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查看: 2218|回复: 8

[原创] 1983年7月31日安康的“灭顶之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3 19: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5: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1983年
7月29日,南郑日降雨量82毫米,汉江水位持续上涨。
7月30日,大雨、暴雨迅猛潜入安康西部,日降雨量超过100毫米,镇巴日降雨量达137毫米。
7月31日,暴雨中心移至镇巴、紫阳、汉阴和安康之间,中心雨量89毫米,并在东移中加强,日降雨量100毫米以上,汉江各支流洪水迅速上涨。
凌晨3时,石泉电站泄洪1.47万立方米/秒。
9时达1.7万立方米/秒。
10时30分水情通报:汉江水位当日18时将涨到2.75万立方米/秒。
安康行署要求,立即行动。
18时前,除抗洪抢险人员外,老城妇幼老弱都要撤离。
17时,汉水水位迅猛抬升。东堤外的洪水快要平堤,喇叭洞已经关闸,城堤闸门渗漏不断扩大,东西大街漫水过尺。4个多小时内,老城的7万多人转移约5万人。
8月1日
18时,狂风暴雨中,汉水以每小时0.75米的速度上升,很快淹过桥面,切断南北通道。
指挥部发出最后命令:洪水就要进城,必须丢掉幻想,抛弃坛坛罐罐,坚决迅速撤出老城。人群、车辆在遍地漫水的道路上加速南撤。
突然,电石厂爆炸,电灯熄灭,广播中断。
20时20分,汉水洪峰在漆黑中汹涌越过城堤。聚积历史隐患而又单薄的城堤,承受不了特大洪水的冲压,洪水开始漫越城堤东部,喇叭洞北段、北堤潘家坑、纱帽石段相继决口,洪峰巨浪自东而西,排山倒海般地摧毁房屋、电杆、大树,吞噬生灵。全城陷入汪洋,近两万人被水围困在高楼屋顶上。
党中央、中央军委收到安康呼救,当即指示武汉、兰州军区空投救生器材和食品。省委、省政府也发来慰问电。天微亮时,消息在老城通过喊话传开,人们迎着黎明展开水上营救幸存者的拼搏。6时,汉江水位下落0.75米,12时,又下落3.5米,退水中,东堤南端,北城东头和大桥以西各段,堤身坍塌崩溃。此时,地区石油库油罐群起火爆炸,烟云弥天蒸腾。
这次安康历史上罕见的,人力难以抗拒的特大洪水,是建国后陕西损失最大的一次水灾事件。
安康城区18000户,89600余人受灾,870人丧生。老城及部分郊区被淹3.2平方公里,水毁房屋3万余间。70个单位失去工作条件,17000余名学生无法上学,经济损失约4.1亿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5: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多年以来,关于安康大水的成因,始终很少有人关注。
  官方作出的解释是,当时汉江流域普降大雨,仅仅7月31日这一天,“安康降水量即高达917毫米” 。换而言之,安康城殇纯粹是一场天灾。对此,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水利专家语气含糊地表示,单纯的降水量,并不能解释11个小时之内、汉江安康段暴涨8米有余的原因。而倘若洪峰流量是逐次增大的话,安康十万市民肯定会集体地、从容地逃生。
  更重要的是,上世纪90年期,在三峡建设沸沸扬扬的论争中,另一名著名的水利专家黄万里先生早已驳斥了这个数据。黄万里言语确凿地谈到,洪水前汉江上游的降水量,5日累计不过166毫米有余,7月31日这一天更不过区区27毫米。以这样的水量,制造这场空前浩不啻于天方夜谭。雨水至多只是这场浩的成因之一。雨水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则是江流不畅。黄万里谈到,修建于1958年、位于安康下游的丹江口水库,在此前的25年使安康下游河槽不断淤积抬高,“否则洪水再大也可以从宽深的河槽里排出去” 。也就是说,洪峰来临之时,江流不畅乃至下游倒灌,是安康几个小时内水位暴涨的主要原因。
  又何止是这个原因?下游之外,还有上游。陕西省水利厅的一份资料明确记载,早在7月28日,安康上游100公里处的石泉水库蓄积量即高达4亿9千万立方,当天水库曾开闸放水。随即,7月28日上午8时,当蓄积量又一次达到峰值时,“为确保水库安全” ,再次“开五孔闸泄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4 15:44:24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忆犹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8:5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工作,经常出差汉中,安康转车,看到灾后惨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9:0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撤退的,不是东关、西关两处的居民,也不是什么“老幼妇孺”,而是地委机关干部。在一小群司机和警察的帮助下,人员、家属、电器乃至家具和大小行李,被一一装上汽车,随后车队浩浩荡荡、绝尘而去。一个后来流传甚广的事例是,一名副专员甚至把家里的鸡笼子也带走了。

    东大街52号一下子空荡了。随即,撤退潮流从地委机关蔓延开去,老城的42个党政单位,也纷纷加入逃亡的行列。一些人肩挑手提,一些人推着自行车乃至老式架子车,向人烟稀少、地势较高的安康新城转移。不过大半个小时,各单位的家属院也大致人去楼空,只留下满地狼的旧衣破物。

    与几千名干部、家属相比,老城的近十万百姓,行动则要迟缓得多。行动迟缓的一个原因,是城里的各类喇叭太少。为防洪安装的高音喇叭,当时大多已经拆除,只留下微不足道的22个;与此同时,安康279个大小单位,“也仅有31个安装了小喇叭”。

    这么一来,尽管东大街52号早已撤离一空,许多市民还是没有听到广播讲话。更要命的是,大小干部争相逃命之后,广播局负责播音的几名工作人员也随着逃之夭夭。王治谈到,他们一家原本神经紧张,但广播传来沙沙杂音后,“我父亲以为,警报解除了,危险也过去了”。倘若不是当天傍晚,他的大舅不顾危险赶来劝说,“家里兴许也得死一两个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傍晚5时左右,撤往新城的居民“还不过两三成”。以安康电影院为例,当时这里正放映美术片《大闹天宫》,尽管疏散动员令已播放了两个小时,几条街道也开始渐渐慌乱,始终没有哪个人跑进电影院喊一嗓子。直到五点半电影终场,几百名观众才觉察到这个城市的异常。6时许,洪水渐渐入城,但“街上还有不少行人” 。对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许多居民还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

    毕竟,这个汉江之畔的城市,经历了太多洪水进城、然而秋毫无损的时刻。以业已去世的冀文治老人为例,他的应对之举,不过是带着全家人把底楼的家什全部搬上了阁楼。当几个晚辈要带着他撤离时,他执意不从,理由是“有小偷” 、“兴许会把家给搬空” 。无奈之下,他的两个孙子,25岁的冀春雨和22岁的冀东风只好表示自己留下看家。因为这样的顾虑而置身危城的,究竟又有多少人?这可能是一个永远无法解答的历史之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9: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批军人先后赶来。最早出现在汉江桥头的,是两个舟桥连和两个步兵连,500余名官兵。他们乘坐23辆卡车、携带24艘各类船艇,经过14个小时急行军,于当天傍晚7时左右抵达安康。随后,总后二十六团、驻临潼四十七军的舟桥部队、兰州军区空军某部陆陆续续地,几千名军人驻扎进这个已成废墟的城市。直升飞机不断盘旋。在齐腰深的污水中,汽船、冲锋舟、橡皮艇不时出没于各个街巷。一个个小分队被派遣到新城,进行灾民统计、分配临时宿舍,并负责发放第一批救灾物资。

    安康渐渐成为一个军管的城市了。军管的标志之一,是处处可见的武装岗哨。荷枪实弹的士兵,连夜接管了银行、仓库和各个商店。随即,码头、客运站、火车站、主要街道、几处高楼也不分昼夜地轮流换岗。这个后余生的城市,因此惊魂定,王治后来谈到,士兵们“很淳朴,也很和气” 。军管的又一个标志,则是一份语气严峻的布告。退水之后,在几万间倒塌的房屋中,一些人翻检偷窃,一些人哄抢仓库和商店的物资,几个小贼甚至打起了死人的主意,在尸体堆里寻找着手表、金戒指……,军管当局匆忙下达了一个命令:凡趁“水” 打劫者,“一律允许就地枪毙”!

    此后几天,枪声零零星星。冀东风曾亲眼目睹,“一个年轻人背着几捆布匹” ,被士兵当场击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4 22: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电视剧平凡世界中,才知道这一事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5 13: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原苍鹰 发表于 2019-8-14 22:59
在电视剧平凡世界中,才知道这一事件。

电视剧《平凡的世界》里,洪水冲走田晓霞的地方——宝康市就是安康市,那个片段,正是陕西南部这座小山城永远的伤的真实写照。

-----


8月9日清晨,万里、李鹏等中央领导同志不顾旅途的疲劳,一下火车,很快就来到洪水尚存的安康老城。万里同志在汉江桥上停车,徒步走向江边的丁字坝欲察看被洪水侵袭后的大桥桥体。进入居民区后,卫生人员递来口罩,万里同志摆手说:“不用。群众都遭上了这么大的灾,我们还怕染上什么病?”

当万*里、李*鹏同志来到居民家里看望受灾群众时,灾民们在感谢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感谢亲人解放军的同时,对安康地县一些党政干部有损党和人民政府形象的行为进行了批评和控诉。万里同志视察东关灾区时,一个灾民痛哭失声地向万里同志说,他倾家荡产了没有意见,对安康地委和政府最有意见。大灾之前,地委行署没有采取得力措施,及时通知他们,更没有干部挨门逐户去动员群众撤离,只是忙于搬运他们自己的东西。大水将来时,他们搬东西的大小车辆挤满了街道,群众想跑都跑不利。地委行署机关干部和家属没死一个。地委机关附近一条小巷子里就死了70多人。

慰问结束后,万*里同志在专列上召开了一个简单的会议。会上万里同志严肃地批评了安康地县领导在这次安康特大洪水灾害中的表现,他沉痛而气愤地说道:“要说你们思想麻痹不重视,为什么安康地委、行署机关的干部和家属没有死一个人?当然,我不是希望你们也死人。要说你们思想重视,为什么地委机关附近的一条小巷子就死了70多人?”当即宣布撤销地委书记的职务。

元树德写的一份“内参”,刊登在记者部编辑的《要情反映》上,送省上和中央领导同志参阅。元树德用了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题目《安康地县不少党政干部在大灾面前溃不成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