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查看: 1577|回复: 1

[小说] 柳慧国小说:洋三爷的故事 (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0 10: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洋三爷的故事(中)
————————
作者︱柳慧国
微信图片_20180810103719.jpg
  洋三爷不管别人怎么样,只埋头打自己的工捡自己的垃圾,本本分分的存钱。转眼到了到了腊月,三个多月下来,洋三爷心里一算,也积攒了2000多块了,心里很踏实。偶尔在海边也会捡到一些牛仔裤等衣物,累积下来有一大包。到了腊月二十七八,也没什么活干了,洋三爷就和新垓收拾行李,又是赶汽车又是挤火车,大包小包的回家过年了。- S" _* X, s% {  d' y3 t# U
  洋三爷回家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金鸡墩,他带回来的那些衣服小电器样式都是那么新鲜稀奇,前来探望的人踏破了门槛。除了例行的问候寒暄之外,很多也是来打听消息,试探底细,看看外面的日子到底好不好混。洋三爷总是请人家吃糖,抽他带回的湛江牌纸烟,也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讲述他在湛江的经历和当地的风土人情,满足各式人等的好奇和疑问。. h/ h4 {# ~" y) K. X7 @& P. Q
  别人问他赚了多少钱,他总是含糊的说还可以,比种田强。只有在二哥斌垓家里,洋三爷才说实话,并劝说斌垓和他一起去广东,但斌垓家里大儿子青平刚添了孙子,小儿子兆平又要考高中,本来按照斌垓的想法,兆平读几年书就该回家下地学干农活,不曾想这孩子很有天分,从小学到初中,老师都说这个伢不得了,是个读书的料子,今后肯定能考取大学,斌垓虽然也没想要兆平光耀门楣,但要是孩子今后能考取大学,吃上公粮,也不至于像自己一样一辈子辛劳穷苦也好。所以他虽然有些动心,但眼前还只得在家操持庄稼。; D/ [6 f( S5 Z5 y# L/ ?, y
  不管怎么说,洋三爷把彩虹治病欠的债还清了。由此村里人推断洋三爷赚了不少,心思都开始活络起来,不过也还有些人将信将疑。转眼过了正月十五,洋三爷见彩虹的病奇迹般的好了起来,就放心地把家里活交给爱平,自己琢磨带上喜平,和新垓说好了日子,就准备南下了。没曾想临出发的前两天,就有人上门磨蹭着洋三爷和新垓带他们一起出门。墩子里的人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平时见面不是叫叔就是叫伯,亲里亲戚的也抹不开情面,再说多几个人也多些照顾,他们也就热情的应承了。这次走的洋三爷带上了大哥的大儿子树平,新垓带上了女婿秋和,再加上喜平一行五人上路了。  b! {: |0 Z+ ]
  到湛江后,树平、秋和和喜平都上工地干活。但让他们去捡垃圾,他们都怕丑不愿去。树平最能吃苦,苦活累活都干。那时候没有升降机,有时候一担子砖头就靠人挑肩扛上七楼八楼。树平正直壮年,为了多挣几块钱,没少挑砖,有时候累得回家腰酸背疼,刨上两大碗饭倒头就睡。喜平在家就是个老实伢,话不多,又有洋三爷管着,每天只是不紧不慢的出去干些小工。秋和长得很高大,在农村也是一表人才,也上过初中,认识几个字。干了一个月的小工,就感觉太吃亏了。有天下雨不干活,他在街上漫无目的闲逛,无意中在一根电线杆上看到一家物业公司招保安的消息,包住包住每月还有850元的收入,他马上赶过去。招聘的人看他身高体壮,也能别别扭扭的讲普通话,还认识字,就招用了他。
! F+ X5 T1 T9 e) i6 L2 i  ?: p$ N9 }& x- ~
  秋和干保安后就从洋三爷那搬出来住到了保安集体宿舍。有了稳定的收入,还穿上了一身制服,工作也只是巡逻和岗亭值班,不用干体力活,虽然经常要倒夜班,但秋和年轻打熬得住,刚开始还感觉美滋滋的。
) T- W5 A5 `8 b  q' o1 h  人大抵就是这样,肚子饿的时候想吃饱饭,穷的时候期待有钱。有了钱,其它的欲望又冒了出来。秋和年轻,才结婚4年,每每到了夜晚,就特别想老家的婆娘,一群保安聚在一起,除了抽烟喝酒打打扑克,最多的事情就是放肆的吹牛,讲最下流的黄色笑话。晚上躺在床上,秋和经常被荷尔蒙刺激的难以入眠,下面鼓胀鼓胀得厉害。后来他听有的保安说附近的小巷子有那种录像看,就经常偷摸去看录像,看完了录像中的画面一遍一遍在脑中浮现,往往又更加亢奋和难受。有时候他也叫上喜平去海边的海滨浴场,湛江最有名气的是金沙湾海滨浴场,那里的女人穿的都很少,有的只穿三点式,大片胸部和白花花的大腿都露在外面,喜平还不通人事,秋和往往看得直流口水。5 C6 T( _& r: `$ o
  在湛江待的时间越长,洋三爷对各方面的事情也就更熟悉了。工头看他做事可靠,人也本分,有事情总是先找他,一些楼盘废旧的垃圾也是让他去收拾处理。这样一来,洋三爷和喜平爷俩每月除了房租和吃喝开销,还能攒下一千五六百块钱。洋三爷感觉这是一辈子过得最舒心的日子。他出生的时候正好是解放前夕,祖上几代勤勤恳恳省吃俭用,置下了几十亩地,结果传到爷爷手上被认定为富农,不仅田都被瓜分了,划定他们的成分也不好。还在吃奶的时候,家里失火把母亲给烧伤了,连奶水也没有吃的,只得去找墩上其它的月母子讨奶吃。做伢儿的时候,又赶上动乱和文革,中间还发过好几次洪水,总是吃不饱肚子,洋三爷只是断断续续读了两年书。在生产队的时候,每天没日没夜的干活,一年到头还是一家人缺衣少食。1977年容许单干了,倒是不饿肚子了,但也是过得紧巴巴的,长年见不到几张大团结,一年上头一家人桌上都是腌菜、蔬菜和辣椒,难得见到荤腥。
* K8 E0 S- W: k% {5 a" C: a, _1 m  每隔两个月,洋三爷就从邮局汇个三百五百块回老家给爱平,既给彩虹买药吃,也补充下营养。至于更多的钱,他要留下来,他计划着盖几间新房子,这要花好大一笔,连地方他都想好了。剩下的还要给喜平说姑娘,再过一年,喜平也该成家了。* Y# H/ F) e  f/ H3 j( c! R+ f
1 b; a" P8 M7 @# d7 k: x
  寒来暑去,转眼到了秋天,爱平来信说,家里的收成今年不错,水田即将种麦子,白田种油菜,家里一切都安好。在末尾,爱平含糊的提到,彩虹好像有喜了,过段时间再去找医生确诊下。
! `9 T4 h- C- G* `! K  这个消息对于洋三爷来说,无疑于天大的喜讯。洋三爷心想,自己一辈子积德行善,到头终究还是有福报,每年的上九日(正月初九),他都会去马王庙烧上一炷香。洋三爷干活的劲头更足了,见人也笑得更灿烂。
" \7 E2 B+ B: N" m  眼看到了年关,洋三爷默默的点了点,攒下的钱居然有了一万二千多块。在当时的农村来说,这是普通家庭一辈子也难以积累的数目,八十年代,全村也才一个万元户。洋三爷用报纸包了一层又一层,贴肉放着怀里,然后就带着大伙一起返乡过年了,工头还特意送了他几包香烟和一袋椰子糖。
  W. P' V) ?% y( x1 O" L' y# N  回家看着彩虹已经显怀的肚子,想着鼓起来的腰包。这个年,洋三爷过得十分畅快,见人就招呼人家吃糖抽烟。大年三十,洋三爷家整治了满满的一桌子菜,鸡鱼鸭肉堆得山头一样尖尖的,洋三爷特意放了一架大鞭。过了除夕,除了照例的祭祖拜年走亲访友,洋三爷和斌垓哥商量了下,就打算在选好的地方划算盖房子的事情。
! A  C; X: e- W* M: }1 s. J  选好的地方就在原来的禾场边,那里地势开阔,青平三年前就在那盖起了两间瓦房,选址在那一方面是堂兄弟之间有个关照,同时那边也在修公路,不少人都准备迁移过去,年轻人都骑车,以后出入更加方便,位置比现在的老屋更好,洋三爷计划在禾场盖个三间大瓦房,让爱平他们搬进去住。
' y! N% \; X6 G, o  他请来做瓦匠师傅的外甥马大成,详细的商量买多少方砖瓦,檩子要多少木头,黄沙水泥多少吨……洋三爷要求选上好的材料,一样样再换算成钱,盘算下来,材料大概要花六千多块,再加上木匠瓦匠的工钱,也就去了八千左右了。洋三爷把盖房子的事情一桩桩详细的交代给了爱平和大成,又郑重的和斌垓哥打了商量,约定好等开春天气暖和了就开工,也请求斌垓帮着照看督导。
6 V1 ^: P$ k% A1 B: K2 G9 b
8 H4 s! q8 b% l4 I# N7 Y+ E  落实了这桩大事,洋三爷盘算彩虹落月(临盆分娩)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就计划先还是去湛江。这时洋三爷闯广东的效应越来越明显,四里八村愿意出门进城的人越来越多,洋三爷这次走,又带走了八个乡亲。秋和的堂弟鑫成也跟随一起去了广东。6 s9 l0 f( O" f6 c. N
  鑫成二十刚出头,他是家里的独生子,上面生了四个姐姐,他爹妈直到四十多岁了才有了这根独苗。老来得子,大抵有些娇惯。这秋成从小就爱惹是生非,一味好吃懒做,上初中就和一般混混在一起,吸烟打牌赌博,上课时把尿拉到矿泉水瓶子里,老师敢管就连老师也敢打骂,后来直接被开除了。年纪越大,父母越发不能管教他。农地里的活既不愿干,也不会干,想当兵验兵也没有验上,学手艺他怕吃苦。他听秋和说出门当保安不用干活,还能拿不少钱,就想去广东开开眼界碰碰运气,过年期间一个劲缠着秋和。他的爹妈本来不想让他去,既担心他惹祸,也怕他出门吃苦。但想到他今后总得有条生路,也许到外面能磨磨他的性子,能浪子回头,也就同意了。9 d6 P) Z: S3 q9 S% x
  世间的很多事情表面上看毫无关联,只有当它发生时才让人感觉诧异和后悔。谁也不曾想到正是这个浪子的出现,埋下了洋三爷悲剧的命运。
9 ^  s, }4 P% d- O* b$ A- x1 z  金鸡墩和洋三爷一起来的乡亲基本都在工地做工。第三个年头了,工头对洋三爷更加信任,因为人越来越多,这些人的工钱每月就由洋三爷统一领,然后再发给大家,大伙也都信得过洋三爷,有些有打牌的人,怕自己管不住自己,甚至把钱托洋三爷保管。% Q. A  V+ }) h6 \3 G% L9 _
  鑫成经过秋和引荐,也干起了保安。开始两三个月,鑫成对保安还有些新鲜感,耐得住性子。但很快周边环境跑熟了他就不安分起来,感觉保安太单调,熬夜班辛苦。每月发了钱,他大手大脚一顿好吃好喝,剩下的就是赌。
2 G" l2 V# @" l  在湖北,江汉平原是楚国的中心,这里历史悠久,人杰地灵。这里的男人大多脑瓜子灵活手勤脚快,粗中有细。女人大多心灵手巧,既能做好农活和针线,烧火做饭也很在行。但有一个缺点却代代相袭,那就是打牌赌博。不管男女老少,也不管家贫家富,打麻将几乎是唯一普及的娱乐活动。平时不管忙闲都要打,红白喜事更要打,走亲访友必须打。去亲友家做客,人家不安排打牌,好像是慢待了。做客的人不打,给人感觉不通脾胃,容易让人误会你兜里没钱。打麻将的名堂和讲究也多,既是娱乐,也是礼数。在这样的环境中耳濡目染,大部分人扑克麻将没有不精的,即使没有上过一天学的妇女儿童都会几种玩法,而且是走到哪里玩到哪里。* f2 w3 K9 l: d, E* Y( s8 W8 P% G
3 W7 K  n& [, c, e' ~
  鑫成起初还只和保安们打打小扑克,慢慢认识的老乡越来越多,就开始打起了麻将。特别是不上夜班的时候,几乎是通宵达旦去打牌,上班的时候则哈欠连天。秋和劝过几次,也听不进去。打牌的人一般来说,开始都是小输小赢消磨时光,逐渐就越打越大,打惯了大牌就不愿打小牌,特别容易上瘾。鑫成最初的输赢都在百把块钱以内,不至于伤筋动骨。后来心就变得大了野了,输赢动不动上千块。手气好的时候,能赢几百块。打牌赢的钱,来得轻松出去也快,往往请一般狐朋狗友下馆子,再后来也听一些老光棍的教唆,去找妓女堂客消遣。偶尔他也去找喜平玩玩,他们年龄相仿,也是初中同学,尽管洋三爷一再叮嘱喜平少和鑫成来往,但喜平到底年轻,喜欢听鑫成吹牛。要是输了,他也没有积蓄,就欠账或者到处借钱,借的最多的就是喜平和秋和,凡是他认识的都厚着脸皮去借钱,开始人家看在他父母的情面多少借点,但大多有借无还,慢慢的别人都躲着他。尽管没钱,但赌瘾一旦发作,有人一招呼,照例就去了。后来借不到钱,就开始拿利钱,利滚利越滚越高,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欠下了两万多,他心里知道这样下去永远也还不完。
; `0 L! p1 K* Q+ ]" \) u  敢放利钱的人,多少都有些黑社会背景。这些人都不是善茬,往往交结一伙亡命之徒。不少原来就是劳改犯,有的吸白粉,有的组织卖淫,有的拦路抢劫,有的是拐子,大都心狠手黑。有时遇到欠账不还的,他们敢动刀子,鑫成亲眼看见他们捅过人,心里很害怕。. I& M8 ?5 n7 O7 w
  他们住的宿舍有一台电视机,没事的时候保安们聚在一起看电视,九十年代正是香港影视红火的时候,打开电视都是港片在打打杀杀,不是黑帮抢地盘火并就是警察卧底,再不就是千王赌王,似乎暴力是香港和现代都市的衍生物。鑫成不打牌的时候经常看这样的片子,又和一帮鱼龙混杂的人交往,加上面临着还债的压力,就起了歪心思。
& Y+ O; F. Y! J% G                                        ——待续( w$ _9 E3 `! Z

, J" M6 o. G" A. J# j+ [. P9 i$ ?; ^+ T) K
) W# V* O8 Z* o. j9 T- `
【作者简介】8 T4 T8 n; u& J7 T% i9 x
微信图片_20180810103517.jpg
  柳慧国,年近不惑,生于江汉平原,毕业即加入央企东风,曾为刀笔小吏,码字十余年,现投笔从戎转战营销,身处江湖之远,心系庙堂之高。文能初通经史,武爱打打篮球。平生爱解帝王将相谋略,仰慕英雄豪杰壮志,艳羡才子佳人风流,喜读经邦济世文章。
6 e+ v$ G9 j" ?3 A2 L$ {. Z6 M1 l* ]5 q5 y0 N5 `2 U0 O0 {
发表于 2018-8-11 09: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小说!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