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查看: 634|回复: 0

[转贴] 一名坦克老兵的感慨:高平战役纵横谈(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6 07: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名坦克老兵的感慨:高平战役纵横谈(一)

原创作者:馨庐散人,如有转载请予注明!



看到了微信上了电子版的《生死二十八天》,感慨!结合宋子佩老首长的回忆,也谈一段战前41军给韦国清首长的汇报演习的往事。



为坦克兵说几句公道话:



1978年冬天,部队紧急机动到中越边境,在经过一个月的临战准备和训练,历经了一次投入战斗的预先号令时,中央军委的领导韦国清来到前线检查战斗准备情况。韦国清曾是建国初期我国派往越南的军事顾问团长,是越南人民军组建时期指导边境战役和奠边府战役的军事家,对越南军队和越北地形是了解和熟悉的。当时,在高平战役北线的靖西、那坡地区的41军,给韦国清演习汇报的是121师361团4连和军坦克团4连。



于海学付军长带机关人员是头天下午到现场组织汇报演习的。当天中午,军紧急命令我率坦克4连参加,我下午开摩托车去指定地点报到,次日上午就开打,这次实兵实弹演习,是我从军以来经历的准备时间最短,效率最高的演习。(半天准备)



因为要实弹射击,又是战前准备的汇报,演习地点是选在与越境地形相似的石山丛林,演习的要求是按实战,规模是有步兵和坦克的连级范围,战术想定和射击目标则当天由最高首长临时指定。所以,这半天准备实际上也就是首长和机关选场地,部队傍晚才入场地看了地形后撤出待命,直到次日演习前才临时受理任务,简短组织战斗后投入战斗实施。




我们是演习前受命是一个坦克排实施实弹射击,为此我临时调整4连的疏开战斗队形,把尖兵排调到演习場地的冲击出发阵地,紧急调整中,在吉普车里塞了8个坦克兵,把军部开吉普车司机都惊着了,这事我印象深刻。我在2009年重返边境还去过韦国清当年的这个军演习指挥所旧址看了看,没变化。待到2016年再去边境时,却已经是面目全非了,铝矿企业大兴土木,开矿产了。



在那天下午受领任务时,看到了于海学付军长和军作训处的处长、参谋们,很吃惊。我以前在团作训股当股长,工作多年,军区、军、师、团的各级演习参加的多了,从没见过付军长亲自组织演习,一打听才知道是总部首长检查作战准备演习。于付军长见到我,还和我开玩笑:“你小子当营长的怎么也剃了光头了?”我苦笑着说:“带尖兵营穿插,这回要当拼命三郎了”。



(剃光头是上前线的战士们为防头部负伤后便于治疗而准备的,这在当时几乎是整个战区约定俗成的规矩了,我军将士无人不准备拼命,也无人不准备负伤或牺牲。因此,这也成为当年这场战争的敌我双方的识别标志。在我们穿插敌后的地区,敌我武装呈犬牙交错状态,凡是有过战斗的地区,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双方彊持的火线,一夜过后,阵亡的尸体大都会被剝光衣服。)







汇报演习在荣劳,361团驻地。坦克团只允许范团长参加,361团时光银团长也在,121师彭富信付师长和我同在演习场地内指挥。那时我真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见到时团长。(敌后的穿插战斗情况是扑朔迷离的,变化很快。在此后不久的2月21日,时团长带361团在穿插战斗中阵亡,彭富信付师长负重伤,被伏击的地点是栋替东北侧的吊桥,距离我当时穿插战斗的河安沟里、扣旺很近,他们说都可以听到我们坦克发动机声和炮声。可是近在咫尺却相互不知,即无联系也无互援。而当日,张军长率军前指已到达了安乐529高地。)



当天下午,于付军长带军作训处几个人具体组织,121师首长参加,所有问题当场定,然后调部队进现场,天已经黑了。军作训处王参谋是我在作训股的老熟人,他负责协调坦克兵行动。我带一摩托来回跑,于付军长还问我,你们坦克营不是配有吉普车吗?打仗了不用,留着干什么?我不好说吉普车长期被团占用了,只是说摩托车方便。



次日演习,坦克炮3发3中。当时刚装了激光测距仪,部队是经过月余的坦克排山林地越野即定方向的实弹射击训练,现在是原地对固定目标射击,首长选的目标又是在坦克炮直射距离内,坦克炮射击是指那打那没问题,首长又临时指定了高射机枪射击射击目标,结果是全部命中,韦国清当然没话说了。战术实施是坦克排配属步兵连冲击,利用地形地物是土丘和田埂,还有几个坟包。估计距离远,领导难看清,但那天还真是坦克以火力支援步兵冲击,不是引导步兵冲击。坦克排的进攻是我现场带2瓦电台组织指挥的,是高军排长带着尖兵排实施的,我记得清楚。



当天演习中,尖兵排炮长在坦克里操作信号枪走火,信号弹从裤裆里打过,红色信号曳光弹唉,在炮塔里来回窜,把坦克里几个人吓得不轻,车长报告上来,可把我气坏了,生怕引爆了坦克里滿载的炮弹和油料,还好,没有大碍,只是炮长张开新裤裆被打坏了,人没伤。我和范炳臣团长在现场着急,我当时就要处分走火者,范团长说大战在即,没什么损失,别泄了士气,算了吧。  



当时可真没料到,真到了穿插战斗,我们坦克2营,无论配属121师363团的前沿穿插还是配属123师367团的纵深穿插战斗,这些师、团领导全是用坦克引导步兵方式冲击,满拧!没法说这些带兵的长辈们,虽然都是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的身经百战的老兵,可是他们长期当步兵,沒指挥过坦克,现在打仗了,对坦克的使用真是外行领导内行作战。这就是坦克在山岳丛林中的大兵团穿插战斗中伤亡大的原因,面对在丛林中隐蔽使用火箭筒近距离射击的越军,行进间的坦克是无法观察到和清除敌人,只能被动挨打。如果是坦克以火力支援步兵方式进行作战,则就可以步兵在前,为坦克指引目标,集步坦火力可以清除反坦克火力和敌人,这也是丛林中步坦战斗协同之必要战术。



高平战役投入战斗的坦克是当时坦克参战之首,广州军区的41军坦克团、42军坦克团,军区独立团2个营(水陆团),武汉军区的43军坦克团(2个营,59式中型坦克),54军坦克团(T34中型坦克),北京军区坦克1师130自行火箭炮营合计约5个团的坦克都集中于高平战役,当时谅山战役使用了55军坦克团,云南方向使用了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都是一个坦克团规模,所以研究高平战役是有典型的指导意义的,《生死二十八天》是军、师级指挥员对高平战役的回忆,颇有代表性。



高平战役进攻方式是南北对进、向心式的穿插合围形式,战术使用均是以坦克先导的快速穿插方式,实战证明,在热带山岳丛林作战,此战法不奏效。欲速则不达,坦克损失大,就是因为敌人在丛林中,反坦克火力可以近距离打击我坦克,而坦克在步兵前,实施穿插行进间是无法发现和消灭丛林中敌反坦克火力的。血的教训啊,我战后在陆军学院教学,对年轻的连长们反复强调的就是:山林地步坦协同方式—坦克以火力支援步兵冲击。



向奋勇向前作战的坦克兵,敬礼!



向军队前辈们战时能勇敢坚定指挥作战,战后勇敢披露战时真相的实事求是态度,敬礼!
楼主热帖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