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查看: 535|回复: 5

[转贴] 一把团扇几多愁——才女班婕妤的悲苦一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0 11: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尤尤宝 于 2020-2-21 07:54 编辑



      在风流天子汉成帝的后宫中,尤其是在赵飞燕入住椒房殿之前,可谓才媛满宫闱,这在上篇《小方读<汉书>之二二一》中已有详细的说明,但当时主要侧重汉成帝的第一位皇后许皇后,而对班婕妤这位备受后世文人品评和推崇的女才人只是略略带过。
      班婕妤之所以备受后世文人推崇,是因为她身上所透出的那一种对名利恩宠的淡泊以及对恩情的那种长情。这与传统文人所受到的儒家教养是息息相关的,一方面他们无法摆脱对名利的追求,但同时又不能表现的过于饥不择食,追求“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同时对高高在上的皇帝又惧怕又敬畏,但即便是被推出午门斩首,他们也会感激涕零;即便是一个王朝再黑暗无能,当它败亡灭国之时,依然有大批的文人士大夫为之落泪甚至殉葬。而在得志与失志不同的境遇中,她都以同样道德操守守护着自己内心的那份持守。这种淡泊与长情,与班婕妤恰恰是一样的。而同时,班婕妤也留下了不少的作品,她的《自伤赋》、《捣练赋》、《团扇诗》都成为世人津津乐道的作品。尤其是《团扇诗》,也是我国早期的一个不错的五言诗歌,更在后世的士大夫中形成了一种所谓的“团扇情结”,成为士大夫自珍自爱的一个象征。
        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这是班婕妤在赵飞燕入主中宫前夕,在宫斗中失力而自请前往长信宫侍奉王太后时所写的。据说在长信宫她就像普通宫女一样洒扫侍奉,兢兢业业。可以想象,班婕妤曾经是汉成帝最宠爱的妃子,汉成帝还有另一位婕妤,名卫婕妤,出身是班婕妤的宫女,如果班婕妤不受宠,那她身边的无名宫女恐怕也没机会上位,而且上到了婕妤这样的高位。班婕妤受宠,据传汉成帝当时要派人打造一座豪华大辇,要与班婕妤同辇出游。但班婕妤毕竟是饱受妇德熏陶的,有很高的自持能力。她告诉成帝,如果这样,她岂不是也成了褒姒、妲己之流,而让皇帝背上了夏桀、商纣、周幽王之类的亡国之君的骂名吗?于是,汉成帝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从而对班婕妤更加爱重。从中可见,成帝并不是一味的风流成性,他也不是昏聩不堪的。只是在当时那种内外交困的政治背景下,他最终成了历史上最荒淫无道的昏君。而且他终于遇到了褒姒妲己之流的美女——赵飞燕、赵合德,与班婕妤有着良好的道德自持不同,她们都是下流社会出来的,舞女奴仆,她们所知道的就是承欢邀宠,没有了道德的持守,再美丽的外表都是空虚的,她们像饿虎一样扑在成帝身上,最终将其榨干吸净。
这首《团扇诗》便是在这种背景下完成的,又名《怨歌行》。这里的“怨”不是哭得稀里哗啦,也不是拍案而起欲报仇雪恨的切齿,她有一份自珍的成分在里面,她是那么清醒地认知自己,对自己的家族、对自身从来都是在一个高的层次上着眼。“ 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齐纨是齐国生产的一种白细绢,是很名贵的。她说她的这把团扇是用最名贵的绢制成的,那种洁白就如同霜雪一样。这是一种高贵的品质,而且重要的是班婕妤对自身品质有很清楚的认知。很多人并不自知,看看《红楼梦》中那些贾府少爷小姐们,除了探春有清醒认知外,其他人不都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吗?他们有好的资本,但却自甘下流。班婕妤不是这样,她出身虽称不上高门,其父是左曹越骑校尉,但自幼却熟读女德,并将此作为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当下流行的宫斗戏,虽然很多桥段被人咒骂恶毒,但可能实际的后宫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就是这样一个污泥潭,班婕妤却要做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这份自爱是极其珍贵的。汉成帝虽纨绔,但并不是没有品位,“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看到这样的绢,就裁成了合欢扇,与班婕妤有一段如胶似漆的恩爱岁月,那是班婕妤一生中最珍爱的时光。那时节,“出入君怀袖”,也是六宫粉黛无颜色。

我很欣赏王国维的《虞美人》“碧苔深锁长门路,总为蛾眉误。自来积毁骨能销,何况真红、一点臂砂娇。妾身但使分明在,肯把朱颜悔?从今不复梦承恩,且自簪花,坐赏镜中人。”他对自我也是有很清醒的认知,但在失意之时,她却没有沉浸在悲悲切切之中,而是“从今不复梦承恩,且自簪花,坐赏镜中人。”我依然要簪花对镜,对自己的美依然坚守,不因为没人欣赏了,不因为不爱了,而贬低了自己,糟蹋了自我。班婕妤也应该是这样。但对于汉成帝她一直是记在心中的,毕竟那是她一生赋予的人。于是在成帝驾崩之后,那个最终守卫在成帝陵寝之侧便是班婕妤,一年后一代才女也香消玉殒。
一把团扇寄托了班婕妤悲苦的晚年际遇,不过她的一生也是所有后宫女子的一生。“团扇复团扇,奉君清暑殿。秋风入庭树,从此不相见。上有乘鸾女,苍苍虫网遍。明年入怀袖,别是机中练”。帝王可以不停歇的猎艳,但后妃们却只有一个可以持守的人。但并不是所有的后宫女子都有班婕妤的道德持守,正是此“机”非彼“机”,不同机织出来“练”自然成色也不一样。因此,当汉成帝遇到了干柴烈火的赵飞燕和赵合德姊妹时,历史上最惊悚的一幕终于出现了。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20-2-20 18: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团扇复团扇,奉君清暑殿。秋风入庭树,从此不相见。上有乘鸾女,苍苍虫网遍。明年入怀袖,别是机中练”是对汉成帝王朝的真实写照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0 20: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过冬雪,静候春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09: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分享,欣赏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5: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2 10: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后宫女子多悲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