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楼主: 人天合一

[诗歌] 宋诗每日一首鉴赏(选自《古诗三百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4-18 20: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襄邑道中# _2 U+ j; @/ M) U' y  J+ B* N
宋代:陈与义4 Y2 P& W. Y1 ~5 [! R4 A8 M; x
7 C; I9 @+ R' D; o: g0 F3 r

. }  o8 m7 E# @# v1 |+ o! w  p! ]% v' ?飞花两岸照船红,百里榆堤半日风。
& i/ \' j, F3 W. ~' h$ I卧看满天云不动,不知云与我俱东。
; _8 Q. X% C6 V+ n9 x4 }# [襄邑:今河南省睢(suī)县,在开封(北宋京城)东南150里,惠济河从境内通过。
) ^! e5 h# d8 o: c; y- v0 w, [( k3 t: L2 p1 H

4 x7 o7 N( y; c! O3 J7 X9 _飞花两岸照船红,百里榆(yú)堤(dī)半日风。6 f. y7 Y4 s1 Q7 g
两岸原野落花缤纷,将船只都映红,沿着长满榆树的大堤,半日工夫就到了百里以外的地方。. g: Z5 E' z- W' v
榆堤:栽满榆树的河堤。) ?, `2 o& P1 M( I8 T* M$ f" z
1 |/ C1 a. V/ @, C( T4 Q5 [
0 m6 c! S" X) C$ {1 l; V
卧看满天云不动,不知云与我俱东。
, `4 v4 Q+ A* s* g7 w' |$ d; D& q* F躺卧在船上望着满天白云 ,它们好像都纹丝不动,却不知道云和我都在向东行前进。
% y" A' u7 L1 }不知:不知道。俱东: 俱: 一起 指一起向东。
$ a. [! b' l/ h; O) [3 d( w3 C& B4 j9 H. @+ K. R

' v% l4 m* q+ x- y' N  n+ e2 j. C; f赏析
7 U9 R9 ?% i  X( b
$ y9 l% K5 g7 Y' j- T

% M; Q) K$ ?7 M- K9 q9 m+ q1 c  此诗通过对乘船东行,河两岸上原野落花缤纷,随风飞舞等景物的描述,表达了诗人这次远行,非常轻松畅快,心旷神怡。8 C, }* W* N- x, g& t+ u7 \1 X
) `- L2 P7 F! ?7 F
$ z0 C" }6 e" g, C) ~: v
  全诗写坐船行进于襄邑水路的情景。首句写两岸飞花,一望通红,把作者所坐的船都照红了。用“红”字形容“飞花”的颜色,这是“显色字”,诗中常用;但这里却用得很别致。花是“红”的,这是本色;船本不红,被花照“红”,这是染色。作者不说“飞花”红而说飞花“照船红”,于染色中见本色,则“两岸”与“船”,都被“红”光所笼罩。
' K) A( A5 M3 i+ U7 |! g" V2 W! |% F) n3 M0 I5 |& B
6 B# N1 D6 w5 X# w( k& ~- {
  次句也写了颜色:“榆堤”,是长满榆树的堤岸;“飞花两岸”,表明是春末夏初季节,两岸榆树,自然是一派新绿。只说“榆堤”而绿色已暗寓其中,这叫“隐色字”。与首句配合,红绿映衬,色彩何等明丽!次句的重点还在写“风”。“百里”是说路长,“半日”是说时短,在明丽的景色中行进的小“船”只用“半日”时间就把“百里榆堤”抛在后面,表明那“风”是顺风。作者只用七个字既表现了绿榆夹岸的美景,又从路长与时短的对比中突出地赞美了一路顺风,而船中人的喜悦心情,也洋溢于字里行间。
( H2 [/ z1 [9 ?7 w$ }5 I+ ^5 d6 R" B

) b1 a: Z& m' e  P: ]+ x  古人行船,最怕逆风。作者既遇顺风,便安心地“卧”在船上欣赏一路风光:看两岸,飞花、榆堤,不断后移;看天上的“云”,却并未随之而动。作者明知船行甚速,如果天上的“云”真的不动,那么在“卧看”之时就应像“榆堤”那样不断后移。于是,作者恍然大悟:原来天上的云和自己一样朝东方前进。/ Y) l4 _0 k& ~2 R

  q4 x1 c& [% k) Z
, q: b0 X2 G& G6 n8 n1 a
  作者坐小船赶路,最关心的是风向、风速。这首小诗,通篇都贯串一个“风”字。全诗以“飞花”领起,一开头便写“风”。如果没有“风”,“花”就不会“飞”。次句出“风”字,写既是顺风,风速又大。三、四两句,通过仰卧看云表现闲适心情,妙在通过看云的感受在第二句描写的基础上进一步验证了既遇顺风、风速又大,而作者的闲适之情,也得到了进一步的表现。应该看到,三、四两句也写“风”,如果不是既遇顺风、风速又大,那么天上的云便不会与船同步前进,移动得如此迅疾。以“卧看满天云不动”的错觉反衬“云与我俱东”的实际,获得了出人意外的艺术效果。
( R2 P% m6 T9 ^; u. u- ?( |0 \! S  _' C5 G2 A! {

* L. K# K  s) n- h; _& D3 p8 A3 p简析
/ C0 {- N0 \) c) D- j- H! Z2 ^; |6 F: G  b# B2 t1 G7 B/ b
/ c7 ]3 v6 X/ _" I: J' J  ~
  春末夏初时节,诗人从京城开封出发到襄邑去,乘船惠济河东行。这天天气晴朗,两岸原野落花缤纷,随风飞舞,将满河春水照得红红的,连船帆也仿佛染上淡淡的红色了。趁顺风,客船船帆一路轻扬,沿着长满榆树的大堤,半日工夫就到了离京城百里以外。
" D( J9 \8 A' v' |% i7 y# B0 D
7 y& Y0 E9 {0 z! [% h# Y% q8 f
! h, v' q4 B, D% T
  两岸飞花,满堤榆树,一片轻帆,顺风百里,诗人这次远行,何等轻松畅快,心旷神怡呀!& O4 D/ q7 o  x- Q! |( {0 n
+ T( G# B0 V+ ~! B* K
% k- I' E' A  W
  诗人静卧船舱,仰看蓝天白云。咦,满天云朵怎么定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呢?转瞬之间诗人就恍然大悟了:原来白云正默默随我同行,和我一道向东飞去呢!  \0 u% Y- N1 n8 m. Q% w% o
* X. h" {2 ~! c. r4 K
; [6 y) ]' m- s: c1 T
  天上的云和小船上的帆,本来是一道乘风前进的。船舱的诗人,行是看到白云在空中处于静止状态,但仔细一想:船行百里,白云一直在头顶上,足见它并没有静止不动,而是和自己所乘的帆船一样,正在向前行驶。“卧看满天云珐劝,天知云与我俱东”,动中见静,似静实动。诗人的观察和感受,不但很有情趣,而且含有智慧和哲理,给人以有益的启示。譬如,有人只顾欣赏自己的成绩,却往往忽略旁人的进步,如果读到这首诗,他大概会有一些感触吧?$ G6 u; f0 f8 _8 l& r

5 Q1 \4 c& r) v8 {) w* _: m
/ `; y, F5 E- J
  王夫之在《姜斋诗话》中指出,写景要做到“景生情,情生景”,情景“互藏其宅”。也就是说情要藏在景中,要写含有情的景。陈与义的这首抒情诗就是采用这种手法。1 i0 A- y! Z1 _  I8 \- ]) j/ c/ m

- Y9 v5 M) a* j0 A5 s
! L$ Z" F; a; O) K( g
  进京待选的青年陈与义,此时颇有“春风得意马蹄疾”般的潇洒俊逸,平步青云的美好愿望,足以使诗人诗兴勃发,诗中的所有景物的描写,就围绕着这而展开。
2 l( k( X# D5 e+ ^, u! B7 d# ~) v0 c2 j1 L5 C5 F

' S5 T& X" W( c; f6 [- i  前两句“飞花两岸照船红,百里榆堤半日风”化用崔护“人面桃花相映红”和李白“千里江陵一日还”,以表达愉悦的心情。首句在点化中有创新,崔护用桃花映衬少女,写的是静景,显得婀娜多姿;陈与义用飞花映衬自己,写的是动景,显得风流飘逸。次句虽无李白的豪迈气势,却也不乏潇洒风度。两岸飞花,满堤榆树,一片轻帆,顺风百里,诗人这次远行,非常轻松畅快,心旷神怡。0 R/ n# d; Q& Y
) N5 f5 [" j/ y9 U1 B  c
& ?# l4 X" W$ M3 j/ A
  后两句“卧看满天云不动,不知云与我俱东”是此诗名句,主要是写云。这也是诗人在河南行舟襄邑道中的真实感受。船顺水而下,趁着顺风,百里路程只走了半天,水速是惊人的。榆堤两岸的景物,应似飞掠而过,此诗虽未写出,可由想象而得。然而,诗人注意的却是船上看云的感受:躺在船上看那满天云彩,一动不动,船行百里,竟没有觉察到云彩和乘船人都在向东。船上观景,看天上云彩是一种感受,看两岸花木又是另一番感受。感受的不同,反映了主体与客体的距离的不同:花木在近处,看去似飞动;白云太离远,观者未觉动。可是,同一个陈与义在另一种场合下看那天上的云,却又像跟着归去的诗人在一起行走。李白曾用“卧松云”来写孟浩然“风流天下闻”。白云和松风往往被用来衬托高士飘逸闲适的神情,陈与义以云不动的错觉来写自己与云俱东的动态,只取其飘逸。而“俱东”则有干青云而直上九霄的气概,这样写云就和所要抒发的情景交融,寓情于景,达到“互藏其宅”的艺术效果。
, v( V. B5 p1 C- W# c  d+ r8 v$ l1 z" x3 [4 D: _
/ P$ Z: q( p/ `& o
作者简介2 {- J/ [' A9 {' f( {
3 J$ l- e9 n0 y6 k
0 Z7 Q4 p1 W  T. X' E
    陈与义(1090-1138),字去非,号简斋,汉族,其先祖居京兆,自曾祖陈希亮迁居洛阳,故为宋代河南洛阳人(现在属河南)。他生于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卒于南宋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年)。北宋末,南宋初年的杰出诗人,同时也工于填词。其词存于今者虽仅十余首,却别具风格,尤近于苏东坡,语意超绝,笔力横空,疏朗明快,自然浑成,著有《简斋集》。" N" e5 I/ x1 X+ s
6 x. W$ t6 U! g0 |( B2 |9 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19 20: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晴3 j9 f( t( m- E1 N6 x9 _( P' t
宋代:陈与义
1 m6 u. S1 b  Q" w% ^9 C/ c+ `# n5 @4 H+ `
2 m5 i! H) V& I# [! }4 D. f
天缺西南江面清,纤云不动小滩横。; G" Z! N! P9 p: k0 J0 e" D, N7 I
墙头语鹊衣犹湿,楼外残雷气未平。
9 J$ [2 x% [. ^3 E5 n0 d* R5 C尽取微凉供稳睡,急搜奇句报新晴。5 b7 j5 E! ^8 W, `& Y- |. ^
今宵绝胜无人共,卧看星河尽意明。
$ e, y- i. e$ m& s5 L, h- [) a
, G6 v6 l% M8 l; r+ l) y
* F% a3 u+ x, V- v
天缺西南江面清,纤云不动小滩横(héng)。
. R' J" y* I1 R雨过云开,西南的江面清平湛蓝,一抹微云横卧江上小滩一动不动。6 b' c& u* k, V* j
天缺:雨过云开,露出一角青天。纤云:细云。此指夏日雨后的高卷云。, l" U8 i2 F$ R: ?' C
. A2 b7 j! d3 @6 f' B' j. A7 [' X
' y4 i- y+ d1 C
墙头语鹊衣犹湿,楼外残雷气未平。3 E% T8 @" U+ I- d
立在墙头的叽叽喳喳的鸟雀羽毛仍湿,楼外远处不时传来几声低沉的雷声。, z( M3 k$ R7 w7 {# C/ H( T  U
小滩:喻纤云。语鹊:喳喳叫的鸟鹊。衣:比拟鸟鹊的羽毛。残雷:即将消失的低沉的雷声。+ y2 b( U8 b" M" @- @4 }
. F+ C  O5 M, H& l/ S4 V, a  F

0 b5 I: @- l$ }' Z尽取微凉供稳睡,急搜奇句报新晴。
' R- f- X: P* D: E# p趁雷雨后的微凉睡个安稳的好觉,赶快吟几句奇诗回报雨后的新晴。
8 E8 K6 G6 S% \  I7 _9 {2 @供:提供。稳睡:安稳入睡。报:回报,报答。. N6 u4 S/ n6 @! A
" F6 R& U  ?& M: G5 F

& n6 q5 ]" ^# N: F7 V* A! }今宵(xiāo)绝胜无人共,卧看星河尽意明。
; I* v4 @6 L/ Y5 {' n' n' \3 [今夜这如此美妙的情境无人共享,便我一人也要尽兴卧看银河直到天明。; K2 B, P+ y8 G. [
绝胜:非常美妙的情境。星河:天上的银河。尽意:尽情。' M* z, w7 F( }' X4 n- R
. k# }$ m/ v0 v4 |1 ?6 h

) Q  J" ?9 q; |8 B& y! A赏析- Q1 m' D. a& g8 f
2 d5 F% F$ ?, q6 ~; t# A

* n3 M. V( W  D; ^9 f/ x  这首七律描绘了酷暑雷雨过后的自然景象,抒发了诗人感受雨后新凉的舒畅喜悦的心情。
& o) X3 e* g  b! J0 I: h# W% s0 r; T# I
8 R0 p0 c6 X% ]' }5 o9 O
  首联、颈联都描绘雨晴的景象,首联写天空。
1 Y# D% C7 [* Q  m8 {7 j3 H
9 L3 j6 q( r+ Y' x
/ \" r0 R: Y) q5 n! H  D! b2 V* H
  “天缺西南江面清,纤云不动小滩横。”中“天缺西南”写西南方的天已露出了蔚蓝,标示出“晴”,“江面清”三字是以江南的清平湛蓝来比喻天空西南方的晴明之色。“纤云不动”,写白云纹丝不动。“小滩横”三字承接“江面清”,比喻一抹云如横在江面的小滩。这两句前四字都用白描手法绘实景,后三字都用比喻对实景加以形容,两个比喻前后照应,使二句之景融为一体,形成一幅完整的画面,形象生动逼真,色彩鲜明富于立体感。/ h) A* m" g! p# _/ N- k* ^# N

' q& A  [* S% U4 ^
% Q; q6 H2 y3 L% f
  颔联“墙头语鹊衣犹湿,楼外残雷气未平。”里,诗人的视线,由于鹊叫自然地由仰视转为平视,描写由形为主转声为主。“犹湿”,即写出雨后初晴,又表现了鹊的情态活泼可爱。下句,随“残雷”的低响,描写形声兼顾转以写声为主。“气未平”三字写雷声不甘于立即销声匿迹。这一联,鹊能“语”又有“衣”,雷能“残”又有“气”,运用了拟人手法,使诗句富有生气。清脆的鹊语与低沉的残雷形成对比,和谐一致,交织成一首雨晴时大自然的交晌曲。
" ~! `- p. }+ f
6 G% \0 y% r6 _" Q* k
+ k9 W- H1 P6 `! n
  颈联用叙事抒发雨睛的喜悦。
( j0 F7 g! L6 `# B" z. O
- B) X# ]9 {2 ^0 R, _
) p" F8 c6 a4 X" S& z* I2 a! ]3 D
  “尽取微凉供稳睡,急搜奇句报新晴。”雨后微凉引起睡意,雨后新晴牵动诗情,但诗情胜过睡意。“尽取”、“急搜”、“微凉”、“稳睡”、“奇句”、“新晴”这六个带修饰语的词,使两个记事诗句具体可感。“供”字写自然给人的提供。“报”字写人对自然的回报,这正是人与自然的和谐一致。
' \  A. B( T: o, ?: C) H2 h4 [/ L% V( X

, l* b+ M6 C0 R! _5 B# g  尾联两句仍叙事,事中有景,景中寓情。
% u1 ^+ B9 g5 W3 }. u  u" b6 d" {7 Z  v
, u1 {& l) G& O; {( m6 D
  “卧看星河尽意明”一句化用杜牧的“卧看牵牛织女星”,只是没有小杜诗句的寂寞感,而是兴致盎然。“尽意”二字,不仅描绘星河的明澈,更赋予星河以生命,让它充分绽放光彩,也采报答雨后的新睛。
" j9 C3 P8 i( o; e+ _) F1 z: R) r% t, o( Q, _& e

, Z" I3 ]1 s3 J8 S, Q  通观全诗,诗人捕捉住雨后初晴自然景况变化的瞬间,以乍晴的天空、漂浮的白云、争喧的鹊鸣、低沉的雷声,构成了多层次多角度、气势恢弘的绚丽景观。诗中虽未着一个情字,但喜悦之情旱已透过写景叙事的字里行间喷涌而出,全诗清丽雄浑,奇趣横生。& V9 [* Q. _  ~# {" h1 b

  [: W  v0 u: _7 d1 A5 N
0 H9 y. H) i2 o* w9 P  K- r
创作背景
$ l$ y! z, F  ~; e) `& b+ I' e# n  ?5 T0 T7 w( p  }6 Q6 e

; R% q6 B4 k7 J4 ~7 F0 ], G9 H  公元1123年(宣和五年)陈与义担任了太学博士,受到了皇帝的器重,也许觉得自己可以施展才学,因而心情略有变化,面对夏末秋初,天气转晴,骤雨方歇,写下这首《雨晴》诗。9 ~4 @. X* Y1 M: i
) l: H& _& X! f) S; R

& z! f/ r$ }2 N9 y作者简介$ Q! g3 n( c8 G2 k9 R
9 t3 R  B+ R' {" k0 m1 m

  B2 p3 d/ ^# h1 B( O( F+ V  j' W    陈与义(1090-1138),字去非,号简斋,汉族,其先祖居京兆,自曾祖陈希亮迁居洛阳,故为宋代河南洛阳人(现在属河南)。他生于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卒于南宋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年)。北宋末,南宋初年的杰出诗人,同时也工于填词。其词存于今者虽仅十余首,却别具风格,尤近于苏东坡,语意超绝,笔力横空,疏朗明快,自然浑成,著有《简斋集》。
6 i9 X; s' C0 ]$ T
. ~( s/ f. n/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0 20: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咏牡丹% h* ]9 t" I/ e( l3 K4 {
宋代:陈与义) g/ b% y, |5 U0 j- W; n9 C& R' M# W
: p) B, ?9 S" k, a+ l3 F

2 h) b% M' S  ]! }" c- S3 Q# ?/ B一自胡尘入汉关,十年伊洛路漫漫。1 _3 I  `; |2 l/ M
青墩溪畔龙钟客,独立东风看牡丹。
. C4 e9 Y- O$ a6 b' q0 w' R% ]! O& z* t! {. G

' h1 a( @6 M: L$ R! T一自胡尘入汉关,十年伊洛路漫漫。
, K2 b1 K2 V; {1 B自从金人的铁蹄踏碎了祖国的河山,十年岁月,回望故乡洛阳,仍是漫漫长路归途无望。& O; }+ o3 F% \7 d$ n4 U, E
一自:自从。胡尘:指金兵。入汉关:指入侵中原。十年:从靖康二年(1126)金兵攻陷汴京到诗人作此诗时整整十年。伊洛:河南的伊水和洛水。! \8 z" @8 w. l& r3 b
0 V$ c8 p1 y8 Z% Y, o" e
$ B8 t. z2 s- O+ l% c4 H
青墩(dūn)溪畔(pàn)龙钟客,独立东风看牡丹。* X( w& x: y% S% T
作为身在异乡的龙钟老人,看到青墩溪畔的牡丹花开了,就想起了洛阳的牡丹,只能孤独地站在春风中默默观看。
' `9 n: Z( f! F6 M" i  c青墩:在今浙江桐乡,当时诗人所居处。龙钟:年老体衰,行动不便的样子,诗人自指。 时诗人四十七岁,却有老态之感。8 Z+ p+ Z; q, V6 w  Y
. o2 N( Z+ y; d/ q. I

. N$ ?5 S, C/ n6 r赏析一
2 G7 D+ ~( G6 O# S8 |% P- U$ l0 d
% w7 Z9 u7 `* c& Y: F$ ?

. d4 o. y8 T  \6 R  作者陈与义是南北宋相交时的著名诗人。这首诗是作者南渡后于绍兴六年(1136年)居住在青墩(今浙江桐乡县北,与乌镇隔水相望)时所作,距靖康二年(1127年)金兵攻陷汴京正好十年。“十年伊洛路漫漫”中“路漫漫”既是说离自己的家乡洛阳(伊水、洛水)是路途遥远,也是说家乡被金兵占领的时间也已经很长久了(十年)。
. p- q: \; K# {# W3 P6 t* R
1 j- ^2 K5 ?9 J

' E8 G/ ?, N* i; ?5 y9 |2 I  在这首诗里,作者表面说的是面对春日盛开的青墩牡丹,自己独自一个在观赏,实际上想说的是什么时间我才能再回到故乡去观赏天下驰名的洛阳牡丹。但想到眼前的景况,时间在无情地流逝,自己已变得老态龙钟,然而家国破碎故土依然难回时,作者通过牡丹而强烈地表达出了对故乡深切无尽的思念及对前景的无望与悲苦万千的愁绪! ' ^( ]3 X0 C( c$ N( @

$ |% p1 U0 E2 n$ k8 r8 g5 m
  h- ^) B& l7 ^8 S9 J$ V$ U
赏析二3 |$ K4 v5 f% h9 i$ `# q

; Q5 \9 B: |% J( j. J
3 T% @' s  e: a. M* S
  诗题是咏物,诗的内容实际上是藉物抒怀,所以不用咏物诗格,一开始就以回叙当年寄情。
, R- m" A. X5 c9 B1 @# Z# F- ]1 W3 i$ c1 h+ w8 s6 K0 j& \
. q; T1 s8 G5 E% E1 g. J- ~
  诗写道,金兵入汴,已经十年,自己流离失所,漂泊无依。“路漫漫”三字,表现了诗人很复杂的心理,既是说国运不昌,中原沦陷,无由再游故地,再赏洛阳牡丹,也是痛惜家国,不能回乡;又有感叹前途渺茫的意思。由国事、家事、自身事,逼出下句,说自己老态龙钟,独自在桐乡青墩溪边,默默地对着牡丹。
3 c/ l0 k% V" [4 B2 Y/ r3 A8 B1 _4 _" v) O* \6 m% l8 M. K

$ u, B. v5 D- b! t  末句有有余不尽之意,非常含蓄。独立花前,不忍离去,显然不单独是赏花,更主要的是怀旧。所怀内容,就是上文感叹“路漫漫”的无限心事。这样收煞,诗便充彻着凄凉悲伤,于平淡处涵有浓郁的情感。诗到末二字方才点题“牡丹”,使前面所流露的感情,有了合理的解释,是点睛之处;到这句,读者才领会到,诗中的怀旧,都由独立看牡丹而生发,末句的次序应是第一句。5 M* A" ]6 z$ T1 \+ p8 w

  u3 j/ c) p( [4 x) k$ _& R/ R  c
7 p1 `: |. u+ ?5 v& s
  短短四句诗,使人仿佛见到诗人独自一人在牡丹花前怆然伤怀,悲苦欲泪,给人以强烈的感受。读这首诗,很容易使人想到唐岑参的《逢入京使》诗:“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陈与义这首诗很明显受到岑参诗前两句的影响,但岑诗是怀乡,陈诗却凝聚着国恨家仇,感情更加沉痛深刻。; R6 d8 b4 e. F3 y  D

3 J( a- v6 }- f  l0 X; |

) j/ u: g  N9 E  诗末句以花前独立蒙浑而出,包涵无限,这样写法,又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唐元稹《智度师》诗:“三陷思明三突围,铁衣抛尽衲僧衣。天津桥上无人识,闲凭栏杆望落晖。”诗写一位在战场上立功的老将,晚年出家为僧,站在天津桥上,没人知道他往日的英雄业绩,只好目送夕阳西下。末句勾勒出智度师无限心事。陈与义的诗手法与元稹相同,一是写己,一是写人,都表现得很蕴藉深至。. u/ {% ]1 h% R, q7 _

. k. Z3 @2 E: v1 J

0 d* F! c( h2 y1 w1 w) f/ k  在这首诗里,诗人表面说的是面对春日盛开的青墩牡丹,自己独自一个在观赏,实际上想说的是什么时间自己才能再回到故乡去观赏天下驰名的洛阳牡丹。但想到眼前的景况,时间在无情地流逝,自己已变得老态龙钟,然而家国破碎故土依然难回时,诗人通过牡丹而强烈地表达出了对故乡深切无尽的思念及对前景的无望与悲苦万千的愁绪。0 Z: `- ]: t7 w4 S' D9 j$ [

8 V0 v. S/ C' F, \0 u
0 x' h# t6 G5 `& v+ A
创作背景
& D0 e# {' g9 v. ^* L5 k9 _' Y0 }, h; f5 n0 i  p6 D9 r1 H5 w+ i
. d# V" u" U6 x5 W. d4 E
  这首诗作者写于公元1136年(绍兴六年)。当时陈与义以病告退,除显谟阁直学士,提举江州太平观,寓居浙江桐乡。陈与义是洛阳人,洛阳以牡丹闻名天下,因此他见到眼前牡丹盛开,勾起了伤时忧国的情感,写下了这首佳作。
' z; w& H# c. N$ _  I: R( Z' H0 B% w

9 ~) H6 n9 Q) Q赏析三0 k! f# b. O9 Y1 k

4 Y9 h- B* S8 ?# D/ ^

! s2 N7 n% I3 a  借咏牡丹以抒发国家兴亡之感,思念故园之情,是这首绝句的特色。在构思和手法上与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极为相似。; o# M9 ^# y0 X+ B1 i: `8 ~' X, A

  ^$ }, w* W0 H* l. \6 D; L% N$ j

' g! c! z; k: V* Z& n$ Q+ f  杜甫用“江南好风景”来烘托感昔伤今和漂泊他乡的凄苦之情,陈与义用看异乡的牡丹来抒发万千感慨,都是以乐景写哀情,起到倍增其哀的强烈艺术效果。
  R; {$ A8 [/ ]5 w0 {. p# v2 F# w% w. @% @$ `" @: k
, p# U9 {  K+ \& @& D
    前半回忆往事,既有岑参“故园东望路漫漫”的意味,也有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的感慨。“国破家亡欲何之”这和杜甫因安史之乱而漂泊江湖,走投无路的境况也很相似。对于历史背景的交代陈与义更为明确。
! x5 h2 }; c+ z: u2 Q  V3 ^# B% g6 A8 _, ~6 [& H

/ y  ^& Q6 ~  [  后两句化用张商英“小臣有泪皆成血,忍向东风看牡丹”,但陈与义写得更为含蓄,更为深沉。杜、陈二人体验生活的深度和广度一样,所表现的情景都和自己的生活血肉相连,所以写得一样深刻。而艺术技巧还是杜甫技高一筹,写得更含蓄。1 l8 I4 \# U5 x% n( z' o

2 `$ T' ]" s5 P4 p5 ^

2 s  E. _- @9 P" w情感手法, x" H; ~5 U7 K) j2 d9 ?, S
2 {* u' A# n$ O" _9 b
+ q9 \3 }; [- W
  诗人的家乡洛阳是有名的牡丹之乡。从金兵入侵中原,诗人避乱南奔,有十年之久,忽然在异乡见到了故乡的名花。诗人感慨万千,国家局势的动态和个人身世的飘零使诗人以牡丹为题,抒发了自己真挚强烈的伤时忧国之情。诗作苍凉悲感,言短意深,对故乡的怀念,对金兵的仇恨,成为强烈的弦外之音。全诗自然流畅,“用诗深隐处,读者抚卷茫然、不暇究索”(楼钥《简斋诗笺叙》)。葛胜仲所谓陈与义晚年“赋咏尤工”(《陈去非诗集序》),确非虚语。除《牡丹》诗外,陈与义还有另外一首咏物名诗《春寒》:“二月巴陵日日风,春寒未了怯园公。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两首诗所咏之花虽异,而情怀、笔法皆同,都是写“名花苦幽独”的伤感,表现一种怀才不遇的孤独感和失意之情。
6 f: t( ]; W9 {+ w9 V  / m3 b2 @; \5 W) T& }, M8 R
作者简介9 e& |8 H. _' g! j
+ U9 v0 F( D. f3 ~: K5 s+ ^
( k; c; w9 U6 D0 h0 ?9 L
    陈与义(1090-1138),字去非,号简斋,汉族,其先祖居京兆,自曾祖陈希亮迁居洛阳,故为宋代河南洛阳人(现在属河南)。他生于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卒于南宋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年)。北宋末,南宋初年的杰出诗人,同时也工于填词。其词存于今者虽仅十余首,却别具风格,尤近于苏东坡,语意超绝,笔力横空,疏朗明快,自然浑成,著有《简斋集》。( J6 M) M/ |+ Z, b; l
) W$ \" L5 M' r1 g. [!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2 20: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池州翠微亭
; r# R7 D; Z! t( A# g- f" l/ R: s宋代:岳飞
8 K* a4 H  c+ S  u3 G
4 d5 g2 Q+ [) C
9 t$ [+ ]6 Y( h4 A; w
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 E& ]6 |9 U% \% n! J4 F
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
6 q/ Q! ^+ z5 p$ X0 F  b+ i2 W; L池州:今安徽贵池。翠微亭:在贵池南齐山顶上。1 Z% z% b2 _& e. @" I

+ r4 n1 K1 z/ ^" _' z
" j/ r8 G+ a" @+ ?: L
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7 P1 o7 @. k( p( T5 N+ t
年复一年,我驰骋疆场,战袍上洒满了灰尘;今天特地骑马到达翠微亭,观赏齐山美景。5 }! l$ T# a/ B+ ?$ G
经年:常年。征衣:离家远行的人的衣服。这里指从军的衣服。特特:特地、专门。亦可解作马蹄声,二义皆通。寻芳:游春看花。翠微:指翠微亭。
: T  P0 A, |* d/ `# ]" P/ w' u* g9 y. y6 U! D. L" `
7 P2 Q& @2 L4 d, r2 |  X% `" B! L
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
2 e6 J; c( g  m; \国大好河山看不够,在马蹄声声的催促中,踏着明亮的月色归来。
5 u: K" f. I) ~  q看不足:看不够。7 m! k( m( J8 p* X8 K. D

) A1 b7 D( l- I  P  c& {+ ]
- E+ s: A: b* p+ R" c" J- v& Y) s+ U
赏析
& t9 k4 [4 X5 f
5 [" L1 R2 o- d, e0 R- H
# V" z! p( d; B
  这是一首记游诗,诗作于池州,一反其词的激昂悲壮,以清新明快的笔法,抒写了他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真挚热爱,体现了马背赋诗的特点。& j# W5 E( H5 }  C

/ L/ @" ^, y0 H, T

7 p5 i3 `/ y6 G  G- p  前两句写出游的愉悦。起句“经年尘土满征衣”写长期紧张的军旅生活。诗人从军后,一直过着紧张的军事生活,特别是在抗金斗争中,为了保卫南宋残存的半壁河山,进而恢复中原,他披甲执锐,率领军队,冲锋陷阵,转战南北,长期奔波,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保卫国家的伟大事业之中。诗的开头一句正是对这种紧张军旅生活的生动朴实的高度概括。“经年”,这里指很长时间以来。“征衣”,这里是指长期在外作战所穿的衣服。既然长年累月地率领部队转战南北,生活十分紧张,那就根本没有时间、没有心思去悠闲地游览和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愈是这样,愈盼望有朝一日能够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这样,起笔一句就为下面内容的引出作了充分的渲染和铺垫,看似与记游无关,而作用却在于突出、强调和反衬了这次出游的难得与可贵。( ?( a, D1 |8 n7 l
5 B0 E8 Y0 N/ I+ w. Z; t

: i; q- m/ K7 n  W: N  故对句以“特特寻芳上翠微”接住。现在,诗人竟然有了这样的机会,到齐山观览,而且登上了著名诗人杜牧在这里建造的翠微亭,心里一定愉快、兴奋。“特特”,在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是当特别、特地讲,起了强调、突出的作用,以承接首句意脉,一是指马蹄声,交待了这次出游是骑马去的,成为诗歌结尾一句的伏笔。“寻芳”,探赏美好的景色。“翠微”,是诗人到达的地方。这样,对句实际上写了出游的方式(骑马)和到达的地点(翠微亭),从而起到了点题、破题的作用。诗的开头两句,首句起笔突兀,如高山坠石,不知其来,似与题目无关,而实为次句铺垫;次句陡转笔锋扣题,承接自然,成为首句的照应;两句相互配合,表现出作者大起大落、大开大阖的高度艺术腕力和高屋建瓴的雄伟气魄。两句形成了波澜和对比,从而突出了这次出游的欣喜。1 V. ~7 k" U1 m8 R( k

5 ?* G( m, [! s7 ?6 k
+ d0 ^" k3 }# `. U! ^
  “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诗的三四两句并没有象一般的记游诗那样,对看到的景色作具体细致的描述,而是着眼于主观感觉,用“好水好山”概括地写出了这次“寻芳”的感受,将秀丽的山水和优美的景色用最普通、最朴实、最通俗的“好”字来表达,既有主观的感受,又有高度的赞美。同时,又用“看不足”传达自己对“好水好山”的喜爱、依恋和欣赏。
# T- E5 T, v$ p1 {, @2 L! l
- r( E# \0 M$ u$ Q$ Z0 J$ e

3 C4 s" `* d# F. i! L% U  结尾一句则写了诗人为祖国壮丽的山河所陶醉,乐而忘返,直到夜幕降临,才在月光下骑马返回。“马蹄”,照应了上面的“特特”。“催”字则写出了马蹄声响使诗人从陶醉中清醒过来的情态,确切而传神。“月明归”,说明回返时间之晚,它同上句的“看不足”一起,充分写出了诗人对山水景色的无限热爱、无限留恋。岳飞之所以成为民族英雄,之所以为自己的国家英勇战斗,同他如此热恋祖国的大好河山是密不可分的。诗的结尾两句正表现了作者对祖国山河特有的深厚感情。
* A' H6 c/ K' X9 s4 h5 P+ t8 l8 V. J" b  c
: G. ^" V8 M7 M8 G$ c
  这首诗通过记游,抒发了作者对祖国山河无限深厚的热爱之情。在艺术上运思巧妙,不落俗套,虽是记游,而不具体描述景物,重在抒写个人感受。其结构方式除以时间为序外,又把情感的变化作为全诗的线索,突出了这次出游登临的喜悦。语言通俗自然,明白如话。
+ U& O5 p0 F& @: ?9 B; }3 O, Q+ ?

! Z% q/ \$ \8 }6 C创作背景
- H7 ]; `$ l0 t/ G- G! f5 ~* ]* d' m7 n1 h

, h. ?& a1 Z: M. o7 B$ W  绍兴五年(1135年)春 ,岳飞率兵驻防池州,游城东南齐山翠微亭,作此诗。
1 M. a% Y* i3 m( e! [; O8 R4 E; O* w3 m9 t3 A5 q- P9 Q/ h

9 j7 r- S) C" l, B& M" I; ~. b. k作者简介
1 r4 o, X% d4 F6 y$ X1 V! G, [, _1 r. h- P
3 K/ ]0 q. G. g& a8 @
    岳飞(1103—1142),字鹏举,宋相州汤阴县永和乡孝悌里(今河南安阳市汤阴县程岗村)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战略家、民族英雄,位列南宋中兴四将之首。岳飞是南宋最杰出的统帅,他重视人民抗金力量,缔造了“连结河朔”之谋,主张黄河以北的抗金义军和宋军互相配合,夹击金军,以收复失地。岳飞的文学才华也是将帅中少有的,他的不朽词作《满江红》,是千古传诵的爱国名篇。葬于西湖畔栖霞岭。1 W# B$ _5 x# U1 {
. i( u  S+ v. F) p  N- T#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9: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樵夫: X% @% X& K) o! K
宋代:萧德藻8 [* o) u, v! _
5 S8 G+ ~) b* C. y$ N1 ?

$ ^) m' ?5 a4 f, V3 c一担干柴古渡头,盘缠一日颇优游。0 u9 Z. ~+ Y' H
归来涧底磨刀斧,又作全家明日谋。3 t% P- a) E. j% V/ W, x

8 K. ?5 s7 h/ B; D

% N& j# q0 ?& h! V. e* k3 Y5 X0 O6 J一担干柴古渡头,盘缠一日颇(pō)优游。% e2 @8 J7 i  M9 X3 z- ^
樵夫每天挑着一担干柴到古渡头去卖,换的钱便足够一天的开销。% e' \% @, z1 y
盘缠:本意指路费,这里作开销解。优游:悠闲。这里是宽裕的意思。4 k+ O6 Q2 t# z0 W

4 ]( U& d9 C* d2 C$ E5 L

2 C1 m2 G4 H4 p# Q归来涧(jiàn)底磨刀斧,又作全家明日谋。
; _, ?7 |& p& ]& d# I回到家后又在山涧边磨快刀斧,为筹集明天的生活费用做好准备。% j6 `2 B' h( Z$ m3 \1 x
谋:筹划。+ j; h3 c* v, F
$ ]" i$ l0 B( \2 J: k& B

- k8 A$ w5 m8 E) r8 N& p! l赏析' p8 S1 g$ K, l* @

( h4 n6 G) G+ C2 p4 K
; e2 {, m  k( k7 i0 S. {
  这首绝句写山中樵夫的生活。诗在表现艺术上有两点值得赞赏:一是诗写的是深山的樵夫,但没有明说,通过“古渡”、“涧底”二词,含隐不露地告诉大家;二是诗写樵夫一天的生活,以“又作全家明日谋”暗逗,说明樵夫天天如此,带有典型性。这样细微的构思,是宋人绝句的长处,也是值得后人借鉴的地方。) W: H/ d8 E2 g9 }% o8 l) d

" L2 I0 m6 N# F; r4 I: m8 t  P
( j8 ?( Z4 \- g+ k5 W
  诗人写樵夫的生活,究竟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来写的呢?这点可以根据对诗的不同的理解来推敲解释。如果着眼于末句“又作全家明日谋”,则可如此解说:诗人认为樵夫的生活非常艰苦,每天辛辛苦苦地打了柴,远远地挑到市上去卖,卖了钱只够一天的开销;回到家中,又忙着磨快斧头,为明天的生活考虑。再进一步扩大思维,如果樵夫病了,或者刮风下雪,他的“明日谋”岂不是要落空,家中便要挨饿了。因此,诗人表现的是对樵夫辛勤劳累仍不能保证温饱寄予同情,“颇优游”三字是有意调侃,发泄心中的不平。如果着眼于“盘缠一日颇优游”一句来推论,结果便完全不同了。
6 W  E( k. K* N, u3 J: P/ p5 c: d1 b
5 i2 V8 e, j, T& V6 ]- K9 @* v- B
  中国古代诗人对隐居山中、水边的自食其力逍遥容与的樵夫、渔翁一直抱赞赏企羡的态度,认为他们远离扰乱红尘,友麋鹿,伴烟霞,是最令人赏心适意的生活。《西游记》第九回开场时,有一大段渔樵问答,对各自的逍遥自在,大肆夸耀,就很能说明问题。萧德藻正是从此出发,说樵夫隐居深山,远离人间是非;他每天打了柴,行歌古渡,易米市菜,只要够了当天的用费,便不再烦心。回到家中,面对青山绿水,悠闲地磨着斧子。这样的生活,大有“日出而耕,日入而息,帝力于我何有哉”般无忧无虑的心态,也是历来文人始终向往而难以拥有的生活境界。因此,诗人写深山樵夫,正是对他毫无争竞、自得其乐的生活作出歌颂。6 m+ {* f1 M+ @( M* }& y9 m
, u( \* K3 |( e) Y

& y) T! c6 z4 [0 N9 g, \, I作者简介" F: e/ @+ r" V' m+ I

8 w8 T4 q' n6 V  a  U. [$ J

! a/ n. J- e2 F& E/ o1 W, K7 ~    萧德藻,南宋诗人。字东夫,自号千岩老人。闽清(今属福建)人。生卒年不详。绍兴二十一年(1151)进士。初任尤川县丞,后为湖北参议,再调湖州乌程令。因爱当地山水之美,遂移家乌程,住县中屏山,其地有千岩之胜,所以自号“千岩老人”,表示归隐不仕。
- G7 Q% ?3 c( A8 ]" A8 s" p2 J5 P' ~) C$ n' ]" q4 J  w8 t!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6 19: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临安春雨初霁
. E9 H* g1 W- S9 i3 U. R7 g; y& p宋代:陆游' v( g- N$ `& K
2 c: E& w9 M$ p/ ~" t6 I/ g  ]9 X
6 ~$ b3 [/ f6 V% R# X: Y% p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3 D, j+ w8 o* z5 r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n$ @- b# S2 I  O; F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 G3 @3 V% m0 T& m, h3 N% y  N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3 a0 e: u5 u# z8 M9 @  ^9 |6 r霁(jì):雨后或雪后转晴。1 \# u% g# U( ~7 w6 R9 d
7 Y9 }% d  ?/ {% C: g

. B* F0 q$ Q6 M2 E' B1 w/ f/ P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Y( A3 u8 [$ B3 H
如今的事态人情淡淡的像一层薄纱,谁又让我乘马来到京都作客沾染繁华?& }0 p! u& l) `+ n
世味:人世滋味;社会人情。客:客居。京华:京城之美称。因京城是文物、人才汇集之地,故称。
* W" b/ O3 e5 q/ d  h5 v+ h) T' m; ]% C8 @: N* Y

2 M9 |7 F5 W" B" U& n) J: r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zhāo)卖杏花。
" \! y3 ^# T9 F' _& T住在小楼听尽了一夜的春雨淅沥滴答,明日一早,深幽的小巷便有人叫卖杏花。, h/ Q$ ^. ^6 [( J5 g, o
深巷:很长的巷道。明朝:明日早晨。" N9 n. l7 g0 s7 u0 F

1 }* X" {& K, k
$ O6 K1 n6 W6 Z/ J) K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3 y  B: i) a+ L3 Z3 M; j/ ]  D" d
铺开小纸从容地斜写着草书,在小雨初晴的窗边细细地煮水、沏茶、撇沫,试品名茶。8 N/ O  m/ l9 X, w* @/ n* ?, f
矮纸:短纸、小纸。斜行:倾斜的行列。草:指草书。晴窗:明亮的窗户。细乳:沏茶时水面呈白色的小泡沫。分茶:宋元时煎茶之法。注汤后用箸搅茶乳,使汤水波纹幻变成种种形状。4 V& v3 @& i, ^
/ ?, x' E+ X0 ]1 s

# r. S' T! ]6 y) G2 x$ K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Z4 C0 n1 k# b9 [% `. w$ x7 y* M
不要叹息那京都的尘土会弄脏洁白的衣衫,清明时节还来得及回到镜湖边的山阴故家。
8 m& S) }. |5 g! |) |+ ?+ Q- S素衣:原指白色的衣服,这里用作代称。是诗人对自己的谦称。风尘叹:因风尘而叹息。暗指不必担心京城的不良风气会污染自己的品质。2 g6 p; ]0 ^) l6 Z
+ M4 P4 d  N1 a- x$ |) O' ?7 e: C4 N$ k% [

# x2 w% _6 ]0 |# i5 h4 `赏析
. j, Q1 W  `( a0 j4 \
: [/ K: ]7 D3 q& w1 k3 k/ e
1 r- c9 q/ g- {" Z1 i5 f/ }8 S
  如果掩去作者的名字,读这首《临安春雨初霁》,也许会以为它并不是出自“铁马金戈”、“气吞残虏”的陆放翁之手。诗中虽然有杏花般的春色,却更隐含着“世味薄似纱”的感伤之情和“闲作草”“戏分茶”的无聊之绪。这是与高唱着“为国戍轮台”而“一身报国”的陆游的雄奇悲壮的风格特征很不一致的。
+ o' m( C. j; k  l$ H; f" [
" {2 F8 s6 C0 j7 A5 T: b& y
: s9 u7 J# T9 q+ p$ ?0 r
  自淳熙五年孝宗召见了陆游以来,他并未得到重用,只是在福建、江西做了两任提举常平茶盐公事;家后五年,更是远离政界,但对于政治舞台上的倾轧变幻,对于世态炎凉,他是体会得更深了。所以诗的开头就用了一个独具易动的巧譬,感叹世态人情薄得就象半透明的纱。于是首联开口就言“世味”之“薄”,并惊问“谁令骑马客京华”。陆游时年已六十二岁,不仅长期宦海沉浮,而且壮志未酬,又兼个人生活的种种不幸,这位命途坎坷的老人发出悲叹,说出对世态炎凉的内心感受。这种悲叹也许在别人身上是无可疑问的,而对于“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的陆游来说,却显得不尽合乎情理。此奉诏入京,被任命为严州知州。对于一生奋斗不息、始终矢志不渝地实现自己的报国理想的陆游来说,授之以权,使之报国有门,竟会引起他“谁”的疑问。
1 \1 c2 ^/ V- G6 n
& w8 X2 W4 c" g1 M7 ]; S. {, W

* s+ }8 x3 f- H( H4 S  颔联点出“诗眼”,也是陆游的名句,语言清新隽永。诗人只身住在小楼上,彻夜听着春雨的淅沥;次日清晨,深幽的小巷中传来了叫卖杏花的声音,告诉人们春已深了。绵绵的春雨,由诗人的听觉中写出;而淡荡的春光,则在卖花声里透出。写得形象而有深致。传说这两句诗后来传入宫中,深为孝宗所称赏,可见一时传诵之广。历来评此诗的人都以为这两句细致贴切,描绘了一幅明艳生动的春光图,但没有注意到它在全诗中的作用不仅在于刻划春光,而是与前后诗意浑然一体的。其实,“小楼一夜听春雨”,正是说绵绵春雨如愁人的思绪。在读这一句诗时,对“一夜”两字不可轻轻放过,它正暗示了诗人一夜未曾入睡,国事家愁,伴着这雨声而涌上了眉间心头。李商隐的“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是以枯荷听雨暗寓怀友之相思。陆游这里写得更为含蓄深蕴,他虽然用了比较明快的字眼,但用意还是要表达自己的郁闷与惆怅,而且正是用明媚的春光作为背景,才与自己落寞情怀构成了鲜明的对照。
* C4 b, [; u& w: @' ]# p$ T  Z  a6 ^! R4 o7 D

, ]% k5 v! U1 m. T$ Q* z  接下去的颈联就道出了他的这种心情。在这明艳的春光中,诗人只能做的是“矮纸斜行闲作草”,陆游擅长行草,从现存的陆游手迹看,他的行草疏朗有致,风韵潇洒。这一句实是暗用了张芝的典故。据说张芝擅草书,但平时都写楷字,人问其故,回答说,“匆匆不暇草书”,意即写草书太花时间,所以没功夫写。陆游客居京华,闲极无聊,所以以草书消遣。因为是小雨初霁,所以说“晴窗”,“细乳戏分茶”这里就是品茶、玩茶道。无事而作草书,晴窗下品着清茗,表面上看,是极闲适恬静的境界,然而在这背后,正藏着诗人无限的感慨与牢骚。陆游素来有为国家作一番轰轰烈烈事业的宏愿,而严州知府的职位本与他的素志不合,何况觐见一次皇帝,不知要在客舍中等待多久!国家正是多事之秋,而诗人却在以作书品茶消磨时光,真是无聊而可悲!于是再也捺不住心头的怨愤,写下了结尾两句。2 o$ o( z$ D; w' d2 y+ c
7 C, G. O6 O8 Y
7 E7 ?8 N! a% F' R
  尾联虽不像古人抱怨“素衣化为缁”(晋陆机作《为顾彦先赠好》:“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但这联不仅道出了羁旅风霜之苦,又寓有京中恶浊,久居为其所化的意思。诗人声称清明不远,应早日回家,而不愿在所谓“人间天堂”的江南临安久留。诗人应召入京,却只匆匆一过,便拂袖而去。陆游这里反用其意,其实是自我解嘲。  ~) i  s/ G  l6 L0 f
) p& @+ Z9 ?7 R# |
: }1 D; g$ t5 [7 R' }/ G; d
  在陆游的众多著名诗篇中,有壮怀激烈的爱国忧民之作,如《关山月》、《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有寄梦抒怀、悲愤凄切之作,如《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这些诗不是直抒胸臆,痛切陈词,就是笔墨纵横,抚古思今,都是雄壮的大气磅礴之作;作者也有优美淳朴的乡村生活描写,如《游山西村》;也有缅怀爱情、追思往日幸福的伤感之作,如《沈园》。等等这些,都与《临安春雨初霁》极不相似。《临安春雨初霁》没有豪唱,也没有悲鸣,没有愤愤之诗,也没有盈盈酸泪,有的只是结肠难解的郁闷和淡淡然的一声轻叹,“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 I  P4 g0 o  g- w
3 ]5 o8 h7 d% U: m! @$ c

7 i4 ]) X8 U; d  严酷的现实,使他不得不对朝廷对皇帝,对人生对社会作出一些阴暗的结论。与他的许多寄梦诗不一样,在深夜,万籁俱寂时,作者眼前没有现实生活的情景搅扰,可以对着旷远的星空和雨夜任意地幻想,说任何放言达词。而身在繁荣帝都,作者却身不由己。临安城虽然春色明媚,但官僚们偏安一隅,忘报国仇,粉饰太平。作者是时刻清醒的,他在表面的升平气象和繁荣面貌中看到了世人的麻木、朝廷的昏聩,想到了自己未酬的壮志。但他既不能高唱,又无法托情梦,只好借春色说愁绪,把春天写成了无情之物。! m5 D* u( R4 n7 l6 Q7 d/ {% z
  d( d+ z, v- E# e: Y% N
) S7 c3 y0 W6 o* h) ~
  可以说《临安春雨初霁》反映了作者内心世界的另一方面,作者除了在战场上、幕帐中和夜空下高唱报国之外,偶尔也有惆怅徘徊的时候。在几乎同时所作的《书愤》中,作者就截然不同地表现了一贯的豪情。《书愤》在一定意义上是作者对自己悲壮一生的总结。“早岁那知世事艰”,却终有胆量说“千载谁堪伯仲间”,把一生留给历史公断。《临安春雨初霁》、《书愤》的比较可以显现出诗人感情思想的一个短时期的反复。陆游毕竟是陆游,他不会永久地停留在“闲”“戏”之上的。不久后他在严州任上,仍坚持抗金,并且付诸行动,表达于诗文,终于又被以“嘲咏风月”的罪名罢官。他的绵绵“杏花春雨”,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中,发展成了“铁马冰河入梦来”的疾风暴雨。. z0 U! ~, d( v% @
3 \: r. x1 x  i6 C& |
# l; h% ^. g. Y$ ^% l' F4 i
  一个诗人的性格是复杂的,一个始终刚强不屈、矢志不渝的烈士,也难免间或惆怅抑郁。这种抑郁惆怅与其雄奇悲壮并不矛盾。唯其抑郁惆怅得苦不堪言,才有更强烈的情怀的喷发。诗中一开头就道“世味薄似纱”,正是作者对现实的否定,也体现出作者的刚直气节。诗末拂袖而去,也是诗人对浮华帝都的不屑。因此,透过原诗的表面,依稀仍可看见一个威武不屈的形象,这个形象才是作者真正的一贯的自己。
" x! r6 N5 g% |0 y1 w- `$ H
) r0 D. [3 j$ V9 j7 e

2 \$ C: {7 s& p* \% @; ]+ R( H创作背景
* x  W0 [7 S3 t7 C! ^. I1 }- G3 u$ S# ^1 N. g0 V
& v# D# U. A+ M& i5 V* Z5 u7 T
  公元1186年(淳熙十三年)春天,作者奉诏入京,接受严州知州的职务,赴任之前,先到临安(今浙江杭州)去觐见皇帝,住在西湖边上的客栈里听候召见,在百无聊赖中,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诗作。/ H% ?/ B9 ?- H9 h" D1 \# J% e8 z0 M
2 P9 T; o, {- k

4 E7 F' A) X* A0 R: T6 _作者简介! T( u/ ~* G7 ?! d5 V  d7 v* }! M
8 q4 G7 v- d$ a4 V; I
/ O2 _9 T' s: h$ x+ M: \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著名诗人。少时受家庭爱国思想熏陶,高宗时应礼部试,为秦桧所黜。孝宗时赐进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军旅生活,官至宝章阁待制。晚年退居家乡。创作诗歌今存九千多首,内容极为丰富。著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6 v9 M/ V3 g, {- ~+ k  ^

$ S) w1 z: r% a8 o+ h+ s" O  b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7 19: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错刀行
+ |" Q6 T6 t- K" q+ H* q宋代:陆游
3 Y+ C: M- k- q+ `: T' i* Y- v. g) j4 g3 @

) K& t3 T  O' @: A& I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 R& [0 D6 `/ a" R3 C; w. G6 `
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 O4 ~: p' j- n1 p9 b" A京华结交尽奇士,意气相期共生死。
7 c9 ~1 D* d% l1 ~千年史册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
/ Z! e. t. k  i! Z* ]1 X8 }  D7 M& E* K尔来从军天汉滨,南山晓雪玉嶙峋。
! K8 R  H8 q$ O呜呼!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8 j# J$ m9 g* d% @' s8 e3 O% k

0 z8 k8 G/ @) K; Z: ^' A

/ |' F* |. S8 S$ c1 L! B3 b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fēi)出光芒。
* M$ v# S) }- C: ~用黄金、白玉装饰的宝刀,到了夜间它的光芒穿透窗户,直冲云霄。. H' Y1 D5 L, E, Y* w2 G
金错刀:用黄金装饰的刀。白玉:白色的玉。亦指白璧。8 l1 K) E  T1 A/ X3 Z

2 ~& E) B2 n1 V" q9 R- X
8 J/ B0 r0 d& t: B* D9 @
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 @" q: ^2 }1 a" d, W2 J大丈夫五十岁了还没有在沙场立功,手提战刀迎风独立傲视天下。
" k; s' {% e4 Y6 e7 o; G4 y, J八荒:指四面八方边远地区。0 V& Y* f6 x5 \+ J# ~0 E
, P6 L0 u4 U3 o: w7 k
. Y" U2 l9 J2 _
京华结交尽奇士,意气相期共生死。1 j9 P9 m2 m4 x0 O* m9 u; }
我在京城里结交的都是些豪杰义士,彼此意气相投,相约为国战斗,同生共死。
6 `; e/ ^% t- U' [( h京华:京城之美称。因京城是文物、人才汇集之地,故称。这里指南宋京城临安(今杭州市)。奇士:非常之士。德行或才智出众的人。意气:豪情气概。相期:期待;相约。这里指互相希望和勉励。6 n: T8 N  G; I7 X6 i

, P5 y3 g0 E: d, p. B) c0 ?

! j9 Y1 B$ f# _7 Z5 O6 I千年史册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
7 j# E4 f( |. }( V9 u1 Q  I' m羞耻于不能在流传千年的史册上留名,但一颗丹心始终想消灭胡虏,报效天子。% v( L7 p! i3 Y  Q
史策:即史册、史书。丹心:赤诚的心。+ i, s$ M7 @7 U# y- [2 H. g, S9 ?3 S5 r

) M( ~+ l) V! P# W# f

$ k; w6 h: ]3 |4 _. f- H9 c) Q尔来从军天汉滨,南山晓雪玉嶙(lín)峋(xún)。( ?$ {( G2 c, h2 X4 w
近来,我来到汉水边从军,远处的终南山顶山石嶙峋、白雪耀眼。
' p0 @( r2 |, h" x* M! L, s尔来:近来。天汉滨:汉水边。这里指汉中一带。南山:终南山,一名秦岭,在陕西省南部。嶙峋:山石参差重叠的样子。
+ `4 g$ e& _7 d9 v# X
5 _4 C- z1 S& u' A: Q/ M

6 K* _, o* m2 o7 G$ E$ M呜呼!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 [) w0 @9 _$ V3 L; W) S. ?/ M
啊,楚国即使只剩下三户人家,最后也一定能报仇灭秦。难道我堂堂中华大国,竟会没有一个能人,把金虏赶出边关?
  E* G1 b7 v% M9 J# I( U意思说:三户,指屈、景、昭三家。9 ~9 L$ d+ B. {2 K2 f
) a, M8 L2 f) N0 Y4 x
3 U) b% c) Z7 m3 Q4 ~" G8 r
创作背景
, `% S) v; j+ n9 K* W: K2 f( h* F
% A* V3 g+ Q# X. r1 a5 C

. n" E- h# g- l" w' V2 c. D1 C1 m' q  公元1172年(孝宗乾道八年)正月,陆游应四川宣抚使王炎的聘请,从夔州(今重庆奉节)赴南郑(今陕西汉中),担任宣抚使司干办公事兼检法官。投身收复失地的准备工作。乾道九年,那年陆游48岁,奉调摄知嘉州,他根据这段在中的经历和感受,写下了这首《金错刀行》。& m) j5 ~% N8 m2 Q7 `( X
# G. K7 n- g2 L% B6 D
作者简介1 V' |" f- q* ~& O: B

0 F) h& R4 p& b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著名诗人。少时受家庭爱国思想熏陶,高宗时应礼部试,为秦桧所黜。孝宗时赐进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军旅生活,官至宝章阁待制。晚年退居家乡。创作诗歌今存九千多首,内容极为丰富。著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 s1 {0 m# }% o4 B) e
0 C5 K- r, o& z) R- 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7 19: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金错刀行》赏析文章发不出来,不知有什么敏感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8 19: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剑门道中遇微雨( o/ n: h8 x. U) I9 y
宋代:陆游
& N6 c: U  D, s( H  u, M* [+ I
0 U: B& [- U0 R7 Y3 b3 Z5 C

" v) [1 D* u$ m; q( `% ]( Q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8 N; j/ f3 W: k1 Y. x
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 c* _* S) i9 O剑门:在今四川省剑阁县北。据《大清一统志》:“四川保宁府:大剑山在剑州北二十五里。其山削壁中断,两崖相嵌,如门之辟,如剑之植,故又名剑门山。”; ^: ]/ b' w7 O7 F6 t# w6 [7 n
( [3 l. B% W4 x# y
. z3 i7 Q) {. K$ l& _4 {  G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
2 w$ i* ^( ]5 {" o* x3 ]衣服上满是灰尘和杂乱的酒渍,远行游历过的地方没有一处不让人心神暗淡和感伤。
2 u& Q/ E" I7 W) {. f2 T" q征尘:旅途中衣服所蒙的灰尘。销魂:心怀沮丧得好像丢了魂似的,神情恍惚。形容非常悲伤或愁苦。, O+ ~5 o; o# Q8 g1 d

/ P+ g7 F, u% o5 O! Z6 P5 v+ ^! o5 T4 X

* h) ^: H% i. W5 I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 z# [- \. ]& c我难道这一生就只该是一个诗人?在微雨中骑着驴子走入剑门关?0 U' G% |% G) E* g  o! X
合:应该。未:表示发问。
1 ~" u+ w1 ]& k' |& V' Q3 V- O( P0 C
) q9 s& W, p) G, J) Y+ p3 T
赏析' ^/ s3 w1 n, d
( G" h) c" ~$ t4 j1 t( f/ i

$ S6 v; z2 L6 B. v6 ?% `  这是一首广泛传颂的名作,诗情画意,十分动人。
# Z- h3 B% u" {
% V5 N9 l- y+ _8 w& |. R; u0 T
( D  R: G1 r2 W- Q% D( v
  此诗首句刻画了人物形象,第二句概括自己数十年间、千万里路的遭遇与心情,再接以“此身合是诗人未”自问,最后结以充满诗情画意的“细雨骑驴入剑门”,形象逼真,耐人寻味。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全诗别出心裁,构思新颖,含蓄地表达作者报国无门、衷情难诉的情怀。6 b6 K& m# X6 Z1 a! S: K' l

" S% o$ d" y! |# K! E9 K% ^
! k5 W& G2 X& ?) b
  作者先写“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陆游晚年说过:“三十年间行万里,不论南北怯登楼”(《秋晚思梁益旧游》)。梁即南郑,益即成都。实际上以前的奔走,也在“万里”“远游”之内。这样长期奔走,自然衣上沾满尘土;而“国仇未报”,壮志难酬,“兴来买尽市桥酒……如钜野受黄河顿”(《长歌行》),故“衣上征尘”之外,又杂有“酒痕”。“征尘杂酒痕”是壮志未酬,处处伤心(“无处不销魂”)的结果,也是“志士凄凉闲处老”的写照。“远游无处不销魂”的“无处不”(即“处处”),既包括过去所历各地,也包括写这首诗时所过的剑门,甚至更侧重于剑门。这就是说:他“远游”而“过剑门”时,“衣上征尘杂酒痕”,心中又一次黯然“销魂”。( h) E7 ^, m9 d$ J. S+ [$ t8 Z1 {! l

# s+ ]5 [5 A6 P' Q% H0 [  O9 D
, o" k3 [) Q) `" Z' V
  引起“销魂”的,还是由于秋冬之际,“细雨”蒙蒙,不是“铁马渡河”(《雪中忽起从戎之兴戏作》),而是骑驴回蜀。就“亘古男儿一放翁”(梁启超《读陆放翁集》)来说,他不能不感到伤心。当然,骑驴本是诗人的雅兴。李贺骑驴带小童出外寻诗,就是一个佳话。李白、杜甫、贾岛、郑棨都有“骑驴”的诗句或故事,而李白是蜀人,杜甫、高适、岑参、韦庄都曾入蜀,晚唐诗僧贯休从杭州骑驴入蜀,写下了“千水千山得得来”的名句,更为人们所熟知。所以骑驴与入蜀,自然容易想到“诗人”。于是,作者自问:“我难道只该(合)是一个诗人吗?为什么在微雨中骑着驴子走入剑门关,而不是过那‘铁马秋风大散关’的战地生活呢?”不图个人的安逸,不恋都市的繁华,他只是“百无聊赖以诗鸣”(梁启超语),自不甘心以诗人终老,这才是陆游之所以为陆游。这首诗只能这样进行解释;也只有这样解释,才合于陆游的思想实际,才能讲清这首诗的深刻内涵。; E7 u3 t: P1 n- L! J' d
) s8 n. x$ m4 m3 t: h) ~+ {. @

: @# }3 X" u+ P# _+ N  这就是说,作者因“无处不销魂”而黯然神伤,是和他一贯的追求和当时的处境有关。他生于金兵入侵的南宋初年,自幼志在恢复中原,写诗只是他抒写怀抱的一种方式。然而报国无门,年近半百才得以奔赴陕西前线,过上一段“铁马秋风”的军旅生活,旋即又要去后方充任闲职,重做纸上谈兵的诗人了。这使作者很难甘心。所以,“此身合是诗人未”,并非这位爱国志士的欣然自得,而是他无可奈何的自嘲、自叹。如果不是故作诙谐,他也不会把骑驴饮酒认真看作诗人的标志。作者怀才不遇,报国无门,衷情难诉,壮志难酬,因此在抑郁中自嘲,在沉痛中调侃自己。0 B2 B( [7 K) ^# e: y

+ \; E% _& P# ^2 S1 L$ c

4 q) o! v6 }# B! }* ?7 s) H  一般地说,这首诗的诗句顺序应该是:“细雨”一句为第一句,接以“衣上”句,但这样一来,便平弱而无味了。诗人把“衣上”句写在开头,突出了人物形象,接以第二句,把数十年间、千万里路的遭遇与心情,概括于七字之中,而且毫不费力地写了出来。再接以“此身合是诗人未”,既自问,也引起读者思索,再结以充满诗情画意的“细雨骑驴入剑门”,形象逼真,耐人寻味,正如前人所言,“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但真正的“功夫”仍在“诗外”(《示子遹》)。
" J8 G! L8 L5 v$ W! k* O) A( a' Y& q, k, `& U  _5 O

; N7 X+ m9 [+ r( x8 g创作背景
" Y0 b2 \: }$ b- G# k* p( \1 g1 Q3 A: Q8 d5 P; B  Z# r2 T8 o7 v9 J
; F8 A, Q4 M: f2 b* O! N% O
  这首诗作于公元1172年(南宋孝宗乾道八年)冬。当时,陆游由南郑(今陕西汉中)前线调回成都(今属四川)。他此行是由前线到后方,由战地到大都市,是去危就安、去劳就逸。所以他在南郑往成都途经四川剑阁剑门关时写下这首诗。" m5 ~# v. ?( ?! @) K1 j! ~+ p
# b* x1 M8 ?: n4 `

8 t$ A6 e( R# G2 O7 ?作者简介$ s0 e' C0 Z: A' l, ~" N% K

9 b" f- ^4 ]6 Q- M
; ^' k1 W: P; V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著名诗人。少时受家庭爱国思想熏陶,高宗时应礼部试,为秦桧所黜。孝宗时赐进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军旅生活,官至宝章阁待制。晚年退居家乡。创作诗歌今存九千多首,内容极为丰富。著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8 M* @! y3 w7 N8 _

8 n: I4 K$ [1 _$ a&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9 21: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花绝句二首·其一) r4 L3 _3 K# A3 n% {& {! f% S( e$ g8 j
宋代:陆游' }! [2 a; E  L5 u8 W

( Z* k, r3 h5 S' I

+ A$ k2 s$ q$ k9 q+ ~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
) i( E: K6 ?' J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B7 ^) z- j7 }$ m% b2 L
5 w" Y: p0 j( I/ }4 K
) T+ r: M. e( y' s9 R0 k& R# [
闻道梅花坼(chè)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1 L% U0 H" f5 D1 y) J3 |0 S- y
听说山上的梅花已经迎着晨风绽放,远远望去,四周山上的梅花树就像一堆堆白雪一样。
$ g! U# W, N4 z8 u! v闻道:听说。坼:裂开。这里是绽开的意思。坼晓风:即在晨风中开放。雪堆:指梅花盛开像雪堆似的。
8 c3 M% }# J) W( U
+ a9 K0 z# L! p) c& }1 n3 c

3 R9 l& G( u7 ~* v7 b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 p8 V- k6 Q7 p4 `! G+ V6 }
有什么办法可以把自己变化成数亿身影呢?让每一棵梅花树前都有一个陆游常在。% m3 q( o6 Z4 ]" I& G8 V- `
何方:有什么办法。千亿:指能变成千万个放翁(陆游号放翁,字务观)。梅花:一作梅前。1 g+ P' m0 ?: W  ?- Z$ g
; G3 T2 T9 C  Q+ n1 }% i, J' M

4 P0 U$ V; ^5 D创作背景% |# Y5 c- ^+ @; s! e; A7 [' f

* z* {, V3 ?  Y; L

4 C+ ~8 Z7 e2 |  C, B) ^  这首诗是组诗中的第一首。于公元1202年(嘉泰二年)一月,陆游退居故乡山阴时所作,陆游时年七十八岁。此时北宋灭国,陆游处于政治势力的边缘,长时间得不到当权派的重用,但他的心中确实仍有期待。当作者看到梅花有感而发。
  R6 a% c- E8 W7 O+ o3 [( l+ t2 U! Q* @$ B% y7 a) v  s
2 o+ D4 O7 q& M( @  o
简析
& I# _8 a9 T4 n7 n   这首诗的首句“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写梅花绽放的情景。如第一句中“坼晓风”一词,突出了梅花不畏严寒的傲然情态;第二句中则把梅花比喻成白雪,既写出了梅花洁白的特点,也表现了梅花漫山遍野的盛况。语言鲜明,景象开阔。而三四两句“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更是出人意表,高迈脱俗,愿化身千亿个陆游,而每个陆游前都有一树梅花,把痴迷的爱梅之情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3 Q- f( C; ]- k/ w( ]/ k
  紧接的两句,突发奇思“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意思是说,用什么办法能变出千万个放翁,使每一株梅花下面都有自己在那里分身欣赏。身化千亿,设想可谓奇妙之至。梅花与诗人面面对应,是梅耶?是人耶?一时实难轻分,这又是诗人命笔奇特之处。这两句虽是点化柳宗元“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尽望乡”的诗意而来,但用在“雪堆遍满四山”的梅花世界中,不唯妥贴自然,而且情景相生极富有意趣。理由至少有三:以诗人78岁的高龄,面对树树姿态有异的梅山花海,一时当然不能逐个寻芳,所以化身分之赏之,自属妙想,此其一。又陆游年事虽高,但童心未泯,平时常有“梅花重压帽檐偏,曳杖行歌意欲仙”的“出格”举动惹人注目,此时他突发奇思,想学仙人的分身法,亦是童心使然,很合乎心理,此其二。再者陆游常以梅花自比,且心中常存伯仲之间不分高下的感觉,如今面对千万树盛开的梅花,诗人自负当然不甘心以一身仰视,须化身千亿才能与之匹敌相称,方不辜负诗人对梅花的一番感情。综观这三方面,此句表面上虽有借鉴之处,深入地体会实属情景相生之辞,正如当年林逋点化江为诗成梅花绝唱一样,均经过诗人的再创造,融会陶铸古人诗意而自出机杼,且能翻出新意,使诗更富有盎然的诗意和逗人入胜的意境。4 L+ Q$ Y( L6 [) C1 Y

  Z  a! @3 l8 @! q! G( L) a
7 u' i+ J: H6 J- i
  前两句的写梅是为后两句写人作陪衬。面对梅花盛开的奇丽景象,诗人突发奇想,愿化身千亿个陆游,而每个陆游前都有一树梅花。这种丰富而大胆的想象,把诗人对梅花的喜爱之情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同时也表现了诗人高雅脱俗的品格。末句之情,试在脑中拟想,能令人发出会心的微笑。
* M) ^$ W; R# P1 S, t, }
/ D" N( z! @. L) ^& ?
" R" \- F) b! G1 l4 K  t- g% C
作者简介) V  A! a) ^9 B* G7 ], a

* t7 }" G  m. S) j" d0 Y* m+ P
6 K& `( h: |$ t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著名诗人。少时受家庭爱国思想熏陶,高宗时应礼部试,为秦桧所黜。孝宗时赐进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军旅生活,官至宝章阁待制。晚年退居家乡。创作诗歌今存九千多首,内容极为丰富。著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 k3 E9 B2 s5 Y* H3 @

) a$ D6 s0 W&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