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东风热线 东风论坛

查看: 645|回复: 3

[转贴] 中韩间鲜为人知的两次海战 立功的竟都是"业余选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5 17:3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钟生 于 2020-2-25 17:46 编辑

       早在1956年下半年,由于韩军深入大陆的侦察行动连遭人民空军航空兵打击,在CIA的技术帮助下,“黑蝙蝠”的RB-17G侦察机改从低空进入、借助无月暗夜条件掩护、并精心选择进入大陆的航线、力求进一步利用地形隐藏行踪。虽然这确实大大提高了“黑蝙蝠”的生存率,但也带来了航线曲折、燃油消耗量大等问题,纵使RB-17G航程很远,也难以回到新竹基地。

  此时刚刚赢得第三次总统大选的南朝鲜李承晚政权正利用美国势力清理政敌、稳固统治,因此对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安排“黑蝙蝠”完成对我华北、东北地区侦察任务后,飞往驻扎有美军的全罗北道群山基地降落这一选择,自然也乐得顺水推舟,两个“逆贼败党集团”就此算是“亲上加亲”了。

       根据“黑蝙蝠”幸存者的回忆,当时南朝鲜的经济情况的确不佳,即使当地物资优先美军供应,只要美军有肉吃、“黑蝙蝠”们总能喝上汤;但相比在新竹老巢享受的国民党空军内部顶级优厚待遇,群山基地终究只是个临时住所。。。。。。

       随着1964年6月11日“黑蝙蝠”队长孙以晨中校驾驶的P2V-7U在莱阳上空被人民海军航空兵击落,“黑蝙蝠”深入大陆活动的次数大为减少,且改为从泰国起飞,由祖国大西南方向进入,加上后来直接转入支援南越吴庭艳集团活动,因而不再需要群山基地作为着陆场了。但装备U-2高空侦察机的“黑猫中队”此后仍多次从桃园基地起飞侦照大陆,特别是祖国西北核试验基地,群山基地仍然是“黑猫”重要的巢穴。


1961年,旧日军出身的朴正熙(高木正雄)发动政变推翻李承晚政权,图为1966年他访问台北,蒋介石亲赴松山机场迎接

楼主热帖
 楼主| 发表于 2020-2-25 17: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钟生 于 2020-2-25 17:44 编辑

       不说朴正熙跟蒋介石的“惺惺相惜”了,单说朴正熙当初在伪满新京(长春)陆军军官学校的同窗,当时仍在台湾任职的就有蔡崇梁等三人,前后期同学更是得有十多人。所以这帮人在台北圆山饭店举行的茶会基本就成了伪满陆军军官学校同学会,连朴正熙本人都颇为感动,开口讲了一些许久不说的中国话。正是由于朴正熙这层关系,此时两个逆贼败党之间的交流更加密切,已经不止于一个群山基地了。

       除了飞来飞去的“黑蝙蝠”和“黑猫”之外,上世纪5、60年代,国民党政权使用海上力量对我东南沿海地区的窜扰袭击,则更加“接地气”、也更为常见。在早期人民海军实力还非常弱小时,国民党海军甚至动用舰艇公然在公海上劫掠苏联、波兰、东德等国家开往上海、天津等港口的货船,甚至连英国、日本货船都不放过。

  不仅船上宝贵的物资落入国民党政权,特别是军队的囊中,劫掠后的船只本身也多被编入国民党海军运输船序列。尽管受害国频频在联合国控诉这种海盗行为,但在美国的操控下,联合国根据《公海公约》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判定,因海盗行为只限于“由私船所发动者”,因此认定国民党海军的行为不构成海盗行为。


       当时除了美国和国民党政权自己之外,一时间在国民党海军横行的东海海面上,居然只有挂着南朝鲜太极旗的船只最为安全,不会受到“临检”乃至扣押。图为参加拦截苏联货轮的“丹阳”号驱逐舰(即旧日本海军“雪风”)

       随着人民海军近海防御能力的增强,国民党政权已经很难在东南沿海地区展开渗透了,而这时候两个逆贼败党在海上的勾搭,却使得蒋家父子看到了一条新路:以南朝鲜作为跳板,派遣特务从山东半岛、辽东半岛渗透。为了掩人耳目,南朝鲜在其西海岸无人岛上建立了一个简易基地,除必要后勤人员和一艘用于警戒的巡逻艇之外,另派驻一名懂汉语的南伪军联络官与台湾派驻的“国防部情报局特派员”对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25 17: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钟生 于 2020-2-25 17:45 编辑

       然而面对同样的军民团结严阵以待,纵使在美国支持下两个逆贼败党合作再怎么亲密无间,这种武装渗透的成效仍然几乎为零,人民海军、陆军和民兵等部队在战斗中截杀抓捕了大量国民党特务人员,击沉或俘虏特务船多艘。但由于这类船上并无南朝鲜人员,因此我军登船指战员和上级部门也只能对着船上偶尔可见的朝鲜语谚文痕迹无计可施。然而,人民海军还是等来了和南朝鲜特务机关的正面对决。

  1964年8月25日,人民海军东海舰队扫雷舰第9大队两艘6605型扫雷舰“长辛店”和“周口店”在舟山东福山岛附近海域巡逻时,发现了伪装成日本渔船的南朝鲜“顺光”号特务船(真实舷号M287T)。当时我方已收到一艘南朝鲜特务船从台湾驶出的情报,结合该船一路向北的航向,两舰立刻拦截并发炮警告。

       虽然6605型扫雷舰原设计并非用于水面战斗,但其两座双37mm舰炮的火力仍然让“顺光”不敢轻举妄动,一轮警告射击后即挂白旗投降。两舰遂派遣跳帮组将其俘获,却发现船上并没有“熟悉”的国民党武装特务的身影。直到我军审问船上的南朝鲜人员(于1965年被遣返释放)之后,才发现船舱里竟关押了几名朝鲜劳动党地下党员!

  原本这些地下党员是在东南亚地区活动,按其上级指示,计划经台湾辗转回到南朝鲜,继续开展地下工作,不幸因情报泄露被台湾当局捕获。蒋介石闻讯后,打算将其作为送给朴正熙的“礼物”,于是这艘“顺光”号便奉命开到台湾,将他们拘押上船,谁想到在返回的路上遭遇了人民海军。
意外解救了朝鲜地下党员,完成任务后归航的两舰不仅受到总政治部的通报表扬,国务院也将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发来的贺电转发给扫雷舰第9大队。此后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将军陪同朝鲜驻华大使视察该部,并登上“长辛店”舰,表扬了两艘扫雷舰指战员的国际主义精神。

  此后南朝鲜特务船减少了从东海与台湾方面的往来,但却屡屡在我国黄海传统渔区越界挑衅、抵近侦察。为此,在进入上世纪70年代之后,除了人民海军加强了这一地区的观通站建设和快艇部队兵力之外,“海上民兵”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国营渔业公司的钢壳渔船普遍加装了75mm无后坐力炮和双联12.7mm重机枪等武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25 17: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钟生 于 2020-2-25 17:45 编辑


类似参加西沙海战的南渔407这种武装渔船,在当时并非个案


       例如辽大水265/266号对船在某渔区作业时,就曾遭遇南朝鲜炮艇的帮靠和枪击。由于头船果断处理,及时砍断炮艇已套上我船的缆绳和自船的网绠,摆脱困境。之后265船调转船头,冒着弹雨,用“75无”狠狠地回了一炮。敌炮艇驾驶楼被削去一角,炮艇在海面打了好几个圈圈,最后狼狈逃窜。

  第二天有关部门收听到韩国的广播,污蔑“中共军队扮作渔民开炮,打死韩军炮艇艇长、重伤一名艇员”,并提出强烈抗议。这一不怕强敌的精神,不仅得到国家的表彰,还狠狠打击了南朝鲜欺辱中国渔民的气焰。1986年9月7日,国务委员张劲夫到大连考察渔业工作,还乘渔政101船在海上看望正在捕虾作业的265/266号对船(当时更名为辽渔265/266),并给他们题字。

       即使1992年中韩建交之后,不仅两国海上渔业冲突仍然时有发生,韩国海军神秘的海洋侦察船“新世纪”、“新纪元”等也频繁在我周边活动。尽管周边局势还在不断变化之中,但显而易见的事实是,韩国作为第一岛链北端起点的本质没有变,与美国军事同盟的关系也没有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