_20180704115110.jpg
  摘自《寻找前世之旅》(一)——乱世佳人篇6 V# L' ^2 W7 A2 Z2 g4 J
 未完待续……0 j5 ~4 y) Q  C4 @- H& n
3 W7 D6 U; c2 J
【作者简介】
: \/ L5 N2 m8 i9 _6 {/ W
微信图片_20180704114430.jpg
      三少,就职于神龙汽车公司,神龙文学社成员。爱好文学,作品多有发表,擅长小说创作,是少有的才女!4 W' n+ ^0 X  F& e& u" S
本期策划︱傅祥友  本期责编︱梁   铮 文中插图︱ 网   络
东风文学二维码.jpg
) e8 r7 u! W# R1 R
发表于 2018-7-4 13: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4 16: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好小说!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